《虞美人之剑指江山》:谋权背后的残酷和深情,你看到了多少?

人人都道唐太宗千古名君,但坐上皇帝的宝座他依然杀了自己的兄长。九子夺嫡,雍正胜出,多少兄弟死在了这条路上。谋权的这条路上,从来都是残酷的,没有兄弟,没有亲情,甚至,会牺牲爱情。而谋权背后的那份深情,究竟谁又能懂。

image

《虞美人之剑指江山》讲<typo id="typo-124" data-origin="得" ignoretag="true">得</typo>就是谋权,而我却看到了谋权背后的那份深情。他们每个都不简单,每个人身上都背负着秘密。谋权的路上,也有真情,只是留在了心底。

闻情解佩,原名王佩。2018年大火的热播剧《天盛长歌》他就是编剧。那部谋权剧,有谋权的无奈,有梦想的奋斗,依然有谋权背后的深情和成全。而他的小说《虞美人之剑指江山》有谋权的残酷,也有背后的深情。每个人都那么无奈。故事以虞家长女虞锦开始讲述。这场谋权中,三个喜欢他的男人,她爱的,爱她的,还有她信的,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情非得已。也有留存心底的深情。

李润继位,后位空悬

image

一开始,我一直在想,虞锦为何会毫无征兆地爱上太子李润,我以为她会喜欢段无妄。只是,一开始,看似她一直和段无妄在一起,而关注点却一直在太子李润身上。只不过接近的方式不一样。谋权的路上,他们把感情放在了心底。然而,越接近,越在乎。

虞锦第一次入狱,是她心甘情愿。化身金玉公子,皇上把她派在太子身边。她被人陷害,为了不牵连太子,她心甘情愿入狱。段无妄救她,条件是废除武功。段无妄太懂她了,武功是她所有的底气和依靠,如若废除,生不如死。但是,李润答应了。废除武功,他要做她的依靠。从此,他们都有了羁绊。只是,他们努力将羁绊化身铠甲。

一开始,我不理解李润和皇上的疏离,后来我懂了,这是帝王的平衡之道。李润是幸运的,也是不幸的。他的母亲身份卑微,怀着他就进了冷宫,却也保全了他。后来,他能成为太子,也是因为自己的父皇发现,他和皇后的儿子并非他亲生而已。赐死母亲,儿子继位。这是多少帝王都会做的事情。而这位皇帝做得却是那般掩人耳目。

image

太子,失去了母亲,和父皇疏离。他得到的爱太少,所以他对人对事都是疏离的。皇上教会了他如何成为一个君王,却没有给他爱。而他的爱都给了虞锦。太子妃,只能是她。如果不是她,他宁可不要这江山。然而,他还是娶了别人,为了救她。这是他谋权背后的深情。她也一样,为了他,她只身带兵入皇宫,只为她周全。

他的父皇或许没那么爱他,但愿意为他清除障碍,交给他一个安稳的江山。虞锦很多事情没有告诉他,看似站在了他的对立面。其实是保护他,是不想让他后悔。他们有同样的骄傲,同样的倔强,同样爱对方。后位空悬,只为等她。而悬空的后位,是他深情。她的离去,同样是深情。

不做皇帝,只为真心

image

誉王段无妄是我最喜欢的人物。在别人眼里,他是异姓王爷,可他知道他是皇上的亲儿子。皇上,是真的爱这个儿子。给了他万千宠爱,也只有他,在他面前可以肆无忌惮。他从未叫过他一声父皇,可所有的亲情都是他给他的。感情的真切不在称呼里,而在心里。他没有表面的恭恭敬敬,只有真心的关切。对生父,对养父都是如此。书中,关于他养父的笔墨太少,但就有一次,他进宫就告诉皇上父王病重,他要回封地。这便是感情的真挚。

“你会当皇帝吗?”“不会”身为他的儿子,他从未想过争皇位。只因为那个人是他父亲,他不想让他伤心。他是这场谋权的参与者,为两个人。他支持太子,是他最在乎的两个人都支持太子。否则,这场谋权,他会置身事外。

他不姓李而姓段,是皇上为了保护他的无奈。他最爱的女子,已经死了。他不能再失去他们的儿子。对他的母亲,是他在后宫唯一的柔情;对他,是作为父亲唯一的真情流露。他们都懂。其实,相比成为皇上,他给他的是自由。而他要的,也是自由。

image

遇见虞锦,冥冥中注定的。他爱她,但她只拿他当知己。虞锦爱的是李润,但最信任的却是段无妄。她不能告诉李润的,都告诉了段无妄。只要她不好,他便会千军万马杀过来。每一次,他都是这样做的。无论当今的圣上是谁,他只愿她安好。他倾其所有,护她周全。除了爱,他们还是亲人。到最后,他才告诉她。他不说,是让她少一点难过,他说了,也是让她多一分安慰。深情不过如此。

段无妄身上背负了太多。父亲不能认,没关系,我依然给你亲情。心爱的女子爱上了他人,那个人位高权重,他依然愿意守护。她需要,他就在。亲近之人,做了什么,他都能理解,都会原谅。对父亲是,对师父是。因为,他明白,他们本身都有迫不得已。而他,会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成全他们。

翼王谋权,只为复仇

image

翼王的世界里充满了仇恨,只因为他过得太苦了。她的母亲母仪天下,而他是母亲和别人的孩子。这是他的父皇不能接受的。都说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翼王是那个可恨之人必有可怜之处。他不过是他的生父和母后谋权的工具。而他自己的谋权,只为复仇。

母亲的错误,受苦的是他。寒冷的封地,满身都是病。皇上不待见他,因为这在他的生命里是个耻辱。他的母亲,是真的没有替他考虑过。虽然,他是皇上心中的一根刺,但是,他还是让他活了下来。而他的母亲为他谋算一次,他名义上的生父就恨他一次。他的蛰伏,是为复仇。他已经充满了太多的恨。所以,任何能利用的人,他都会利用。

他对虞锦是真心的。因为他见过这个女子真心待他。然而,虞锦不喜欢他。虞锦所有的爱都给了李润。而他却造成了李润对虞锦的误会。他和李润注定是有误会的。他本是中宫嫡子,那件事意外爆发。李润取代他成为太子。在李润心中,他就是一个潜在的威胁者。

所以,李润能接受段无妄和虞锦的坦然相处,但他不能接受虞锦帮李润。因为人不一样。江山和虞锦都是他在意的,而翼王也恰恰动了心思。这种隔阂不是轻易能消除了。

image

翼王怎么做,无论他争或不争,他的父皇都不待见他,他的兄长都当他威胁,他的母亲都会利用他,他是他生父的筹码。而他也变得和他们一样,他也会利用他人,为达目的,不择手段。虞屏追着他的马车,他保护了她,也利用了她。那一幕像极了《步步惊心》里九阿哥救玉檀,救了她,也害了她。害了翼王的看似是皇权,是生父,是母后,其实是他心中的仇恨。即便,他夺得了这天下江山,也成为不了一个好皇帝,因为他以后太多恨。他唯一期待的爱,给过他温暖,终究不属于他。

谋权的背后的权利,有无奈,有痛楚。但也有深情。这种深情是虞锦对李润的成全,哪怕误会,也要成全。这种深情是李润对虞锦的等待,后位空悬,只为等你。这种深情是虞锦和段无妄的信任,只有你,我才那般相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