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年唠嗑唠出“女英雄”

96
田真十
2018.02.16 20:41 字数 1795
英雄总是低调的

过年很热闹,各路亲朋好友平时不怎么见面,过年的机会使大家聚到一起,互相聊天儿。

一年当中彼此没什么接触,如果不挖掘一些有意义的内容,只能是有一搭没一搭得聊些关于吃喝拉撒,还有房子什么的话题。说者无味,听者更觉没意思。

今天去亲戚家拜年时,恰逢就遇到了这样的情况,我转念一想,什么都可以化不利为有利,趁着这难得碰面的机会,针对某位亲戚做个微型采访,不是挺好的么。

于是,我将目标锁定在了一位远房亲戚身上。她长的壮壮实实,在行车部门工作,最主要的是听说她曾因赤手夺刀而被评为全国劳动模范,我们聊的话题就是以这个开头的。

“大姐,过年好!”(我在亲戚中属于辈分大的,虽然她已将近退休的年龄)

“呦,好。过来坐这儿。”她边应着边往里边挪了挪。

我顺势坐在了她身边,“大姐,听说你曾当过大英雄?今咱们聊聊是咋回事啊?”

“哈哈哈,你拿姐开玩笑呢吧?”她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并没有反感。

“那时候的旅客可以带刀啊?”我直奔主题。

提起她感兴趣的话题,大姐来了精神。

“那时候安检就是过年严些,主要针对携带烟花爆竹和危险品之类的,平时就不那么严格了。”

“姐,能唠唠当初的英勇行为吗?”我进一步锁定话题。

“都说你现在好写文章了,今天一见还真是,看这词用的,还“英勇行为”呢,说的我都不好意思啦。”言谈话语中透露出大姐是个实在人。

“那时客车都是绿皮车,我们当列车员的不知比如今的工作人员辛苦多少倍,每节车厢有独立暖房(车厢供暖)、茶炉(车厢供水),还得负责两头和中途的卫生。”

“出事时的那趟车下午3点多,我正烧茶炉呢,有旅客慌慌张张得跑过来找我说,有人要动刀子啦!”

“听这话,我头嗡了一声,车上旅客那么多,这要是出事喽多危险啊!我赶忙锁好炉门,随那报信的旅客赶到车厢。”

“报信的旅客边走边说,就中间左边的座上,你看那穿黑夹克的男的,就他。”

原来刚才车一出站行驶到一半的途中,两个人因为座位的事儿发生了口角,一个是东北人,一个天津人,天津人的嘴皮子利索,那东北人说不过,气急眼了回身从包里“嗖”的抻出一把刀子来,车厢里的旅客看到都惊叫起来,有个机灵的旅客赶紧跑去找列车员。

大姐说当初看到这种情景,她知道这时候不光需要勇气,还得动心思想办法来制止这场即将发生的争斗,或者说是血腥事件。她看那东北人不是特别凶悍,初步判断是一时冲动才这样,于是——

“我三步并作两步得来到近前,看那黑夹克手里拿着一把半尺来长明晃晃的刀子,直对着对面的男的,这时那男的怂了,嘴皮子也不利索啦。周围人见我过来也敢往前凑了。”

“那黑夹克见我瞪着他有些心虚,我也看出他不是穷穷极恶的,就伸手对着那人大喝一声‘把刀子给我,等乘警拿枪过来你就不好说啦!’我这声震喝也是为了给自己壮胆,哈哈哈。”

“那他就乖乖的把刀子给你啦?”我好奇了。

她现在虽然头发花白,但想想二十年前怒目圆睁的话有一定的震慑力。

“当然啦,听说他之所以动刀子,无非也就是想吓唬吓唬对方,再说也不是什么大事,就是因为抢座位,那时的座位不是这么明确,谁占头是谁的。”

她也没敢硬抢,她发现旁边一老年妇女眼里含泪吓得直哆嗦,料定此人是东北人的妈妈,然后她就说“你如果不把刀子给我,不小心划着人,生出一些事儿,你妈妈怎么办?”

这句话似乎戳中了小伙子的要害,他手一松,大姐顺势将他手中的刀子夺了下来,化解了一场即将发生的争斗。

听她眉飞色舞地给我讲了事情的过程,我还有些疑问,

“那后来怎么处理的?”

“后来嘛,就他就被乘警带走了,也许交给车站派出所,也许批评、教育、罚款什么的吧。”

这种聊天儿还是让人心旷神怡,不但了解了想知道的事情,还学到了一些知识。

还了解了她英勇的过去,以前只是听说而已,这次可是亲耳听当事人诉说,虽然没有亲眼见到,当初那些景象也能想象出来。

了解了她当初的英勇,也明白了现代铁路增加层层安检的必要性。因在人多的情况下,心态不好致使一时冲动,如果随身再携带着危险的东西,保不准会做出令人后悔的事情来。


过年这个时机,在大家聚会的时候,会有好多新鲜事儿被翻出来。有一些事情,虽然因时间缘故带有陈旧性,但对于我来说,确是未知的、新鲜的。

就拿这件事来说,通过这次聊天对这位大姐产生了莫名的好感,虽然那是遥远的过去,但想起当年威武的她,心里还是生出了些许敬佩。

随着时光变迁,对同样的事在不同的时候会有不同的看法。

每个人身上都有不同的故事,都曾有辉煌或不堪的过去,挖掘那些过去会有写不完的故事,因每个人的人生都是丰富多彩的。

生活、读书感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