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人的幸福一天

上午十点,站在阳台上看向窗外。细细碎碎的雪花落下来了,地面上已经有薄薄一层雪。从起床到现在,那焦灼的心情终于放松。手里握着一杯香暖的果茶,举到嘴边的时候,热气润湿了脸庞。喝了一口,淡淡的果香充盈口腔,一线热流暖暖的到了胃里。回头看了一眼阳台上自己亲手安装的柠檬黄的小圆桌,果绿色的小椅子,淡苹果绿的小格子背景布。忽然,满满的幸福感涌上心头。

这是半个多月来,第一次感到这么安定、满足、幸福的周末。半个月前那巨大的压力差点让我崩溃,甚至某天,这种压力让我在工作时失声而哭,吓坏同事。好在,那段时间每个人都看到我确实忙的辛苦,都以为是工作压力太大。那天,我几乎不能和任何一个人说话,因为,一说话就感到眼泪不受控制。心里很感谢那天同事对我的关爱,理解的话语,默默的拥抱,暖心的小礼物。好在,一切都会慢慢过去,从开始,我就做好了一切准备,所有该出现的都在我的预想之内,我的决绝超乎所有人的想象。

每天晚归,坐在公交车靠窗的位置。围巾裹得很严实,很少看手机,偶尔听听歌。喜欢看窗外,夜景一闪而过。但我是幸福的,这不长不短的路程,足够令我温暖、踏实的想很多事情。

开门的那一刻,会不由自主的微笑。小小的感应灯随着开门的声音亮起来,温暖的气息扑面而来。换上我的布拖鞋,径直走到小小的衣帽间,换上柔软舒适的家居服。洗漱完了,喝一杯热牛奶,躺在长沙发上看书,很累的时候就那么睡着了。醒了,再挪到我小小的卧室,躺在灰蓝色洁净的床单上,蓝色小格子的棉被暖暖的拥着我,小台灯发出柔和的,橙黄的光,通常会发呆,然后叹口气,关灯,翻身,入睡。然而连这种呆气和叹气也是幸福的。

小同事送我的金色镂空书签,挂在书桌工作台灯上刚刚好。太阳照进来的时候,一闪一闪,折射出的金色光芒撒在宣纸上,细碎的金色光芒,那么美。晚上画画写字,抬起头的时候,灯光照在这金色上,又是温暖华丽的。

喝完果茶,手洗了两件衣服,晾在阳台上。开始继续画那副两年前就开始画的四条屏荷花图。对于色彩,仿佛确实有一种直觉,随心所欲的调出自己想要的颜色,一点一点呈现出自己想要的结果,这个,也是幸福的。

感到饿的时候,已经快一点了。打开小小的冰箱,拿出朋友送的一罐肉酱,四个香菇,一个青椒,一把绿豆芽,洗净切好。先煮面,捞出放在大盘子里拌点香油。然后炒肉酱,香菇丁,青椒丁倒进去,加点调料,一点热水,一起炖,再放入绿豆芽,继续翻炒,再加水,大火收稠汤汁。关火,把煮好的面条倒入锅中,和香菇肉酱充分搅拌,很大一盘面,很多的满足感。

听着音乐,洗锅洗碗,收拾厨房,瓷砖擦亮,灶台擦净,杯盘碗碟各归各位。转身剥一个小蜜橘吃,吃橘子的时候,瓷壶里的水也烧好了。倒一杯滚烫的白开水,端到阳台。不知什么时候,雪已经停了,地面微湿,四周安静。在冥冥中,我选择了这里,却在无意中,获得了城市里难得的安静。向西看去,视野开阔,人群寥寥,仿佛从我这里开始,再无人烟。

也许是年纪大了,喜欢喝很热的白开水,觉得那种滚烫能够治愈某种紧张。继续看鲁迅先生的杂文集,先生说“人感到寂寞时,会创作;一感到干净时,即无创作,他已经一无所爱。”那么,人在寂寞时,是更容易产生爱还是更深的察觉到爱?所谓的干净,是不是可以理解为世俗的满足?当陷入世俗的满足,即无创作。先生也说了:“创作是有社会性的,但有时只要有一个人看便满足:好友,爱人。”这话极入我心。

继续画画直到黄昏。打开灯,荷花在灯光下从荷叶深处绽放。

回味这一天,这种充盈在每一个角落,每一样事物上的满足感,除了叫做幸福还能叫什么呢?是为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