恋上那片蔚蓝海岸——尼斯

多年前就听闻法国南部风景绝佳,然而真正抵达尼斯还是被惊艳到了。尼斯,法国最南部的一个海滨小城,拥有得天独厚的美丽海湾,国际机场“蔚蓝海岸”的称号绝不是浪得虚名。十二小时的长途飞行,我这种高空入睡困难户疲惫不堪,但当那一片蔚蓝大海环抱着我时,心就释然了,这一路的颠簸还是值得呢。


虽然是欧洲的冬季,但法国南部非常温暖,抵达的时候是阳光普照的下午,气温有17度,穿着羽绒服的我们都有微汗。整个尼斯城镶嵌在蓝色海岸线上,晴空万里之下是一片明媚的蓝,无比可爱的蓝,深蓝、粉蓝、浅蓝…美得让人眼睛无法离开,让我忍不住一次次惊呼这片海怎么可以蓝得这么美这么耀眼!



海风是地中海吹来的暖风,无数雪白的海浪充满活力地冲刷着沙滩。数不尽的海鸥在沙滩上空聚集、飞行,调皮地故意略过你的头顶。沙滩边上就是著名的“英国人散步大道”,慢跑、散步的人都在悠闲地进行。如果碰上周末,海滩上的餐厅会很热闹,法国人很重视周末家庭日,总能看到一家大小在海边进餐,许多父母带着孩子们在海滨骑车。





沙滩餐厅的色调是招人喜欢的地中海风格,深蓝色的遮阳伞搭配雪白的桌布,望着一望无际的大海,耳畔萦绕着路边艺人演奏萨克斯的动人旋律,迎着海风喝一杯法国红酒,人生就该如此享受当下。

法国是全球人均寿命最长的前五名,人口老龄化也明显。在街上在海边都看到许许多多散步的老人,他们银发苍苍,穿着得体大方,有些手牵着手,有些相伴坐在长椅上看海。我也坐下来和他们一起静静欣赏海,让时光静静流淌,心里体味着爱情最美的样子———不是那年轻的炽热,而是“执子之手,与子偕老”。




尼斯犹如一位有着清澈无暇肌肤的少年,处处干净透亮。海湾长廊上是宽敞整洁的散步大道,海边的酒吧、餐厅并不算林立,包括家乐福超市晚上八点多九点前就都关闭了,完全没有喧闹繁华的夜生活风情,只有小城的一份恬静。

这次我们租的小公寓就在海边的一栋百年历史的大楼里,属于上个世纪的欧式风格建筑,正面是非常著名的酒店,半圆拱型的楼顶上飘着法国国旗。我们租客是在大楼背面的入口进去,第一眼看到这宫廷式极高的拱形大门,整座建筑充满了文艺复兴时期的味道,就觉得选对了住所。



公寓面积很小,最多只能容纳两人居住。浴室小得只能一个人转身,但小厨房与古典的窗户是我们非常满意的搭配。厨房可是一个房子最有温度的地方,是心脏。利用这个麻雀般小的厨房,两位中国女士做出了许多热腾腾的美食。(将在下一篇介绍我们在法国南部买菜做饭的趣事)

闺蜜每天去学校上法语课,我就每天在海边瞎逛,混迹于跳蚤市场之中,等闺蜜放学再一起买菜做饭。这种极度自由到无所事事的生活状态是何等的舒畅,对于我们平常忙碌于繁琐的工作、家庭、抓娃的职场女性,这半个月的旅居生活简直就是灵魂深处的休假。



在尼斯的半个月旅居生活中,最戒不掉的习惯就是看海,晴空万里下的蔚蓝大海是有着粉蓝色透明眼眸的少年;阴天笼罩下海浪翻滚的海湾是情绪化的美丽女郎;夜晚星空下的大海犹如一个巨大的无边无尽的黑洞,低声述说着秘密……

住在海边的最大好处就是可以看尽这片蔚蓝海岸的风景,紧紧依恋着它。每天傍晚都是我最爱的时刻,必定要坐在海边看着太阳一点点落下去。法国南部深受地中海气候影响,冬日也温暖,可以脱掉鞋子让海浪亲吻脚丫子,随手可捡到颜色美丽的卵石,捡累了就坐下看着天边。



看到了启航的飞机穿越咸蛋黄的中间,看到把几乎整个天边染成橘红色的绝美火烧云,看到情到深处的恋人海边相拥热吻,看到高大的父亲牵着小小的儿子,小小的儿子牵着更小小的狗子。看着人间美景,可以思索人生,也可以不思索任何问题只放空一切,生命本无意义,何必想太多?人生苦短,何不尽情享受此趟人间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