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谅我,无意撞见了你的伤痛

小伙子进来时,一开始说话语无伦次,待他坐下来,我细看,才发现是7月份的时候,我在工作中查出的一个双重户籍人员。


他13岁的时候,户口从老家迁到我们这边,一起迁来的有三个姐姐和一个弟弟。而现在,这个户上只剩下他一个人,三个姐姐结婚或是购房迁去了别处,那个弟弟也是在首府买了房子迁出去了。


现在的问题是,他在老家还有一个户口,怎么形成的他不清楚,这些年他一直使用的是我们这边的户口办理了各种证件,以致上学、工作都是这个身份。当时被查出重户时,他立刻打电话给他父亲,听得出,那个父亲对他的重户问题是知晓的,电话里满是谩骂和责怪,埋怨他,不就来办身份证嘛,说啥话了,结果怎么就查出重户了,我当时根本不能理解小伙子的尴尬和无奈。


交谈中,小伙子说了很多与老家派出所交涉注销户口的事情,再加上疫情原因,到现在也还没有解决。这个时候,他的父亲也从外面进来,又是一通指责和埋怨,最后还上升到找不到对象,工作也不好等等,好多话因为方言的原因,我听不懂,也不想听下去了,确实不是什么好话。


把老人劝出去,他轻声告诉我:“姐,我是他们家从小抱养的孩子,他们在连续生了三个女儿以后抱养了我,之后又亲生了一个弟弟,你可以猜到我在这个家里的情况了吧?”


瞬间,我无语,一切都有了答案,这是一个从小不被重视长大的孩子。之前,他说自己可以和老家联系解决重户问题。现在看来,小伙子,我得帮帮你,我会联系你的老家派出所。因为,我无意撞见了你的伤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