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录:我的老公是男同

42字数 4385阅读 7441
文/啊珊


我叫李慧,跟老公梁磊结婚那年,我三十五,他三十八。

我读书的时候便对文学非常感兴趣,大学也是攻读的文学系,毕业后回到老家所在城市做了一名语文老师。

父母都是大学老师,也算得上是书香世家,家里最多的就是书,我每天下了班就会沉浸在文学的世界里。

跟文字打交道久了,对未来另一半也希望能有点书倦气息,跟我能有共同的话题,最好是个文艺青年。

过了三十岁,父母也急了,给我安排了多次相亲,我也见了各色各样的男人,有油头粉面的小老板,有大腹便便的单位领导,有侃侃而谈的业务员。

但是没有心意相通的,直到我遇见了梁磊,第一次见到他时,我就心动了。

第一次见面他是提前到的,等我的空隙,他没有低头刷手机,而是低着头饶有兴趣地看一本书,我眼前一亮,坐下跟他打了招呼。

他赶紧合上了书,微笑着做了自我介绍,说来之前去了趟图书馆,这书是今天刚借的,我告诉他,我是文字发烧友,也热衷文学。

有了共同的兴趣爱好,就有了源源不断的话题,他说他喜欢读王小波的书,他作品里面的思想真的是自由到放飞。

我捂嘴一笑,我说我喜欢读亦舒的书,也向往三毛的自由,他嘴咧到了耳后根,前倾了身体,扶了扶金框眼镜。

我仔细看了他,头发梳得纹丝不乱,胡子刮得干干净净,黑色西服里面搭配一件白衬衫,平整清爽,眼镜是意大利某品牌,不下万元。

真的是温文尔雅深涵养,风度翩翩气质佳。

见面之前介绍人就说过,梁磊家境富裕,父母做钢材生意,房子安置在市中心湖景别墅。

梁磊说他一直没有找到能陪自己读诗和去远方的另一半,所以至今单身,但是看我的眼神里明显漾着柔情,漾到我眼里,我红脸低下头。

交往半年后,梁磊呈上定制钻戒,买了全城的烟花,单膝跪地向我求了婚,我当时觉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婚礼是在我们市里最豪华的酒店举办的,酒席整整摆了八十桌,加上婚庆,车队,鲜花,伴手礼,花费不菲。

梁磊父母为人也很好,给我们单独准备了婚房,位于闹市区的三室一厅,精装修,有一件单独的朝南书房,是梁磊特地关照的。

新婚刚过,我跟梁磊便各自投入到正常工作中,家里有阿姨做家务,我几乎是十指不沾阳春水,每天下了班回家就坐在书房看书码字。

梁磊公司业务很忙,经常应酬,一般晚上只有我跟阿姨在家吃饭,梁磊怕我孤独,推掉了一些应酬,我感动万分。

梁磊有一个习惯,不管每天回来多晚,都会躺在床上翻几页书,他说不读书他会感觉少了些什么。

我跟他有时会讨论一些文学上的问题,比如红楼梦里秦可卿到底是什么身份,三国里曹操到底是不是英雄,边塞诗人有哪几位。

每每谈及这些我跟他会争得面红耳赤,最后他总会揽我入怀,温柔地抚摸我的发,挑逗的呼吸喷薄在我耳边。

蜜里调油的日子持续了一年,我怀孕了。

02

从怀孕第一天开始,婆婆跟公公就让我在家别去上班,还特地找关系给我弄了病假条。

我理解他们的苦心,做为年过三十五的高龄产妇,孕检项目都比一般产妇多好些,我也想自己肚子里的宝宝万无一失。

虽说闲赋在家,但日子倒也充实,每天看大量文字,来了灵感还会写几篇短篇小说。

婆婆三天两头往我这跑,陪我说话,带我去商场消费,还特地给我请了营养师。

但是我却感觉到梁磊越来越忙了,以前一个星期至少有一天晚上陪我吃饭,每个月至少有一个周末时间是属于我。

如今我怀孕了,他陪我的时间却变少了,而且每晚回来身上满是酒气,倒头就睡,早上也走得很早,似乎在故意逃避我。

我跟他沟通过,他倒也耐心解释,说公司接了一个大项目,出不得半点差错,所以会忙一点,让我不要多想。

我也跟婆婆旁敲侧击过,从婆婆口中,也证实了公司接了一个大项目,我才放了心。

可是接下来的事实却彻底打破了我的美梦。

梁磊这一忙就忙了半年多,从冬天一直忙到夏天,我跟婆婆打听,那个项目早就圆满结束了,那梁磊到底是在忙什么呢?

每天他回来的时候,我已经睡着,我起来的时候,他已经去了公司,几乎都捞不着好好说话。

我觉得需要跟他好好聊一聊。

那晚我躺在床上刻意等他回家,过了十二点他才满身酒气开了房门,放下手机,摘下手表去了卫生间冲凉。

我坐起了身,想等他洗完澡好好聊聊,就在这时他手机亮了,虽然是静音,但是苹果手机的闪光灯还是非常刺眼。

出于尊重,我并没有看他手机,谁知过了一会,他手机又亮了起来,这次不是消息,而是电话,因为静音,手机闪光灯闪个不停。

我担心对方万一有急事,便顺手接了,是个陌生号码。

“磊磊,我......我没喝多,我......想你!”

我还没来得及开口,心已经坠入了冰湖,手脚发凉。

因为电话那头的声音是男人的!

我颤抖着打开微信,并没有什么,可是刚刚明明有信息提示,我又打开了短信,顿时呆住了,好几张老公跟男人的亲密照。

我怒不可遏,直接摔了他手机,感觉自己被骗了感情,骗了身体。

梁磊从卫生间出来,见我满脸泪痕且手机被摔了个稀巴烂,心里也猜到了个七八分,直接跟我摊牌了。

“李慧,对不起,我骗了你,我父母年事已高,家里产业这么大,我又迟迟没结婚。”

“我压力太大了,我也不想这样的,真的对不起!”

我什么话也听不见去,黯自流了一夜眼泪,回想起跟梁磊的种种甜蜜,竟觉得十分恶心。

03

第二天我便独自去了医院,我没跟任何人说这件事,毕竟我还不想闹得那么僵,毕竟婆婆公公对我还不错。

我跟医生说要打掉孩子,医生扶了扶眼镜,一脸诧异。

“女士,你这个年纪怀上已经是不容易了,再说胎儿已经很大了,引产需要家属签字。”

我双腿仿佛灌了铅,回家收拾了东西欲回娘家,梁磊没有去公司,而是一脸愧疚看着我,担心地问我,早上一个人挺着肚子去了哪里。

我什么话也没说,默默收拾着东西,梁磊见我收拾东西,赶忙过来帮忙。

“李慧,你做什么我都尊重你,我只求你安心生下孩子,不要跟我离婚。”

说完梁磊跪在了我面前:“我也不想这样的。”

“难道我想这样?”我强忍的情绪终于爆发出来,直接扇了梁磊一个响亮耳光。

回到娘家,父母问我跟梁磊出了什么问题,我低头苦笑,该如何跟年近七十的父母解释老公的情况。

肚子一天天变大,梁磊天天打电话给我,告诉我他愿意去看心理医生,愿意变回正常人。

婆婆也上门陪我聊天,虽然她不知道我们之间出了什么事,但是却一直斥责梁磊,让我放宽心,不要把自己气到哪里。

很显然婆婆并不知道梁磊的情况,面对婆婆一次又一次的苦口婆心,我心软了,加上宝宝即将出生,我决定给梁磊一次机会。

我上网查了很多资料,梁磊这种情况转变成功的案例,寥寥无几,但是我想试试,我不想双方父母担心,不想宝宝出生就没有父亲。

生产时,婆婆把我安排到了最好的医院,出了院后,一家人便接了我回去,看着襁褓中的儿子,我没吱声。

月子期间,梁磊跟婆婆对我是尽心尽力,端汤送水,无微不至。

梁磊告诉我,他已经去看了心理医生,并且已经很久没有跟圈子里人联系了。

看着他逗襁褓中儿子的摸样,我叹了口气,希望一切能有所转变,他说他也渴望过正常人的日子。

我心软了,出了月子后,便没再给梁磊冷脸。

我也上网查了很多男同的资料,像我这种家庭,我叫同妻,如果没有正确疏导,家庭往往伴随冷暴力,夫妻争吵,甚至家庭暴力。

我不禁打了个寒噤,但是梁磊信誓旦旦发誓,会改变自己,会对我好,对儿子好。

我看他满脸坚定的表情,相信了他,并陪着他看了心理医生。

04

心理治疗结束后,心理医生找我谈了一些话。

她说梁磊这种情况,并不能称为心理疾病,他是正常人,我们应该多理解,因为周围人对这类人不认同甚至歧视,所以才催生很多人去找心理医生。

我谢过了医生,我很感谢她对我说的那些话,我甚至对梁磊生出了几分同情,虽然我自己也是受害者。

我有同妻的圈子,类似我这样的女人,因为成了家有了小孩,有的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的妻子甚至会被蒙在鼓里很多年,直到有了小孩。

而且丈夫转变的机率少之又少,因为这根本不是病,因为周围人的歧视,社会的舆论,丈夫苦不堪言,妻子更是难以言说。

我也不再强迫梁磊转变,但是我告诉了他我的底线。

不许去找别人,男人也不可以,他点头如捣蒜。

从儿子出生后,婆婆跟公公为了方便照顾我也搬了过来,梁磊也把更多精力放在了家里,手机也大方地给我看。

我以为一切都在慢慢变好,或许真的是有奇迹的,但是美梦再次被打破。

梁磊依旧到点准时回家,每天逗儿子,陪我聊天,似乎没有一丝变化。

那天半夜,我肚子疼起来上厕所,没注意到梁磊也在里面,门没有反锁,我便直接推门而入。

梁磊看到我面露惶恐之色:“你进来怎么不敲门啊?”

“我又不知道你在里面。”我边打哈欠边说。

梁磊慌慌张张拉起裤子就走,我上完厕所,发现垃圾袋里有很多带血的卫生纸,我脑海里浮现出梁磊慌张的神情,猜到七八分。

我没有拆穿他,毕竟也有其他的可能,公公婆婆也跟我们住一起,或许他们有痔疮,我安慰着自己。

直到一个星期后,一个陌生男人加了我微信,发了一段他跟梁磊的亲密视频,尺度不堪入目,并且告诉我,梁磊说过他才是梁磊的真爱。

我哭笑不得,把视频给梁磊看了,他又一次跪在了我面前,他说他确实爱那个男人,他不想骗我。

他说他努力了,但是他真的做不到,他变不了我眼中的模样,他很痛苦。

那一刻我的天都塌下来了,或许离婚对双方都是一种解脱,我不想跟那些圈子里的某些女人一样,为了家庭为了孩子,苦熬一辈子。

梁磊沉默许久,答应了我的离婚请求,并且愿意补偿我金钱,只要我开个价,他多少钱都愿意出,房子车子他都不要。

但是他想要儿子的抚养权,毕竟他已经年过四十,家里产业庞大,父母年事又高。

我强烈反对,儿子是我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我可以什么都不要,但儿子绝不会给他。

梁磊说不给儿子,他就不离婚,可我实在不想在这段糜烂的关系里过一天了,然后我用了手段,威胁了梁磊。

“不离婚,我就把你的那段视频发到朋友圈。”

梁磊慌了,毕竟朋友圈有很多共同好友,而且还有双方父母,我知道这是一个很残忍的威胁,但是为了儿子我别无他法。

我何尝不是受害者?梁磊软了下来,放弃了孩子的抚养权,我答应他会让他来看孩子。

出乎我意料之外的是,梁磊跟他父母说是自己出轨别的女人,孩子才会给我,婆婆痛哭流涕,说一定要收拾那个破坏他儿子家庭的小三,我苦笑。

为了补偿我,他还支付了我一笔不菲的钱,直接打到了我账户,他说不管怎么说,这件事,是他错了。

05

跟梁磊分开一年后,我也陆陆续续接触了一些男士,我很庆幸自己能够勇敢离婚,追求新的生活。

梁磊每个月都会跟婆婆来看儿子,他似乎老了很多,两鬓有了几丝白发。

儿子生日那天,梁磊买了蛋糕跟婆婆来给儿子过生日,我们聊了很多。

他走出房间,点了烟:“我跟我妈说了我的情况了,不说,她会一直逼我去相亲。”

“我妈带着老花镜,贴着电脑屏幕查了一夜的资料,眼睛都要看瞎了,才弄明白我是怎么回事。”

我鼻头一酸,没有说话。

“现在终于不逼我相亲了,天天嚷着我,让我看医生,我跟她解释了我这不是病,她觉得丢人,非常丢人。”

“我没有觉得我丢人,或者做错了什么,只是周围人对我们有偏见。”

“如果说我做错过什么,唯一的就是辜负了你的感情,我本以为婚姻会改变我,但是我错了。”

我莞尔:“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快进屋吧,儿子要吹蜡烛了。”

屋子里,儿子朝我俩开心地笑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