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埃及记(三十八)

幼儿园的故事(十二)

最后一天

我在幼儿园的最后一天,正好是那个月的最后一个工作日。这一天孩子们不用上课,可以玩一整天的游戏。后来我才知道,这也是幼儿园夏季学期的最后一天,从下个星期起,大孩子们就要背起书包踏入小学的校门,这也将是他们最后的狂欢。

老师们前一天就做好了准备,她们在大厅地上铺好了塑料布,摆了很多石块。起初我以为石块只是用来固定塑料布的,后来发现孩子们要玩的竟然是用颜料涂石头的游戏!不仅是石头,Shaymaa还不知从哪里弄来几个大轮胎,让孩子们为它们上色。用的就是我画墙体彩绘的颜料。她大概期待出现五彩斑斓的艺术作品吧,但孩子们哪里懂得什么是艺术,全都把颜色混在一起,认真地涂了一层又一层,最后每一组的轮胎和石头都变成了清一色的土黄色。看着孩子们的小花脸和小脏手,我真是不明白这个谜样的游戏意义何在。

第二项游戏是激动人心的泳池戏水,幼儿园的院子里放了三个袖珍游泳池。小宝贝们换上漂亮的泳装,满满的男神女神即视感。男孩子们在水池里嬉笑打闹,跳进跳出,不一会儿水就变成了颜料和泥土的混合物;女孩子们则展开了憋气比赛。baby池中,身穿绿色小花泳装的Jena无助地抽泣着,原来女汉子也有恐水的柔弱一面。而Seba像条小鱼似的上蹿下跳,一会儿在婴儿池里摆pose,一会儿又被园长扔进男生池,引来一阵疯抢。那天我拍了几百张照片,手机内存都不够用了。我以为这些足够我回忆了,但回国之后才发现远远不够。

我目送走一个又一个孩子,然后跟园长和老师们拍了照,拿出我准备已久的中国结和剪纸送给她们。互相拥抱,互道珍重,然后挥手作别。没有任何仪式性的东西,很自然的就结束了我在幼儿园的生活。只有心里莫名的酸楚告诉我,相处了这么久,毕竟还是有感情。

我对小胖妈说让我把小胖带回中国吧,小胖妈说:好啊,你最好连小胖爸一起带走;我对小Shaymaa说你亲戚不是去了中国吗,你也跟他一起多好,她只是无奈地笑笑,说:希望有机会吧;我对Shaymaa说以后你来了中国可以住我家里,我带你们出去玩,Shaymaa说:太好了,我要告诉所有人我们在中国也有房子啦。我也说以后我爸妈来玩我还要跟着他们来,看看孩子们长大的样子,Shaymaa说我们随时都欢迎你。然而我知道,我们都只是说说而已,对大部分埃及人来说,中国是个太遥远的国度,她们的经济条件还不足以支持那么远的旅行。而局势如此动荡的埃及,我也应该不会再来了。

我们大概就此不会再见了,对彼此的记忆也会随着时间的流逝慢慢淡化,最后只剩下照片中的笑容可供怀念。所以我至少希望墙上的那幅画能够留得久一点,让遗忘的速度慢一些,再慢一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