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安旧梦(三)

已经深夜了,也有些困了,却是睡不着,只好拿起手机,再写点东西。现在感觉写字有点成习惯了,每天早上醒来,想想今天那段时间有空可以写点,晚上睡觉前,想想今天的文章写了吗?没写再赶紧写写。

都说当你开始不停的回忆往事的时候,就表明一件事,你已经老了。我已经从很久之前就开始,不断的回忆往事,那些人,那些事,总在我一个人寂寞的时候,从我的记忆深处升腾。

说西安。这一段,说工作。

讲真,这是我第一份工作。国家电网某项目实施工程师。是北京某软件公司外派至国家电网公司长期支持的技术人员,否则也不会在西安一呆十个月。

在去西安之前,我们已经在华北电力大学培训了一段时间,对这个项目有些了解,但是,当你真的去做这份工作的时候你会发现,没那么简单。

我至今记得,我被项目组长带进办公室的情景:三个项目组汇集在一个大办公室,我们一进去,唰唰,几十号人都抬头向我们行注目礼,不瞒你说,当时腿都在抖,整个人都无所适从。

刚上手工作,我看着工作计划一头雾水。

接口注册?接口是什么?干嘛用的?在哪儿注册?

开通端口??什么是端口?怎么开通?

因为不懂怎么做,所以不想做,就在自己座位上坐着啥也不干。后来也是项目组长,带着我,把工作给理顺了。半个月过去后,整个工作如鱼得水,顺的不得了。这时候再看总部下发的网省项目组双周滚动计划,觉得简单的不得了。后来这一段心情,我不停的讲述给刚入职的后辈们,主要就是告诉他们两点,一个新的工作环境,紧张难免,放宽心就好,技术就是自己的底气,再就是,一个好的领导非常重要。

当然,谁都不是万能的。我那个项目组长全是我职场生涯的半个领路人,在我第一份工作最困难的时候,他帮助了我,我很感激,我认为他是优秀的。当然,他也是有缺点的,而且不少。

工作内容我就不赘述了,说几个细节。所有的业务上调研,和客户对接,都是我们的业务顾问去做,技术上有我和晓鹏在做,我们组长啥都不干,每天除了必须得和客户需要开会的时候去一下,天天就坐在那里,聊qq。

哇,他聊个qq聊的是声情并茂。怎么形容?明明就是在打字,他只会用两根食指敲键盘,敲得特起劲。聊着聊着,脸上还会适时的浮现出神秘而夸张的微笑。聊到激情处,自己还给自己加戏,不停的狂点头。讲真,我头一次看打字聊天聊的这么嗨的,我真的看傻了。后来就习惯了,每天就看组长如何把自己的独角戏表演的更加精彩。

当组长累了的时候,就招呼我们去休息室,走,兄弟们,去开个小会。等到了休息室,晓鹏就自觉的抽出一根烟来递给组长,他自己也点上一根。我和那个业务顾问本身是不抽烟的。后来他和女朋友分手后,也抽上烟了。这个后面说。就说这俩烟枪,沉默的在那抽烟,抽上半支烟,抽到一半的时候,组长秀一下自己吐出的烟圈,开始跟我们聊天。

第一句万年不变:

“兄弟们,压力大啊……”

后面就开始扯犊子吹牛逼了。当然,作为下属,这点面子还是要给的,牛不会吹,听还不会听吗?像小学生一样,一脸崇拜的静静地看着他发挥就好了。我们其实也是本色出演,毕竟那时候都是乖宝宝。其实我现在也是,嘿嘿。

组长除了会扯,会吹,还好色。

某日上班,看到他脖子上被种满了红草莓。听说嫂子和他两地分居,这草莓怎么来的,不得而知。我想,这大概就是他为什么非要跑到一个我们没听说的地方脱离我们几个兄弟,一个人过去租房的原因吧。后来就因为他住的太远,一个人坐公交上下班,在某次上公交的时候,被人直接把后背上背的电脑包里面的笔记本电脑抢走了。人生之福祸,实在是难以预料。

多少年过去,在陕电的工作早已成为模糊一片,至今还留存的念想的,大概就是钱包里面一直没舍得丢弃的陕电食堂的饭卡了。那里的牛肉面排骨面,让我回味至今。当然,至今让我回味的,还有客服部的那两个美女。每天早上,出入电力公司都要去门卫那里押身份证,换出入证,出入证要拍照。做这个工作的两个美女,每天都要对我们说,抬头,笑一下,好了。这大概是我在西安和我打交道最多的两个美女了,无怪乎至今没忘,哈哈。

2011年5月,我结束了在陕西省电力公司的项目支持工作,返回了北京,从此就再也没回去过。那些记忆记得街巷,记忆里的人,也就都成了记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