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后攻略||第十章:新婚宴

图片发自简书App

宇文邕在回到长安之前早就就将一切安排妥当,由宇文护来主持封后大典。

皇宫外,李娥姿带着几个嫔妃等候已久。分别是库汗姬,冯昭仪,薛昭媛,贺兰昭仪。

宇文邕首先下了轿撵,向车内的颖儿伸手,颖儿纤长的手搭在他的大掌中,他扶着她小心的下了轿撵。

颖儿在早晨已经换上了宇文邕送去突厥的凤凰金缕衣,那是宇文邕专门为她订制的,他凭着自己的猜测,让内侍局按照他给的尺寸去订制,没想到正好合身,只不过这嫁衣的衣领处作了稍稍的修改,这其中的缘由,也只有颖儿自个儿知晓。

宇文邕牵着颖儿的手,踩着红色地毯,慢慢的行向宫门口的众位大臣和嫔妃。

库汗姬远远的便看到了皇后的容颜,顿时花容失色,差点站不住脚。

同库汗姬一样惊讶的还有当年见过颖儿的李娥姿,冯昭仪。

倒是库汗姬身边的宇文贽有些好奇,看到颖儿,竟是满眼的惊喜,扯着库汗姬的衣袖道:“母妃,父皇带回来的姐姐好漂亮!”

库汗姬压低了声音斥责道:“闭嘴,她可不是什么姐姐,她是皇后娘娘,别叫错了!”

颖儿首先是看到了宇文护,他在众位大臣的前面。他又老了许多,虽然头发还是如当年那般苍白,脸上已然留下了岁月的痕迹。他正看着他们,眼里带着不明的笑意。

她突然想起,在客栈里,宇文护对她说的那些话。

五、新婚宴

行至宫门前,一众大臣妃嫔齐齐跪下,以示迎接新后:“参见皇上,皇后娘娘!”

宇文护只是拱手行礼,因为宇文邕曾下令,他不用向皇帝行大礼。

颖儿第一次面对这样的场合,向来冷静的她此刻竟有些紧张,不知所措。

“皇后娘娘,您应该说‘平身’。”位于众妃嫔之前的李娥姿提醒到。

“众爱妃平身!”。颖儿还未说,宇文邕便替她解了围,还不忘为颖儿不知礼数作辩解:“皇后前些时候受了伤,如今伤势未愈,众位爱妃切莫怪罪。”

“臣妾们不敢。”

“贽儿参见皇后娘娘。”这时,随库汗姬一起跪着的三四岁的小男孩向颖儿行礼。

颖儿见那孩子,微微一愣,当年若不是这孩子的母妃害她,她的孩子也该有这么大了……

她蹲下身子,将宇文贽扶了起来:“贽儿?”

颖儿脸上露出和善的笑,抬了抬手,想抚摸宇文贽的头,库汗姬却一把将宇文贽拉至她身后,警惕又害怕地看着颖儿:“皇后娘娘!贽儿还小……”

颖儿收回手,嘲讽一笑:“本宫当然知道贽儿还是个孩子。”她回头看了宇文邕一眼,又道,“贽儿是皇上的孩子,便也是我的孩子,姐姐是担心我害他不成?”

“嫔…嫔妾自然不是这个意思!”

颖儿再次向宇文贽伸手:“贽儿,到母后这来,让母后好好瞧瞧。”

谁料宇文贽倒是听他母妃的话,迟迟不敢到颖儿面前来,颖儿有些疑惑,难道如今的她就这么可怕吗?

“贽儿,过来。”宇文邕见颖儿眼中难掩失落,用命令地口吻将宇文贽唤过来。

宇文贽看了看库汗姬,见库汗姬点了头,才喏喏地从库汗姬身后走到颖儿面前来。

见到这般怯懦的宇文贽,颖儿有些失望,方才还觉得这孩子有三分像宇文邕,到底只是外表像,性格却差了太多。

见颖儿神色不佳,宇文邕紧了紧她的手:“你伤势未愈,先回去休息吧。孩子们都在太学,你若是想见,改天宣他们到你宫里去便是。”

“好。”颖儿微微抿唇,原来,他已经有很多孩子了,她曾失去的那个孩子于他而言何足挂齿。

之后的步子,宇文邕发现颖儿迈得有些无力。

等到完成所有封后仪式,宇文邕便送颖儿到含仁殿。

这三年里,宇文邕按着周礼将皇宫的大多数宫殿都重新改了名,五位妃嫔的宫殿分配分别是:李娥姿住云和殿,冯昭仪住千安殿,贺兰昭仪住崇信殿,库汗姬住上善殿,薛昭媛住连珠殿。

皇后所居含仁殿原是在昔日汉宫椒房殿的基础上修建出的新殿,取名“含仁”,约莫是希望往后住在这宫殿里的皇后都能宅心仁厚。

颖儿虽不精通汉家的东西,但这“含仁”二字为何意她又怎会不知?不过是告诫她罢了!

神思从匾额上回来,她挣脱了宇文邕的手,假装高兴疾步走进殿内,在殿中来回走动查看。

宇文邕欲言又止,到底什么也没有说。

临走时他又握着她的手嘱咐道:“你在殿中休息片刻,我晚上再回来,饿了桌上的东西随便吃,若吃不惯便使唤宫人去御膳房弄,不必顾及那些繁文儒节。”

她看着他温和的眼神,感受他掌心的暖意,一种难以言表的情绪盈满心头。

她答道:“好。”目送他离开含仁殿。

婚宴是在大德殿举行的,几乎都是宇文护在一手主持,举办得相当隆重。宇文邕知道宇文护是故意做给阿史那摄图和突厥的使者看的,平时宫里的宴会宇文护都舍不得花钱。

“祢罗突,阿颖是我唯一的妹妹,是我父汗最疼爱的女儿,我阿史那摄图是个护短的人,倘若她在周国受了什么委屈,我和父汗即便挥兵南下也会为妹妹讨回公道。”

“兄长放心,祢罗突在此起誓,此生若负颖儿,便不得好死!”宇文邕对月起誓,便和阿史那摄图将酒一饮而尽。

阿史那摄图饮完酒,眼睛四处扫视,似乎在找什么。

这晚的宇文邕丝毫没有摆什么皇帝的架子,在酒席之间向朝中大臣敬酒。

阿史那摄图又找上了宇文邕:“祢罗突,按汉礼说,我是颖儿的兄长,便也是你的兄长,但我年龄比你稍小些,也算不上你的兄长。”

阿史那摄图有些醉了,说话颠三倒四,宇文邕虽不解,还是礼貌回道:“兄长想说什么?”

“实不相瞒,我是想……想与大周再定下一桩婚事,不知你答应与否?”阿史那摄图醉眼迷离,双颊绯红,貌似有些羞怯,盹了一小会儿,又连连摆手,“罢了,罢了,还是再等十来年吧,只要你记得应下了我一桩婚事便好。”

“好,朕允了。不过,十年时间恐不足够,朕现如今膝下并无一女,兄长怕是要失望了。”宇文邕其实也期盼着能有一个女儿,他如今已有六个孩子,都是儿子,却无一个女儿。

阿史那摄图笑道:“祢罗突不必为难,我已经有了人选,只是此人尚小,我想等她长大了再娶。”

阿史那摄图已经说到了这里,宇文邕大体也能猜出来此人是谁。

“如今我是突厥太子,等到我成为突厥的可汗,我一定迎娶她做我的王后。”阿史那摄图举起手发完誓便醉倒在旁边的桌子上。

宇文邕在他旁边坐下来,边喝酒边打量醉得不省人事的阿史那摄图,没来由就笑了。

在突厥做质子时,他便和阿史那摄图合不来,阿史那摄图嫌弃他太过斯文看起来就窝囊,他嫌弃阿史那摄图粗枝大叶有头无脑,没想过那般神经大条的阿史那摄图也会心怀情事。

宴会并没有就此停止,许多大臣见一向很少沾酒的宇文邕今日难得如此豪饮,纷纷上前来敬酒,宇文邕被灌得差不多了,还是宇文护上前来替宇文邕挡了酒。

“皇上还要洞房,这酒老夫替皇上喝。”

宇文邕有些感激地对宇文护道:“多谢兄长。”说完,向众臣告了辞,步履蹒跚地离开了。


本书在豆瓣阅读、每天读点故事APP,更名《皇后不想宫斗》,同步更新,以豆瓣阅读为首发。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由于简书的变革,各种关于写文赚钱的文章和持砖量高的低质量作品长期霸占首页推荐。纯粹的故事和小说已经不适合简书这个平...
    夏雨尤川阅读 349评论 2 3
  • 班长头 小学学习优异的孩子被破格提拔为班长,他腼腆的笑就像害羞的姑娘收到了心仪的男生的花,那时的花儿娇艳,少年笨拙...
    南溪向南北歌流海阅读 69评论 0 0
  • Onboard Day165 听恋恋风尘,对逝去的青春充满怀恋。 来澳洲的crossing18天航程,大概因为是第...
    Alice饭阅读 83评论 0 0
  • 一、无监督学习、监督学习和强化学习 监督学习:在给定的一些数据下,已经告诉你这些数据的特性,并且让你分类,然后给你...
    君莫舞丶无念阅读 108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