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首歌,把一个人深深嵌入了记忆

“月亮在白莲花般的云朵里穿行,晚风吹来一阵阵欢乐的歌声,我们……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这首老歌,是我上小学二年级时,音乐老师教会我唱的,特别特别喜欢这首优美的旋律中,交杂着一丝伤感的情愫的歌。

这首歌,我每次哼唱起来,都有泪隐的感觉,人的情感很奇怪,那个时间,那个节点,种下了那种感觉,就一直带到现在,38年了,这是我哼唱率最高的一首歌。大儿子,小儿子,搂在怀里哄着睡觉时,不期然的这首歌从嗓子里淌出来,直至他们都能理解话语了,我给他俩都讲过这首歌带给我的回忆,及一段难忘的场景,深深的,没有从记忆深处消失过。

一堂音乐课,音乐老师在破旧的讲台前一句句的用男中音教唱,我那个小同桌低垂着头……画面就永远定格在我的记忆里了。

那年,那月,那学期,那天。

我第一次认识了我转校后的音乐老师唐,不到三十岁的模样,当他自己一个人完整的唱完“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的歌曲后,我就被有扬有挫的旋律吸引了,然后认真的跟唱,没发现我的小同桌,那个白白净净的小女孩是无声的,等她有声音时,却是低低的抽噎,于是我的注意力转移到了她的身上。我看见她的好看的眼睛是哀伤的,脸庞挂着莹莹的泪珠。

打小我就是个同情心极强,内心又极度柔软的女娃,我敏觉到小同桌肯定有着让她难过的事,于是决定课下一问。(而这首歌,当堂我就学会了,并且至今旋律我掌握的及其准确,卡拉时,不看屏幕也能完整无误的唱出来)。

下课后,我问她怎么了,她抽噎着告诉我,音乐唐老师是她的亲哥哥,而她现在跟哥哥一家生活,因为她的妈妈刚去世不久,她没有妈妈了……我不知为啥,她的话没说完,我就跟着红了眼,好可怜她啊,我无法想象如果我没了妈妈,那将该是多么可怕的事情!二年级的女娃,这个年龄,怎样去承受这与至爱娘亲永别之痛?于是从那时开始,我对她就多了很多的注意力,甚至有时刻意讨好她,她不活泼,甚至内向,学校里碰见唐老师,我脑子里就想,他是她的哥哥,两个没妈妈的人……直到现在,我清晰的记着我的小同桌的模样,还有她眼里簌簌的眼泪,让她的样子那么孤独可怜


半学期结束了,再回到校园,我没看见同桌,也没看到唐老师,有同学告诉我,他们全家离开内蒙搬回辽宁庄河了。很长的一段时间,我总觉得她还坐在我的旁边,不爱说,不爱笑,我假设着她的存在……从此以后,真的杳无音讯,断了友谊的链条,天各一方。小小少年的我,内心最柔软的一隅第一次因她而触动,这可能便是我几十年念念不忘的原因吧,这个人从没有在记忆里消失过:那首歌让那个女孩的脸庞有了泪滴,那个女孩名字叫“唐金兰”,于是那首歌,对我而言,旋律总是有着一丝忧伤,带着对童少的那段友情的怀念。

那虽是一段小小的过往,但却激起了我情感世界的第一朵柔软的浪花,也让那首歌相伴我到现在,我唱给大娃听,教会了他;唱给二娃听,他现在也会哼唱;他们对这首歌的理解,那就是一首怀念妈妈的歌。

我总以为,这辈子,小金兰,会永远那么小的躲在我记忆深处,怎能预料人生还有再相逢呢?

我离开内蒙故乡已有28年了,而第一次再踏足故土,是2013年,匆匆忙忙的没做几日停留,很多人事来不及深挖;2016年,和今年的暑假,我接连两次回去,是因太想去寻找遗落在故乡的情感,踏足每一条曾经熟悉的相间小路,我都泪流满面,回到曾经的小学校园,第一个画面便是小同桌金兰,也很想到她曾经住的小村庄,打探一下是否有知道她们一家音讯的故人,但自知不可能有音讯。

今年暑期,另外一个我的伙伴燕子从大庆到内蒙看我(燕子,福荣,都是少女时的伙伴,都有深深印记,都有一身的人生故事,以后慢慢叙说),我俩也近30年未见,再见时,一下回到小时候,毫无违和感,亲切而美好,毫无隐私的说着各自光阴的故事。

冥冥中忽然我有个预感,觉得燕子有可能会有金兰的音讯,于是我问起燕子是否记得唐金兰这个当年的小女孩,结果真的出乎意料,燕子说,她与金兰的亲戚有联络方式!我俩分别时,燕子承诺,她找到金兰,第一时间会通知我……

回京后的一段时间内,我的生活里,总有一种期盼,心想,即便燕子找到了金兰,估计那个小姑娘也不会记得那首歌和她的那个小同桌。但没关系,只要我还记得一切就好!

于是当我得知燕子真的找到她时,那首歌又在心底响起!那流过泪水的脸庞又在眼前闪现!我迫不及待的在微信里问候,当她把她的照片发给我时,第一眼就看到她小时依稀的轮廓,我确定她就是我寻找的金兰!

然而,她真的把我忘记了,甚至说,她连想都想不起来了,而我,却深深记忆了她几十年……全民K歌里,有我录过的“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的歌,并有一段记忆她的文字,我发给了她,是想唤起她对我的回忆,是想告诉她38年我的未曾忘却……那几天微信里,我不知重复讲述了多少遍曾经的歌,曾经的故事,但金兰是否记起我,似乎已变的不重要了,我只想叙说我的情感,让我亲口告诉她,她一直在我的世界里。

得知,她现在是幸福的,家庭美满,有俩如花的闺女;得知唐老师在一起意外中故去;更得知,她竟然在和我给母亲买的房子同处一个小区居住!那个美丽的海滨小城啊,三十八年了,为何你这么小心翼翼保护着这个秘密?难道就是为了这一天的惊喜?

于是,十一长假,我奔回了已没有父母在世的小城;于是有了38年后的第一面;于是有了没有尽欢我又要归京的离别;于是“庄河四人帮”微型群里,内蒙的四个当年的小少女:我,燕子(她母亲也住庄河),福荣(住庄河边的海岛),金兰每日在里面碎叨一下生活,从此,再也不会失联了!

谁会觉得我性格外露又有点江湖气的人,内心世界是细腻温柔的?又多愁善感的?又有谁能因一首歌,就烙下了一辈子放不下的情愫?是我,是我啊!

三次回故乡,我都有心寻找失去了联系却记忆不忘的年少友情,而每次都有收获。艳玲,杰,玉凤,桃子,艳,爱华……她们都在故乡,安稳的生活着;福荣,燕子,是我有心的意外惊喜,是老天给我的奖赏。也许,什么人,在什么时候,在人生的哪个拐角处,该与何人相遇,都是上天早就安排好的。

只要你在心里惦记过的,不曾忘记过的,请一定放心,老天不会让你带着遗憾离开!一个血肉深情的人,命运也会让你有丰沛的收获。

“月亮在白莲花般的云朵里穿行,晚风吹来一阵阵欢乐的歌声,我们坐在高高的谷堆旁边,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被我无数次哼唱至今的歌,终于呼唤出了金兰,再回庄河,金兰你要给我做半个娘家人!尽管你已把我忘的一干二净。

一想那座小城,那个小区,有你,有兄长在,尽管妈妈住的窝已空了,但依然还有温暖!我还是可以常回去的。你女儿都不认得你小时候,我却认得,金兰,你说你是不是要待我好呢?

而我,也待你如初!

图片发自简书App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