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孩们,别再自导自演苦情戏了

津门的寒风,五十三度的烈酒,深巷中的无名酒馆……今晚的一切场景仿佛都在极力迎合着失恋的林轩。

从艳阳高照的海南飞到彤云密布的天津,林轩只想追回王雨。他没有把行程告诉任何人,在这个陌生的城市里几经周折,通过以前快递的地址找到了王雨的宿舍楼,在冬夜的寒风里大声示爱。

当下流行的青春疼痛电影大概也不过如此吧?

然而结果是他在这个巷子里和我们喝闷酒。

“为什么?我都这么努力,这么诚心的来求她了,为什么她连一条短信都不回给我!”觥筹交错间,林轩已经喝的酩酊大醉。“我在她楼下站了两个多小时,两个多小时啊!为什么就是感动不了她?”说到这里林轩已经是声泪俱下。

“你们都分分合合好几回了,你咋就这么执着于王雨呢?”有个哥们问了一句。

“她是我的女人!”林轩像一头触到电流的野兽一样毫无预兆的嘶吼起来,“我牵过她的手,吻过她的嘴唇!一想到以后别的男人要吻她,我受不了!”

好像被什么刺到了哑穴一样,在场的所有男生再也说不出一句安慰的话,林轩也趴在桌子上睡了过去。

我突然觉得脸有点疼。

当年和前女友纠缠不清的时候,我能感觉到头脑里有一个隐隐约约的声音在咆哮,促使我无论如何也要把她追回来。没想到今天,一个醉汉如此清晰的把这个声音发了出来。回想起过往种种,不觉间冷汗直冒——男人的苦情戏里到底有几分真情,又有几分不甘和占有欲呢?这一晚,什么举案齐眉、曾经沧海都在我的世界观里支离破碎,所谓的专一的最原始的动力,会不会就是这种难以启齿的原始的欲望呢?

回到宿舍以后,我给王雨发了短信:你们分分合合那么多次了,为什么这次如此坚决,一点机会都不给呢?

过了半晌,平时沉默寡言的王雨出人意料的回了我一大段话:以前每次分手之后,他都会想尽办法表现的自己有多么坚定、痴情,一个男孩痛哭流涕的忏悔对一个女生来说杀伤力太大了。然而重归于好之后,大部分的矛盾并没有什么改变。如你所说,分分合合七八次了,事到如今,我渐渐觉得,他只是无法忍受我离开他这件事而已。

我默默掏出手机,给林轩发了条信息:回去吧,兄弟,做个更好的男人。

作为一个直男,讲道理的话应该维护男人们视为生命的尊严,但是有一句说一句,有多少男孩没在爱情即将分崩离析的时候不自觉的上演苦情戏?以前人们都说眼泪是女人最厉害的武器,其实男人用起来也是信手拈来,而且连男人们自己都没意识到可以把它用的这么不着痕迹。

现在的人或多或少都承认,性与爱是相辅相成的,可以说爱情的本质里是包含占有欲的。但是由于历史文化、两性差异等原因,在男女关系之中,男人偏向于占有肉体,女人偏向于占有心灵,而且男人的这种占有包含对过去和未来的虚无期望。因此我觉得广大男同胞们是不是应该反思一下,在以往所谓“追爱”的行动中是真的出于有多么爱她,还是出于如万蚁噬骨般无法忍受的不甘心。男人一旦开始演苦情戏,就像赌徒坐上了赌桌,筹码越压越多,不输到尊严尽失不会也不能收手。

都说艺术源于生活但高于生活,我相信小说、戏剧里为爱赴汤蹈火的桥段肯定有现实中的蓝本,但是在这个交流成本低下的时代,人们有了更多的机会去相遇、相识、相知,我们也不需要那么多“非你不可”的故事作为精神慰藉,满足对于绝对爱情的期望。

男孩们,比起奋力的去挽回过去的错误,填补自己的不甘心,不如认真的反思自己,做一个更好的男人,别再自导自演苦情戏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