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愿带着你的梦想一起飞,安琪儿

1

李子轩甩门而去的余音还在,他已经下了三楼,跑到大门外新修的马路上,放下滑板,跳上去,像离弦的剑一样滑出去。

“这道题又错了。”

“我不是批评你,这里不该出错的地方又错了。”

“你就不能细心一些吗?”

“作业做完了看会儿书。”

“明年就要中招考试了。”

“要不去报个补习班吧。”

“我不批评你别的,就是批评你的态度。”

“一寸光阴一寸金,寸金难买寸光阴啊。”

……

妈妈的碎碎念,堪比唐僧。

李子轩觉得头瞬间都是大的了。为什么所有的青春时光都要拿来读书?难道青春不是用来挥霍的吗?那样到老了才有炫耀的资本不是?

我就要我的暑假,我就要我的自由,我就不要写作业。

在人流中穿梭,行人侧目?管他呢,小爷我要的是速度与激情。不服,咬我啊。

渐往郊区,马路上的人越来越少,李子轩的速度越来越快。

他想起六岁以前,那时候和爷爷奶奶生活在乡下,没有变形金刚,没有Ipad,没有坐过过山车和摩天轮,没有吃过肯德基和牛排。但是,那时候有快乐。那时候也没有堆积如山的作业啊。

现在好不容易放假了,跟爸爸妈妈商量,让自己回老家几天。两个人都是一脸黑线。李子轩也甩下脸来。爸爸看看妈妈,商量不然让老人家过来住些日子。妈妈的脸上都是不情愿。理由是,“爷爷奶奶太惯他了,家长教育不统一,孩子更不好管理。”

李子轩想不明白,生活里除了作业就没点儿别的什么吗?爷爷奶奶那么含辛茹苦供地爸爸读书,爸爸留在了城市,爷爷奶奶一年到头都看不到他几次,这就是幸福了吗?

爸爸曾是爷爷奶奶的骄傲。不过究竟是骄傲更重要,还是平凡的幸福更重要。或者,天下父母都一样吧,都会认为孩子的未来更重要。所以,父母们几乎都打着为孩子们好的旗号,给孩子们报各种各样的班,把孩子压抑得几乎喘不过气来。

李子轩继续滑行,“不好。”他滑出拐角的时候,眼角的余光看到马路上躺着一个人。他慢下速度,一个漂亮的回旋,转回到拐角处。

2

一位头发花白的老奶奶躺在马路上,旁边的地下几粒百香果散落在地下。李子轩弯下腰,他想扶老奶奶起来,可是,又有些犹豫了。新闻上经常听说好心扶老人被诬陷的事情。

李子轩下意识地看看路两边,因为是新修的马路,连监控都没有,那要是被讹上,岂不是浑身是嘴都说不清楚了吗?

“管她呢,又不是我撞的。”李子轩准备踩上滑板继续走。

“可是,如果是我的爷爷奶奶需要帮助的时候呢?”李子轩又想起前几天刚看的新闻,一个老人倒在在闹市区,来往的人数十个,个个视而不见,最终导致老人死亡。人们的冷漠固然让人唾弃,可是在利益冲突的时候,人都有果断保护自己的本能反应。

李子轩把滑板放在路边,他扶起老人。刚好有几个人路过,他们看到了路边的滑板,路上散落的水果。一个戴眼镜的瘦高个子在等绿灯准备过马路,他自言自语地说,“现在的孩子真是不像话,以为马路是自己家的后花园,横冲直撞的。”

另外几个人没有搭话,他们有的在低头看手机,有的在抬头看红绿灯。

“小伙子,赶紧打电话叫救护车吧,要不然叫爸爸妈妈过来也行。”一个中年妇女说。

李子轩也不辩解,他慢慢扶老人家坐在人行道旁边,老人家从口袋里摸摸索索摸出来几粒药。李子轩赶紧去小店里买瓶水。

“老太太,报警吧,那个小孩跑掉了谁陪你医药费。”戴眼镜的瘦高个子看到李子轩离开,他赶紧提醒一下,看到绿灯亮了,就急匆匆地走了。

那个中年妇女捡起地下散落的百香果,放在老奶奶旁边。李子轩拿着一瓶水过来,老人家把药喝下去。她的脸色慢慢缓了过来。

“谢谢你们。”老人家对着李子轩挥挥手,“你快走吧。”

“不是他撞的您吗?”中年妇女问。

“不是,是我自己跌倒的。”老人家说。老人家看上去没有什么大碍了。

“我送您回去吧。”李子轩说。她慈祥的样子让李子轩想起乡下的奶奶。

老人的家是一间古朴的四合院,院子中间一棵高大的梧桐树,天井里摆着各种花,有的开得正艳,有的含苞待放,叶子油绿发亮,生机勃勃。

“奶奶,您回来了。”一个清脆的声音传来。李子轩看到一个坐在轮椅上的女孩,她的膝盖上放着一本书。齐耳短发,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透着灵气。她的手无力地垂着,书页上有她的口水,她用嘴巴翻书?

老人爱怜地看着女孩,“奶奶给你买了百香果。”她回头对李子轩说,“谢谢你送我回来,这个是我孙女安琪,坐一下吧。”

“你好,我是安琪。”女孩的眼角都是笑意。

“你好,我是李子轩。”

老奶奶去厨房,“你在这里玩一会儿吧,和安琪说会儿话。安琪可喜欢听学校里的事了。”

“你读几年级了?”安琪问,扑闪着大眼睛。

“初二了,开学就是初三了,你呢?”

“我只读到小学三年级。”安琪的目光有些暗淡了。

安琪不是奶奶的孙女,她因为生病被亲生父母遗弃在医院门口,因为他们实在是无力支付高额的医疗费了。他们想用这种方式,给自己一条生路。当时在医院体检的奶奶带回了她,从此她和奶奶相依为命。

奶奶无儿无女。解放前夕,她新婚三天的丈夫被拉了壮丁,十六岁的奶奶成了依门盼归人的妇人。院子里的梧桐树是奶奶亲手种下的,她年年岁岁都在盼望她的梧桐树招引回金凤凰。

树叶年年绿了又黄,所盼的归人却依然是渺无音讯。

安琪说,她的生命是一条线段,已知了长度。她努力,想让有限的生命拓宽一些宽度。

她对学校的记忆停留在九岁,她记得父母的样子,但不想他们。她不恨他们,她看到过妈妈的无助,爸爸的绝望。

肌萎缩侧索硬化症,俗称“渐冻人。”安琪的双手和双脚部位肌肉已经开始萎缩了。对于死亡,是可以预见的——全身瘫痪,呼吸肌无力,最终导致呼吸衰竭。

“我很想多读书,你能教我吗?”安琪望着李子轩。

“好。”李子轩重重地回答。对于这个生命用天来计算的女孩儿,他无力拒绝。

安琪开心地笑了。

奶奶洗了一盘水果端出来,看到李子轩正在给安琪读书,《假如给我三天光明》。也许,对于一个身体健康的人来说,看到世界是那样理所当然,理所当然到对很多美好视而不见。

3

李子轩回家的时候,妈妈正在厨房忙碌着做饭。他从后面抱住妈妈,把头放在妈妈的肩膀上。只是一句“我爱你”怎么也说不出口。

妈妈怔了一下,“去洗手,准备吃饭了。爸爸今天晚上不回来。”

吃过晚饭,李子轩没有拿起手机,也没有打开电脑。他跑到地下室,找到了他初一读的旧书,细心擦去封面上的灰尘。他还特意拿了海明威的《老人与海》和《小王子》。

他第一次失眠了,不是因为作业。他遇到了这个和时间赛跑着的女孩儿,她对知识的渴求,对生命的渴望触动了李子轩。青春时光或许除了挥霍外,还可以做更多有意义的事情吧。

第二天早晨,李子轩妈妈起床的时候她看到书房亮着灯,灯下的李子轩聚精会神地看着书,还一边在笔记本上写着什么。

吃过饭,李子轩跟妈妈说他要出去一下。妈妈看他提了一袋子书,虽然有些疑惑,还是点头答应了。

“注意安全。”妈妈说。

李子轩点头,他没有拿滑板,而是推出了脚踏车。

四合院里有了读书的声音,也有了更多的欢笑声。安琪跟着李子轩读ABC,读古诗词,甚至她开始用嘴巴叼着笔练习写字。虽然字体歪歪扭扭,李子轩却觉得那是他见过的最美的字,因为那字里,是一个有限长度的生命在竭尽所能拓展它的宽度。

面对她在以看得见的速度凋谢,他虽然无能为力,但他愿倾尽全力,让脚步再慢一些,让快乐的时光再多一些。

“子轩哥哥,如果我有一天不在了,你还能经常来陪陪奶奶吗?”一个黄昏,安琪说。她的上肢和大腿已经没有知觉了。

李子轩依然是重重点头。

安琪望望李子轩的手,又把目光转向自己的手。李子轩郑重其事地和她勾了勾小拇指。安琪开心地笑了。

暑假还有一半的时候,李子轩的爷爷生病了。这一次,爸爸竟然二话不说请了假,开车带他们回到了老家。陪爷爷奶奶住了一个星期,直到他们催促,才转回家里。

李子轩又去四合院的时候,只剩下了奶奶一个人。奶奶拿给李子轩一封信,信笺上,几行歪歪扭扭的字:

“哥哥,谢谢你。如果我生命的线段够长就好了,那样我就可以做更多有意义的事。我就可以有时间学医,帮助更多像我这样的人,减轻他们的痛苦。还记得你问我最想做什么吗?我好想爬上这棵梧桐树,看到远方的爷爷,跟他说奶奶想他了。”

“哥哥,你以后读书的时候,要是累了就看看天,我在云朵上玩耍呢。哥哥你要加倍努力哦,请你带着我的梦想一起飞。希望哥哥以后能帮助好多需要帮助的人。我要是真的有一位像你一样的哥哥就好了。”

李子轩走出四合院的时候,抬头看看天空。一朵朵白云飘过,安琪是不是在云朵上嬉戏呢?她不是在玩,她是在帮奶奶寻找离家近七十年的游子吧。

从此,李子轩是教室里那个安静读书的少年。妈妈唐僧式的啰嗦日渐稀少,只是,在李子轩读高中之后,四合院里,照顾奶奶的换成了李子轩的妈妈。

路还很遥远。青春岁月绝不是拿来挥霍的,有些人虽然来不及等待,但总是,还有一些人在等待。

我愿意带着你的梦想一起飞,安琪儿。

李子轩默默对自己说,也对云朵里的安琪儿说。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