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标题文章

医院陪护的半个月

一个普通的周六,公司组织了别墅烧烤活动。带旦旦同去参加。

午饭时间,全员就坐,烤好的东西刚刚上桌,手机振了,拿出来一看,显示是我哥。平时很少打电话,看到他的名字心理有种不好的预感。果然,接起来听到他低沉的声音“你做啥呢?妈病了!挺严重的,你回来吧。”

挂了电话,再没心思吃东西。拿出手机订了当天的机票,回家收拾东西准备去太原。告诉哥嫂,半夜十一点多到。回了一句,明天也可以。我说,票订完了。

当天正好赶上太原下雨,晚上十点半出了机场,冷的要命。路上很堵。十一点半到了医院,走到住院部,裤子鞋子都湿了。

我哥接我进了病房。看到躺着的母亲,还是哭了出来。本想多问几句,哥嫂说:“睡觉吧!别太吵了,有事明天说!”

一夜无眠,熬到了天明。起来问了几句,又被我嫂打断:“你想知道啥情况,问医生。她得多休息,别老跟她说话。”心情很不好。吃了早饭,嫂子说“反正你也回来了,这里也不让多留人。我先回去了。你跟你哥在就行。”我无话可说,应了句“嗯”。

后来他俩不知道商量了啥,我哥回去了,留下我跟我嫂子陪护。

第一次经历医院陪护的事情。很多事情不知所措。

母亲只能平躺,吃饭喝水需要喂。上厕所也需要床上解决。

说是一周的危险期。到了第五天,我看基本稳定了。嫂子也一直再说要回去,说留着也没啥用。就让她也回去了。留下我自己继续陪护。

本来还没什么困乏的感觉。结果在我自己陪护的第二晚,半夜十点左右,忽然听到妈妈大喊一声“快来!不行了不行了!!”很大声,当时还没睡觉,在看液体流量的我被吓得手都抖,拖鞋都没穿好跑过去问“咋了!咋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医院的病房里,男人正大发脾气,砸着东西,“我要出院,我没病,我好得很!”屋内一片狼藉。病房里的几个人却无能为...
    静守流年_阅读 85评论 0 0
  • 老爸告诉我:从2006年做家教开始,进入培训行业已经10年有余,从最初的任课老师一路摸索走到今天,期间碰到非常多的...
    任学堂阅读 38评论 0 0
  • 今天很忙很累。 JJ从美国回来了,我答应给她煮地里的玉米,一大早起来去菜园子摘菜,刚下过雨,地里很泥泞,秧苗被多日...
    二吃阅读 107评论 0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