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喜剧竞技真人秀的未来走向

中国喜剧竞技真人秀的未来,笔者认为主要体现在以下四个方面。

一、创新节目形式

中国传媒大学新闻传播学部新闻学院复杂网络与传播动力学研究中心的邹欣在《电视真人秀节目规则设置策略分析》一文中总结了喜剧电视真人秀节目需要考虑的“四个因素”——目标、子规则、角色和成员关系。这四个因素在中国喜剧竞技真人秀节目的前期策划阶段也是必不可少的。其中“目标”是节目的关键因素,明星或素人通过共同的“目标”而聚集在一起;节目制作方根据“目标”设置子规则、拟定要邀请的明星或素人作为节目组“成员”。在拟定“成员”的过程中,工作人员尽量在不进行人为干预的前提下,通过具体规则设置、角色定位和成员关系的设计与控制等方式,在节目参与者群组内设置一个“内部驱动力”,前期设置好环节,进行摄录时由节目参与者自己发挥,通过节目参与者群组内部的冲突、互动来驱动整个节目真实地进行。

中国喜剧竞技真人秀的参赛主体为明星或素人。一般说来,素人参与更重视受众的代入感,也使观看者对节目更有亲切感和参与感;而明星为主体的节目则更好地发挥了明星的人气效应和号召力,也利用了受众对明星在专业之外另一面的好奇心理,从而取得较好的收视效果。通过不同参赛主体的组合,可以得出不同的节目模式,而主持人和现场观众也是其中的有机成分。比如《中国喜剧星》是素人参赛,明星点评;《谁能逗乐喜剧明星》则由主持人作为判断喜剧明星是否被逗乐的裁判;《笑傲江湖》中,如果素人参赛者被两位以上明星导师选中,那么此刻就会出现“权力反转”,参赛者可以评价和选择自己喜欢的导师,从而进入不同的战队;《欢乐喜剧人》由明星参赛,现场的500位大众评审是裁判,观众的选择决定喜剧人的去留。随着节目的升级,相信会有更多好玩的模式被开发出来。

不同于音乐类节目,模式并不会给喜剧节目带来现象级的机遇,真正能够给喜剧节目注入力量的是内容本身。也就是说,扎实地做好内容,任何一种喜剧节目模式都可能或者可以成为现象级。而来源于生活,让观众能够从喜剧作品中感受到自己的生活,才是真正打动观众的核心,才能够带给喜剧节目现象级的机遇。另外,喜剧节目的所谓现象级并不一定体现为一时极高的收视率,而是最终可能表现为一档长期存在、有广泛的社会反响和口碑、有稳定收视率的长寿节目。电视喜剧或许没有太强的爆发力,但它比其他类型节目应具有更好的长尾效应或者更强的延续震荡效果。

二、加强内容审核

近年来,中国电视业在制播分离的道路上渐行渐远,虽然在量的层面上依然保持高产,但是质的层面却不容乐观。中国电视如何才能冲出同质化的窘境,真正做出有原创力、适应中国文化环境的好节目,是当下电视从业人员要面对的突出问题。

业界不少同行认为,中国电视没有分级制度,使得很多喜剧题材受到限制。国外收视率高的喜剧节目大多在深夜档播出,在明确限制级别的基础上,内容更具广泛性和多样性。这就好比戴着镣铐跳舞,想要跳得精彩确实很难。就因为难,这些年,中国屏幕上成功的喜剧节目几乎没有,更不用说出现现象级作品,这是一个在中国搞喜剧几乎无法避开的问题。

一个优质的中国喜剧竞技真人秀节目不仅要有笑料,还要引发观众的思考和共鸣,传达正确的思想价值观。随着中国电视观众品味的提高和各大卫视精品化战略的实施,中国喜剧竞技真人秀节目的制作水准不断提升,收视体验不断优化,很多质量不高的节目纷纷淘汰出局。《笑傲江湖》让人们看到了一个素人喜剧竞技真人秀也可以做到雅俗共赏。《欢乐喜剧人》则在这个基础上更进一步。虽然偶尔出现价值观跑偏的现象,但如果严把质量关,相信这些都是可以避免的。

三、回归节目本质

不可否认,喜剧本身具有极高的商业价值。在话剧市场不景气的情况下,《开心麻花》系列却一票难求;在电影市场激烈的竞争中,低成本影片《分手大师》却能够创造7亿元的票房神话;在电视剧产量供过于求的情况下,都市轻喜剧却总能取得不错的收视成绩⋯⋯这个时代对喜剧的需求是不言而喻的,尤其在职场压力倍增的社会环境中,人们渴望找到放松身心、缓解压力的方式,而以欢笑解压的喜剧正好满足了这样的诉求。

但收视率和商业价值并不等同于节目价值,真正有价值的电视节目一定承担着相应的社会责任,而社会责任是通过表达正确的价值观得来的。有正确价值观的喜剧应该是对人们的心灵产生正能量的引导,是承认现实悲剧的状态下,用喜剧的手段来表现令人无奈或悲哀的人生况味,它可以自嘲,可以反讽,可以阿Q精神,当然更可以鼓舞励志,最后让人得到在其他节目类型里无法获得的轻松和释放。高级的喜剧是带着泪的笑,就像《笑傲江湖》里戴着红鼻子微笑的小丑面具背后,隐藏着流着眼泪的悲伤面孔,也正如《笑傲江湖》的宣传语表达的那样:“生活百般滋味,人生需要笑对。”

中国喜剧竞技真人秀节目本质上是电视真人秀,但很多节目却是“挂羊头,卖狗肉”,打着“真人秀”的旗号,但其实质却是“表演秀”。我们可以明显地看出脚本和排练的痕迹。相信大部分制作者只是希望能带给观众更好的电视效果,尽量避免失误的产生。《超级笑星》第一季的节目设置中就有即兴环节,虽然有些选手即兴创作有很多瑕疵,但却让观众看到选手更真实的表现。而《欢乐喜剧人》则提供了另一种回归本质的思路,让明星作为参赛者,整个参赛节目的诞生过程都能在电视上有所体现。不忘初心,回归本质,才能让中国喜剧竞技真人秀节目走得更远。

四、营造笑星产业

经过多年的发展,很多视频网站都兼具专业媒体品质和专项资源优势,而电视媒体在时间和平台上的局限性越来越明显,于是更多人选择在网上看综艺节目。目前,国内的热门综艺普遍选择在黄金时段以电视媒体为平台播出,播出几小时后再上传至视频网站。这种方式可以更好地满足不同观众的收视需求。

随着移动互联网的普及,传统电视逐渐被直播应用所替代,比如《我是歌手》第四季就同时在芒果TV和映客APP上直播,但这种形式目前还未得到普及,相信未来的电视会与互联网得到更好的融合。

喜剧类节目是一个慢热的类型,需要长时间去培养。《超级笑星》做到第二季,大家都在讨论节目的上升空间,《超级笑星》升级篇导演组表示:“首先选手的类型越来越多,表演形式越来越多。上一季只是为了去挖掘笑星,但升级篇要通过做喜剧节目,对喜剧界、喜剧草根选手的生存状态进行深入的了解,节目更加关注草根喜剧群体,挖掘内心的东西更多一些,包括节目当中融入的真实生活经历。”他们认为,对于喜剧节目逆流而上的方法,首先必须营造笑星产业,“也就是除了喜剧节目本身以外,节目的内容及选手都应该为我所用。这样这档喜剧节目才会有延续性”。

参考资料:

1、乔艳.多元化与本地化——国内电视真人秀的发展趋势[J].新闻知识.2015,(7):6-8.

2、朱慧.我国喜剧类电视节目现状浅议[J].电视研究.2014,300(11):45-46.

3、高磊,郭中南.喜剧选秀类真人秀节目的文化传播策略研究——以东方卫视《笑傲江湖》为例[J].美与时代(下).2015,(1):125,126-127.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