认真是一种神经病——《我的灵魂很严肃》

我从没写过短篇散文的书评,总觉得太杂,思绪万千却归不出所以然。所以当我拿到刘土呆的《我的灵魂很严肃》这本书时,多少是有点失望的:

作者是一个我并不熟悉的豆瓣人气写手,书的内容尽是每一篇不超过两页纸的短篇小说,或者说称其为小说都有点不大恰当,更准确的称呼应当是吐槽。

书的内容分成两大部分:“迷之世界”和“迷之人物”,翻开看完了第一篇“鸡被吃的意义”,我暗暗骂了句“神经病”,便将书扔到了一边。

但是第二次再拿起书细读的时候,我忽然就陷入了一个无法自拔的幽默黑洞,得了一种名为认真的神经病。

这时我忽然明白,也许我就是书里所说的那只麻木的鸡,不争气得满足于鸡笼里一日三餐的安全感,冷漠得对待其他鸡的死亡,安逸却不知危险降临,最后悲哀得变成餐桌上那盘昂贵的炖老母鸡汤。

正如现在的生活,看似每天两点一线毫无压力,可谁又知明天是否就会流落街头。

可怕的也许并不是未知的死亡,而是居安不思危的麻木。

“成人后的世界不负我望,有追不尽的功名利禄,尝不完的炎凉酸爽。可就在往人生巅峰迈进的旅程中,我突然得了一种认真病。”

献给所有在格子间围城里绝望过的人。

                  ——《我的灵魂很严肃》

这本书里没有太多的风花雪月,也没有梦想的那些金碧辉煌,有的只是一群为生计奔波的形形色色的人,发生着每天发生的一成不变的事,凑成了一个光怪陆离的世界。

或许你就是书里的那个主角,或许,我也是。

书里总共有28个小故事,我挑出了4个特别有感触的在这里和大家分享。剩余的故事,就等你们带着酒香,再来和我一道品尝。

跨越种族的爱恋

土呆在《漂族与霾族》中虚构了这样两个完全不同的种族——霾族和漂族,霾族天生带有高人一等的优越感,张蕾也是霾族的一员,在充满漂族的学校里格格不入,身边尽是拼搏向上的漂族,张蕾却混混度日。

她爱上了一个娶不到她的漂族,再也听不惯霾族轻蔑的语气,她觉得自己像个精分的神经病,放不下霾族的身份,却又不得不接受变成漂族的过程。

其实,这个世界的每个城市都是一个独立的种族,一旦发生跨越种族的爱恋,族人总会像防御入侵者一样,露出凶狠又戒备的神情,仿佛一旦与其他族人连了姻,就再也抬不起头。

异地而来的种族往往带着美好的梦想,在败给户口、败给经济、败给偏见后,败给了现实。

大城市往往是会吃人的,在你不经意间将你吃干抹净,只剩一副无力反抗的骨架,等时间散成白骨。

张蕾手里拿着的那串沾了雾霾的糖葫芦,就是最好的证明。

《合租的文学奖》里写了另外两个族群——合租族和独居族,孟思哲当了那么久的合租族,终于拿下了第十三届“合租文学奖”,获得了一大笔巨额奖金,条件是成为富人的他必须继续合租。

孟思哲像极了坐南瓜车的灰姑娘,在开着兰博基尼流连夜店后,总要灰溜溜一个人回到嘈杂的合租房。他不敢和任何一个姑娘交往,深怕丢了水晶鞋,暴露自己合租族的身份。

孟思哲爱上杨悦的时候还不知道她是独居族,神经衰弱的杨悦在他的合租房过夜后满眼都是散不开的红血丝,他们开始为在哪张床上相拥而眠争吵。

即便杨悦为爱他放下一切,孟思哲还是在结婚的当天做了逃兵。他知道他不能让杨悦住在合租房,也无法归还已挥霍掉的奖金,最好的方式就是回到原点。杨悦没有深究,因为她的名下多了一辆兰博基尼和一套别墅。

合租族和独居族永远无法在一起,除非他们有一方愿意离开自己的族群,加入另一个族群,而现实大多是分道扬镳。

这一生,你总要牺牲一些东西来换取另外一些东西,我不能说孟思哲不爱杨悦,但是给不起她最基本生活保障的他,又有何资格妄谈爱情?爱而不得,倒不如相忘于江湖,各自晴天。

土呆用一个虚构的人物,描写了一个看似荒诞的爱情故事,可谁又能否认,真实的爱情不就是如此难以两得,故事读到最后,我才明白孟思哲心力交瘁的无奈。

困住了自己的人

不知道你们是否有过这样的感觉,偌大的沙漠里,只有你一个人,沙漠明明没有边界,可你却就这样困住了自己。

《两个张小慧》的故事里,主角“我”交了一个肤白貌美大长腿的女朋友,名叫“张小慧”,这可把屌丝的“我”乐的不行,开心的劲头还没过,却在一个富二代的发小聪哥朋友圈看到他女朋友也叫“张小慧”。

巧了,不仅同名,看这照片还是同人,但偏偏问了聪哥才发现,两人学历背景啥的完全不同,难道这个世界真的有平行时空的两个身份?

“我”在阴差阳错中发现原来我的这个“张小慧”其实是整容后的“徐梦舒”,徐梦舒因为羡慕从小就是“三好学生”的张小慧而COPY了她的整套身份,甚至是面容。

结局总是出乎意料,徐梦舒消失了,而“我”和真正的“张小慧”结了婚,婚后生活不再如当初一样为房租担忧,为晚饭点几个菜而心疼,一切仿佛在变得越来越好。

徐梦舒一定是爱着男主角的,我想,可惜她没有勇气摘下伪装自己的面具;男主角也是爱着徐梦舒的,至少他生命中的很长一段时间,都是。

可笑的是,徐梦舒复制了张小慧的面容,而张小慧最后却成了徐梦舒的替身。

我现在是谁,我将会是谁,我是谁的谁,我又替了谁,这就是哭笑不得的人生。

和徐梦舒一样最后没有成为新娘的还有另一个女人,一个《不能结婚的女人》。她爱上了一个比自己大十三岁还带着个孩子的离异男人,却遭到了父母的极力反对,她无法得罪父母,也离不开这个男人。

聪明如她,傻如她。她给男人换了一个四大会计事务所的海归身份,父母果然欣喜得接受了这个男人并对他百般温柔,这应当是最好的结果。

她知道,结婚是拆穿这个谎言最大的隐患,她爱的是他,她父母爱的是海归,他们爱的,从来都不是同一个人,他们只是在虚构的世界里相安无事。

这是一个无解的题,也是一个永远无法说出真相的迷,不知道最后这个女人到底结婚了没,但至少我能猜到,她过的艰辛和生活的缺憾。

活着的一辈子,我们无数次为自己添砖加瓦,最后形成格子,将自己困死,出不去,进不来,只是痛苦着,一直痛苦着。

夜深了,我困了,故事就分享到这了。

谢谢土呆,让我中了认真的毒。这场叫做认真的神经病,无药可救,而我乐在其中。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