圍城與通姦


WoodAllen是偉大的導演,但實際上如果少了他自己在電影中所扮演的,愚鈍的二貨形象,(加之最近他被爆料曾性侵7歲養女)這份殊榮恐怕要引起一陣非議。大師以前拍過一部家庭倫理片《Husbands and Wives》,講的是兩對關係密切的夫妻,經多年婚姻洗滌,感情的溫馨漸漸消磨於繁瑣的家務和無休的爭吵,最後只是山盟雖在,錦書難托。

電影用一種紀實採訪的形式,當然這也是Wood Allen喜歡的開場白來描述這段七年之癢般的感情危機。值得注意的是,無論是妻子還是丈夫,雙方雖然互相指責各自的缺陷與背叛,但當旁白問道:but if you had met someone first...? 氣氛瞬間尷尬起來,然後鏡頭里的人眯著眼,誠實的說:probably right.可見身處被禁錮的家庭系統之中,沒有人是永遠的騎士和聖母。婚外情並非是婚姻走向破碎的唯一解釋,但卻是被首當其衝作為法律判斷行為正當與否的依據,通姦罪的惡名甚至比強姦罪更令人不恥。

但凡涉及道德的命題,往往因為社會世俗的約束而使得問題避重就輕,因為大家都可以很保險的攻擊裸露在公眾視野下的傷疤,這種口誅筆伐不見得會給事情帶來進一步的解決之道,但卻是最安全,最顯示人文關懷的手段。例如討論通姦和小三的問題,焦點會停留在“道德淪喪”、“無恥”以及“邪惡”這些字眼,但實際情況下,為什麽會出現通姦和小三呢?

感情容易出櫃,當然也容易出軌。通姦的話,從字面意思而言,絕大多數情況下,肯定是跟性有關。而性本身就是一種由內而發,荷爾蒙驟升所導致的行為(熱衷前戲的朋友們可能對此多了一分解釋),但我們不能否認性慾確實是難以預測和無法控制的。但現代社會的俗成在於強調我們必須只能和一位伴侶相愛,發生親密關係。這種由婚姻護航的感情被稱之為“成熟的愛”,但我們的天性卻喜歡擇木而息,尋找更好的,更能帶來新鮮感的伴侶。我並非抨擊節制的,有規律的生活工作方式,因為某種程度上,我十分贊同現代文明即是建立於此種約束之上。但就像我上段所說,如果凡事都拿約束和道德來評判,我們的頭腦被禁錮于此,那就失去了討論的意義。

為什麽有那麼多的妻子選擇原諒外遇的先生,卻不原諒第三者?如果通姦罪,旨在維護家庭的秩序,那,現實的操作上,它維護的是什麼樣的家庭與秩序?事實上,我覺得通姦罪的成立旨在保護健康,完滿的家庭不受外界因素的干擾,得以使其可以正常的工作生產。對於一個政府而言,一夫一妻的異性戀家庭意味著穩定的社會結構和因生育子女而能合法的課稅,這也是爲什麽同性戀婚姻屢遭打擊的原因之一。而從女權角度來看待通姦罪的話,完全是對女性的迫害。因為這種父權社會的產物,給予了男性在婚姻中的特權,當然也會將男女區別來看待通姦罪行。

長久以來被強調的教義在於:男性需要並且有資格和女性發生親密關係。妻子的性冷淡以及不孕不育成為男性婚外情的合理藉口,尤其男性之間對此惺惺相惜,因為性作為一項重要的內容,被寫入婚姻的契約之中,成為眾人皆知的常識。當然,有些女性也喜歡性,並且將其作為生活品質中不可或缺的必需品,但相比男性在婚外情曝光之後,無形的特權給予的保護,女性卻更容易成為眾矢之的。看看我們的造詞:“小三”、“小四”無一例外都是用來形容女性。原諒我的孤陋寡聞,用以形容和指責男性的創意詞彙,倒顯得貧瘠和落寞。這種“昵稱”其實也是在維護以男性為中心的家庭秩序,仔細一看,原來還帶有一夫多妻制的痕跡,到底哪個才是正宮?

對於個人而言,通姦意味著伴侶對自己的背信和不忠。現代愛情的特點在於,要求對方的順從,並且控制對方的自由。以前倒還沒有這麼發達的通訊設備,所以情侶之間交流多半靠信紙魚雁往來,一方全面控制另一方更是不可能。但現在的手機和電腦,促進了情侶之間的交流,卻造成一種不安全感的誕生。我們會急於使用這些工具來控制伴侶,使其完全服從於自己的意志和戀愛軌道之中(當然這類通訊也是捉姦的好幫手)。

愛情的忠貞是一項古老而浪漫的演繹,與其孿生的背叛亦是在歷史中循環播放,只不過相比以前,現在抓姦的機率驟然劇增,這是要感謝科技文明的進步。等等,說到科技,打情色電話,網絡裸聊算不算不忠和通姦呢?如何定義不忠呢?只能用性來衡量不忠嗎?不忠的定義在擴大,這對於通姦罪的判決來說是挑戰。但如果僅限於性而言,那麼事情看起來就會更簡單。

儘管如此,女性出軌所受到的指責還是遠非男性所能比擬的,因為除了綠帽子——這個恒古不變的恥辱——女性与她们所生的孩子有血缘关系,这是毫无疑问的,但是父亲只能通过成为新娘唯一的男性交配者来保证与孩子的直系血缘关系。因此女性的不忠是个禁忌,因为这会潜移默化地影响遗传基因,造成血統的不纯正。(这也是我们至今还在努力解决的问题。)臺灣學者范雲曾經指出:通姦罪除了繼續成為男性懲罰婚外情妻子的法律武器外,另一方面,它更成了已婚女人用來處罰膽敢和她爭奪老公的外面女人的利器。這在實質效果上維護的是一個非常父權的婚姻想像:無論是男人借用刑法手刃淫婦,或是婚姻內的大老婆懲罰意圖篡位的“小三”。無論國內外,更現實的問題是通姦罪名的存在,很可能合理化了親密關係中,男性對於(疑似)出軌妻子、甚或女友的各種身體與精神暴力。

我朋友(安心,他沒犯通姦罪)推薦我看《紙牌屋》,其中有句名言是這樣說的:Everything in the world is about sex except sex. Sex is about power. Power is the old stone building that stands for centuries。既然性在某種意義上等同于權力,對於那些渴望擺脫婚姻圍城以及性鈍感的人來說,通姦成為一種標榜能力(ability)和獨立(independence)的象徵。通常這種能力和獨立被統稱為personal agency。但這種解釋存在兩種差異,1:我們在網路或顯示中,一些人總喜歡吹噓自己的桃色事件,然後惹來一陣驚羡,這就是一種炫耀能力的體現;2:通姦作為文化反叛的行為而被推崇,尤其是女權主義者。前者僅僅是出於自我的滿足和炫耀,而後者則是將矛頭對準了壓抑的社會,藉此宣洩心中的不滿和反抗。

文化反叛來說,有兩點值得說:角色扮演和一夫多妻(或者一妻多夫)。由於後者的論述足夠可以另起一篇新文來討論,所以我們先說前者。傳統的婚姻被視為政治和經濟的領域,它禁錮了老套的角色扮演,男主外女主內,或者說是男剛女柔。對於某些婚外戀者來說,家庭之外卻可以有更多的變化,男性可以可以是女性的角色,反之亦然。這樣看來,家庭之外的生活要比圍城之內要來得逍遙和自在。婚姻是我們的港灣,這話聽上去很諷刺,對不對?

當然我這篇文章可不是在教唆你去找婚外情,只是為你多年之後,在同學聚會上聽到越來越驚心動魄的離婚率而作鋪墊。(或者這種情況已然到來)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