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奇幻]梦幻由心莲(29)交出金边玫瑰

回 总目录  梦幻由心莲

上一章        强人所难

第二十九章          交出金边玫瑰

第二天,梦由心醒来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他走进大厅,跟弟兄们打了个招呼,正想着,该如何回复国王,才能显得不太失信。

却见两个兄弟拿着一张纸,急急忙忙跑进来:“由心,快看国王发的诏书!”他们跑到梦由心面前,一边说一边展开手里的榜文。

梦由心拿起榜文,只见上面写着:

梦由心英勇非常,亦有仁爱之心。更与淑媛公主两情相悦,并已将杀死火龙爆出的金边玫瑰赠与公主,作为定情信物。本王决定,为他们定下婚约,将军王宫守卫及举国兵权交于梦由心,并立其为王储,待本王百年之后,接任王位。

他看得大吃一惊:“我还没有同意呢,这榜文你们在哪儿找到的?”

“王宫里贴的到处都是。”

梦由心抓起榜文就想往外走,却听到门外一声高喊:“淑媛公主驾到!”

“你来得正好,”梦由心拦住刚进门的淑媛公主,举起手里的榜文,“这是怎么回事?我不是说还要商量吗。”

淑媛见他一脸怒容,连忙解释:“梦勇士,你别急,我就是来跟你说这事儿的。”

“好,你说。”

“浩威已经把王宫都围住了,他还把很多大臣都送进宫来,逼他们劝父王退位。父王和大臣们商议,只有先发下诏书了。梦勇士杀死了火龙,全国臣民都对你非常敬仰,只有这样才能让百姓相信,也才能牵制浩威,让他有所顾忌。”

淑媛说着,低下身对梦由心行了一礼:“我们也是没办法才这么做,还求梦勇士见谅。”

“就算是这样,你们也该先通知我一声啊。”

“父王说梦勇士昨天已经答应了,当时又事态紧急,所以我就……”

这时,一声呼喝和女子哭泣的声音,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是李自豪,只见他拉着一个女子,进了门往就前一推,女子顿时跌倒在地上。

“小颜!”金大山一看见女子,连忙上前扶起她。他气坏了,回头冲着李自豪就是一掌:“你这混蛋想干什么!”

“干什么?金大山,都是你,那天晚上,是你领着由心去见淑媛公主的,对吧?你问问这个丫头,那都是她们计划好的,就是要用这个方法,让由心留下来对付浩威,她们好渔翁得利。这一切全是阴谋,你自己去问她!”

“李自豪,你不要胡说!”金大山瞪他一眼,转身看着梦由心:“是,那天是我和小颜商量好的,但是淑媛公主她根本不知情,每年这时候,她都会去那里祭奠故去的王后。”

梦由心很吃惊:“你为什么要这么做?”

金大山深吸了一口气:“由心,我也不瞒你了。我喜欢小颜,我想留在这里,永远和她在一起。可是你走了,我们就不会有好日子过了,所以我也想你留下来。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你不要怪小颜和淑媛公主。”

“哼,这丫头说的可不止这些,”李自豪看盯着小颜,“她还是淑媛公主派过来,离间我们的。”

小颜听见这话,“扑通”一声就跪在地上:“奴婢仰慕梦勇士的威名,就是想来开开眼界,见识见识各位勇士的,真的不是公主派我来的。”

她指指李自豪:“是他,我刚才正在后院修剪花草,他忽然来问我淑媛公主的事儿,我实在不知道,他就让我说是公主派来的,要是我不听话,就杀了我。”小颜说完,哭泣着连连跪拜:“奴婢夜若有半句假话,日后定然不得好死。”

她那样子实在可怜,看得大家都起了恻隐之心,纷纷责怪李自豪,竟然去欺负一个可怜女子。

淑媛扶起小颜,望向梦由心:“这件事全是因我而起,不是小颜的错,还有这位勇士也是为了大家好,求你不要怪罪他们。”

“这怎么能怪公主呢!”梦由心叹了口气:“你这么深明大义,又处在这样的境遇里,难为你了。”

淑媛笑了笑:“我受点委屈没什么,只希望能够化解这场干戈!”

“由心,你竟然相信他!”李自豪瞪圆了眼睛,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

“够了,我有眼睛,我自己会看!”梦由心看定他,一字一顿的说:“该怎么做,不需要你来教我!”

“呵,呵呵呵……”李自豪干笑几声,后退了两步:“竟然是我枉做小人了,好,我走,你以后不要后悔!”说完,他就一转身,奔出了门。

大厅里顿时安静了,气氛有些尴尬,慢慢地,有人小声私语着。

“他怎么这么生气?”

“大家都是一起出来的……”

金大山脸上也有些挂不住:“又不是我让他走的,是他自己要走嘛。”

淑媛走到梦由心面前:“梦勇士,金边玫瑰的事,实在是事出紧急。我们是借的,日后一定奉还,还求梦勇士答应。”她说着,便要下跪。

梦由心连忙扶住她:“国王陛下能有你这样的女儿,真是他的福气。好吧,我借给你。不过,你要好好照顾这枝玫瑰,不能有所损坏。”

“可是心莲公主那儿……”

“心莲那边,我去说吧……”

“不必了。”一个清冷的声音响起,如同在风中碎裂的冰凌,是心莲公主。

她走过来,并不看梦由心,却是直向淑媛而去。她们四目相对,望着对方。

只是短短一瞬,却好像经过了一番较量,双方心思都已了然于心。

一个轻轻浅笑,看不出悲喜:“公主如此深明大义,用心良苦,心莲佩服。”

一个艳若鲜花,礼仪有度:“哪里,我只不过是为父王、为国家,尽一个女儿的本分罢了。”

“刚才的事,我都听到了。”心莲从怀中拿出金边玫瑰,那花朵和枝叶竟如初生时一样鲜嫩,全无半分改变。

“既然由心已经答应了你,这玫瑰,你就拿去吧。”

“这……”淑媛喜不自禁,却迟疑着不敢去接:“今天的事,实在是不得以,还望你不要介意。”

“心莲,”沉默中,梦由心开了口,“我正想去找你商量,你要是实在不愿意……”

“我要是不愿意,又会怎样?”心莲望定他,微笑中竟有几分凄然:“和李自豪一样吗?”

梦由心听了这话,一时竟不知说什么好:“我不是这个意思。”

“是什么意思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你答应了。”心莲转向淑媛:“更何况公主如此大义,我又怎能拒绝呢?”

说完她双手捧起金边玫瑰,将它举到淑媛面前:“还请公主好好待它。”

“放心,我一定会照顾好它的。”淑媛看着手里的金边玫瑰,尽管顾及公主礼仪,却还是忍不住的喜笑颜开。

“我累了,我要回去休息了。”心莲说着便向内殿走去。

“心莲……”梦由心想叫住她,却被她打断了话。

“你不要过来,”她看了一眼梦由心,“我想一个人待会儿。”

梦由心怔怔地,望着她的身影渐渐远去,只觉得心中涌起一阵失落。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好像还有另一股在力量拉着他,让他定在原地,并没有去追。


回 总目录  梦幻由心莲

下一章       老国王驾崩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