慢慢感知写作的本能

除了保证身命本体的存在,就是写作行为了。我曾想写作是为了生存,是为生存服务的,但是经过写作实践,写作与生存没有多大关系,就是那些实用的写作,在本质上,也只是写作的行为,与生存关系不大,如果硬要说关系,那也是写作偶然的功用罢了。

写作是独立的行为,我不信什么教派,但是从那些教文的方句里,我们会感受到那里面有一种超脱,是亲近生命,但又远离生命的东西存在。这些教文在本质上也是一种写作。

当我自己在阐明这个观点时,我自己也是被震撼的,自幼习书,对书有着天然的爱好,但因为是爱好,也仅仅是爱好,在生命苦难时,也常常想把生存与书连接起来,在经典的书籍里,也记录着,知识来源于生存的实践。

我也曾努力坚持着,学以致用的原则,从生活中,从具体地生存实践中去寻找知识,去找寻我生命的需要。但是无数的努力,我始终只能看到一个为几斗米而折腰的自己,我根本没有任何办法,在实际的生存实践中运用知识,运用写作的能力。

写作天然地存在于那里,不受任何人的命令和管理,就是想把生存安放于写作中,那也只是一个内容罢了。曾有朋友说,说话大于吃饭,我一度不解,现在也好像懂些。人的精神没了,就是能吃饭,也是植物人。

我没有能力去探查这个世界上写作的本原,但我可以想下那些写作的内容是什么,他们是怎样写成的,当然包括那一些数学,物理类的,至于宗教方面的典籍,我还是不敢涉猎,那好像与精神方面的东西连接在一起。我喜欢思考,但不能用善于思考来描述我自己。当然我也不可能记录下什么伟大的发现和认知。

打开百度APP看高清图片

写作仅仅是自己的,我不想连接过多,他没有与多少事物发生联系,也许写作仅仅记录下一个生命,一个曾经的生命,在写作那一个时间里的一些片段思绪。而我们的阅读,就是在看作者的思绪,作者的认知和判断,此外好像也没有什么了,至于作者所描述的事物,如果过于当真,阅读好像也没了乐趣,我们在看电视的时候,常常能感觉到那常识性的错误,但也并不能作为判断作者的作品低下,相反只是表示出作者与读者产生了共鸣。

写作从来也没有达到什么,完成什么,写作就是写作,如果硬要说什么,那也只说明作者的生命力不够或者身有疾病。真正的写作都不是在完成什么,解决什么的。以前我遵寻着写作是提出问题,分析问题,解决问题的思路进行的。但当我进行了大量的写作,好象这个套路并不存在,写作就是写作,它从来没有提出什么,分析什么,解决什么。当然无数的新人会否定我的这一个观点,但我想总有人会赞同这一观点的。也许这一个套路,是写作最低层次的一种表现吧。当你真正能够写作,能够用写作来与人世共处时,我想你并不在乎这一个写作的作用。

我想我还是只能低下的写作,我的写作还是没有达到一定的层次,我的写作还是仅仅是爱好。当本是秋日的阳光,却好象是冬日的阳光洒进房间时,我在笔记本上轻松的写着,因为我知道,我就算把生存的压力,困难作为内容写进文字中,也是起不到丝毫的作用。写作本就是一种低级的乐趣,他不是什么高级的乐趣,他与生存没有直接的关联。

当生命苦难重重,当生命没有出口,写一下也许就是自我感知下,看到一个还存在着的自己。当然更不可能寄希望于通过写作,走出生命的苦难,那是幻想。写作就是自我描写,描写出一个有个性和共性的自己,让一个明白清晰或模糊的自己显示在人群中。

生命本就解决不了什么,又何必想用写作解决什么呢,奋笔疾书又是什么,那是危险时的写作方式。并不是我不想尊敬写作,写作本就是这样,没有什么可尊敬的,也许有人会用写作达成什么,我想一切地广告和书籍可能达成什么,但至少我不会,我用写作达成不了什么。求爱中的写作,只会让自己更加无力,更加远离对象。世上最变幻莫测的是写作,最无用的也是写作。作品就是酒,喝过了也就喝过了。最多让读者醉下。但读者怎可会醉死于言下。

写作的最大作用也许就是伴随着作者走过一段时光,此外,我发现不了其它的作用。我们可以大量的看别人的写作,包括这世界上一切由语言文字所组成的作品。当看那些精美的文字构成,作品对读者的冲激,无不显示出作者的写作层次。

写作还是一种艰难的动作,不是随随便便就能达到炉火纯青的水平的,要想写得好,就必需具有硬本事,能精通词句,能精通文理,能了解编章,能制造编章。写作还是一种大功夫,一种玄妙的武学奥义。

文章的写作是艰难的,不是随便的事,文章涉及很多,这其间有无数的取舍,有义还有爱,写作无情,但人有情。写作是思义之事,是思理之事。

生活的艰难,让我想逃进自由的写作里,但是真正的写作,又怎会是自由的,写作有着无数的担当,无数的责任。这并不是作者想有就有,想卸就卸的。写作铺就人生,也造就人生,很多人无需写作,但他们绝对要思考,写作是工具式的思考。

写作是我们明白事理的一种方式,是我们在艰难中解决疑问的手段,只有通过艰难的写作,我们才能从一个比较宏大的角度看待事物,确定事物的本质运行。懈惰写作,实际上就是懈惰于思考,懈惰于人生。

做人应当认真思考,认真写作,把写作当作人生的要务,在写作里耕耘。只有懒惰的人,才会感到人生命的困难,人生的痛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