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谋杀了最爱我的黄莺

文/专三千

1

我曾经在森林里遇到过一只黄莺,它站在一根细细的树枝上,头仰得很高,忘情地歌唱。我被它的歌声拽到树下,我对它说:“你唱得真好听。”

它把头低下来看了我一眼:“我只唱给听得懂的人。”

我被它的冷漠和高傲所吸引,这是一只怎样的鸟儿,我要走进它的世界。

每天下午,我准时来到森林。我给它带米粒,有时是绿豆。它吃东西的模样很优雅,小心翼翼地把米粒啄起,然后用翅膀遮住头,轻轻地咽下去。

终于,我克制不住自己内心的狂躁,我问它:“你愿意跟我走,从此只为我一个人唱歌吗?”我跪在森林肥沃的土地上亲吻着粗糙的树皮。

它犹豫了一会儿说:“不行,你们人类对于太容易得到的东西都不会珍惜。”

我为它制作了一个鸟屋,在它的床上铺上丝绸,地板上是青花的水碗,开好的小窗上安着用翅膀可以打开的玻璃。我用木板把房子固定在树上,我对它说:“你进去试试。”

它从枝头跃下停在我的肩上说:“不用了,我跟你走。”

我指着鸟屋说:“那把这屋子带走吧”

它摇摇头:“留着,等哪天要回来的时候我再来。”

2

你简直无法想象家中多了一只黄莺以后会变得多么美好。我把MP3、磁带、音响一股脑全扔了。每天早上听着只属于自己的歌声,就算窗外飘着雨也觉得晴空万里。

但问题也随之而来,挂着的风铃要摘下来因为容易缠住它;蚊帐不能挂了,因为它的爪子会卡在里面;房顶的吊扇要拆掉,因为怕刮到它。

我在没挂蚊帐也没有风扇的夏天只拥有一只黄莺,它每晚趴在我的胸口入睡,我的右手轻轻地盖在它身上。就这样到天明,我不翻一次身,不挠一次痒,改了以前打鼾磨牙的坏习惯。

我问它:“你为什么要趴在我的胸口睡觉?”

它说:“你听我的歌,我听听你的心,我们扯平了。”

在一起久了,总会有些小矛盾。我突然有些厌烦它在唱歌时夹杂着的刺耳的高音。我甚至因此大发雷霆,它趴在我的胸口用翅膀轻轻地拍了拍我:“以后会注意啦。”我把右手盖在它身上,又睡到了天亮。

3

就在我沉浸于黄莺美妙的歌声无法自拔的时候,它跟我说:“我得告诉你一件事。”

我感觉到有些不对劲:“什么事?”

它低声说:“其实我之前为别人歌唱过。”

我感觉我被狠狠地锤了一下,不是在身上,而是在心里。我一直以为它只为我而歌唱,我以为那是属于我一个人的声音。我甚至开始觉得它当初的冷漠和倔强是那样的丑恶和虚伪。

我的眼睛有些模糊了,我痛苦地抓着脑袋,指甲嵌进耳洞,我想把之前进入我耳朵的声音都揪出来。血顺着我的双颊流下来,一滴滴砸在地板上。我咆哮着把整间屋子都砸了,它站在地板上默默地流泪:“你要是觉得不能接受,我就回那棵树上。”

血不再流了,我红着眼望着它在地板上瑟瑟发抖的样子:“留下吧,你现在不是只为我歌唱了吗?”

虽然我留下了它,但是在不经意间一切都已不同。我因握着它的一丝不是,开始了卑劣的行径,我将一切不满归咎到这个问题上,在它身上发泄。长期的室内生活让它飞翔的能力大大减弱,用力扑腾扑腾只能飞到桌子上,有时候我甚至认为它是一只鸡。

它对我却更加无私,它为我唱到咳血,我看到它用翅膀偷偷抹去嘴角的红点。我佯装关怀喂它吃药,心里却在想:这都是你应该做的,弥补你的过去。我接纳了你的过去,你承受这一点没什么不妥。

4

这天清晨我对它说:“我想去城里看看。”

它用头蹭了蹭我的胸口说:“去吧,我在这等你。”

我来到了一个更大的世界,城市的绚丽让我沉醉。我遇到了另一只黄莺,它站在电线上唱歌,我在底下站了半个小时。它惊讶地看着我:“你听懂了?”

我说:“没有”

它说:“那你站着干嘛?”

我说:“我家里有一只黄莺和你很像。”

孤独而热闹的城市把我和城里的黄莺慢慢推近,我偶尔回家与家里的黄莺相聚,偶尔提起那只城里的黄莺。

我渐渐被城市那只黄莺吸引,它在灰蒙蒙的天空划出一个圈,它咬着云的尾巴四处游荡,它在阳光下熠熠生辉,它开心地盘旋在我的身旁,它也为我歌唱。

我们坐在公园湖边的木椅上,风很大我把衣服拉紧对它说:“我给你讲讲我和另一只黄莺的故事吧。”

它很认真地听完了,我松了一口气,终于有人与我分担这个负担。我无耻地伤害了家里的那只黄莺,我把它最隐私的秘密告诉了另一只黄莺。我知道一只黄莺被囚禁过意味着什么,这是一只黄莺最尊贵的荣耀被剥夺的象征。

城里的黄莺以为我是一个忍受痛苦的人,以为我是一个懂黄莺的人。其实我只是佯装洒脱,用可耻的手段拉近我们之间的距离。

我开始听懂城里黄莺的歌唱,它的高音嘹亮,它飞翔的姿态让我着迷,它让我沉醉。

我再一次回到家中,黄莺迎了上来,我平淡地摆摆手。夜晚躺在床上,它趴在我胸口,我勉强把手盖在它身上。

5

半夜我猛然惊醒,我的胸口湿了一大片。它正趴在我的胸口啜泣,我不敢相信一只黄莺可以流出这么多眼泪。我轻轻地抚摸着它:“你怎么了?”

它哆嗦着抬起头看着我:“我听不到你的心跳了。”

我摸了摸胸口,心脏有力地跳动着。

它说:“你听懂了别的黄莺的歌是吗?我想我要回到树上去了。”

它笨拙地站起来,扑腾扑腾地飞起,又摔在地上。它用翅膀拍拍身上的土,又用力地飞起,越过窗台,像一颗流星一样地坠落。

我回过神来,跑到窗口,望着地下躺着的那只黄莺。我猛然惊醒,它当初也是一只咬着云的尾巴飞翔,唱出嘹亮高音的黄莺啊。

它流的泪那么多,里面应该还有它哭化了的心。

END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