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香花开

回去探望父母,忽然发现大门西北角那棵丁香树开满了雪白的小花,闻着幽香,看那身姿,禁不住靠近它。

图片发自简书App

它洁白而不刺目,馨香而不浓烈,默默地在墙角开放。

这是什么时候种的花?父母亲也很茫然,只知道它是儿时的我种下的。经年之后,它已长大,多年圣洁如是,直到今天,才引得我的注意。

天马行空地想象一下,我到底从何处把它移过来的呢?

也许,是多年前的下午,我拿着小竹篮去拾麦穗时,无意捡回的一株雏根。也许是幼时挖野菜时,无心挖回的一棵幼苗。也许是和小朋友扔沙包时,在沙包落下的地方,我好奇地盯住了它,并且带回了家……

往昔俱已模糊,顽强如它,无心栽下的幼苗,如今已等身高;执着如它,年年在我回家的时节,拼尽了力气地怒放;圣洁如它,或许,那是我儿时种下的梦想,亦幻亦真,亦诚亦切。

一阵轻风,那开得最热闹的一枝,轻轻扯住了我的衣袖,摇曳中,像一个撒娇的孩童,娇俏地说“带我走吧,我要跟你回家!”

我一阵惊喜,它如此可爱。又笑着摇了摇头,想想家里每一处空间,书房太小,客厅无阳光,阳台狭窄,满当当的房间,已无处找到适合它的位置。

缓缓抽开衣袖,转身离开。但愿,身后儿时的梦幻,繁星般依旧灿烂。正如那一缕清醇,闻之入心,啜之归脾。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文:ruesunny 说来惭愧,母亲爱花,我是近几年才知道的。16岁当兵离家,心里装不下任何人,更不懂得观察身边的...
    平白书阅读 371评论 15 14
  • 毕业十年了,每逢丁香花开时,木子总会想起那年春天开的丁香花。 那年,木子刚满十八,高中毕业。木子离开家乡去外地上大...
    半醉落凡尘阅读 125评论 0 8
  • 今日是芒种。校园里那一丛丁香又开了,挺准时的,在六月初芒种前后。 我喜欢这些小花。不单单是因为它们的颜色是紫色的。...
    送人玫瑰翔鸿阅读 136评论 2 6
  • 文/sean Ⅰ...... 那年,我22岁,青涩年华。 那个年代,舒婷和北岛的朦胧文学浪潮刚刚席卷过神舟大地,三...
    sean98阅读 192评论 0 0
  • 当你拥抱过初恋,第一次真正爱过一个人之后,才会发现,漫步在未来的每一段感情路上,无不是在重温那最残忍的昨天。 把曾...
    龙极王朝阅读 603评论 0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