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友爆料杨永信网戒中心关停!为什么还有父母在将孩子送入地狱?

【全文共3416个字,31张图片,预计阅读时长9分钟】

2月20日15时32分,有网友发微博称,亲自到场确认杨永信网戒中心关停了,这则新闻再次将“雷电法王”杨永信送上了热搜。

“杨永信网戒中心”对于我们很多人来说可能只是一个地方,但对曾经在里面接受过所谓“治疗”的孩子来说,那段经历犹如在“炼狱”走一遭。

杨永信的梦魇到底有多可怕?

孩子,这是“神迹”啊!

2008年以前,除了山东当地人民和全国个别家长很少有人知道“临沂市精神卫生中心”这个地方,而2008年以后,网友更喜欢叫它“杨永信网戒中心”,而对于在里面“治疗”过的孩子们则更愿意叫它“炼狱”

在杨永信风头正盛的时期,有这样一段视频资料展现了他的神乎其神

网戒中心里有一间13号治疗室,仿佛有着神奇的力量。任何子女,无论多么不听话,无论怎么反抗怎么叛逆。只要进入房间40分钟出来后就像换了一个人,轻声细语百依百顺,有的甚至当场向父母下跪忏悔以前种种不懂事的行为

听信了宣传的父母仿佛入看见了引路明灯一样,用尽手段把自己不争气的孩子送到这里,交上一大笔治疗费,指望着孩子能在这里脱胎换骨,成为他们心目中理想的子女。

那么这40分钟究竟发生了什么呢?

爸妈,这是“炼狱”啊!

09年央视电台记者柴静为了深入了解杨永信治疗手段,对网戒中心进行了调查,而这次调查也揭开了也将这万恶的“炼狱”展现在大家面前。

到底是什么神奇手段能让一个叛逆的孩子在不到一小时就变成乖乖娃?

是强力的心灵鸡汤是神奇的后悔妙药?不,都不是,而是令人痛不欲生、惨无人道的电刑

很难想象以前用来逼问重犯的电刑会用在孩子身上,难怪孩子们在短短一个小时的便能“洗心革面”。

下面是柴静采访接受治疗的少女“小张”的一段对话:

“你在这接受过电击治疗吗?”“接受过。”

“疼吗?”“有一点疼,但不是很疼。”

“你能接受吗?”“能接受。”

“为什么需要这样的疼呢?你觉得?”“它那个能让大脑清醒,能在内心深处思考问题。”

“为什么疼痛的时候你就能清醒?”“它只是一点点疼,那种微痛。”

“你觉得你是真的清醒了吗?还是因为你因为害怕所以服从?”“真的清醒了”

“真的吗?”“真的!”“为什么哭了呢?”“我没有!”

“你在流眼泪。”“没有,我想呆在这,我想治网瘾!”

但孩子怯懦的状态、红着的眼睛和不由自主落下的眼泪告诉我们,这不是孩子真实的想法

止不住的眼泪,能让我们感觉到孩子深深的恐惧。但更加让人担心的是,长期的恐惧逐渐变成屈服,变成麻木,变成认同……

为了加强对孩子的管制,杨永信不仅采取全封闭式的监管,还会将一些能够服从他86条铁律、表现“良好”的孩子提升为干部,而这些干部的任务要么对“不安分”的孩子进行电击,要么就是隐藏在孩子中,如特务一般的监视着这些孩子

这样就产生了杨永信的“护卫队”,而这样的举措也让孩子们每天的生活过得胆战心惊,不敢去信任何人。

他们不知道,昨天是否还听你诉说悲痛的朋友,转身就以“网瘾”复发为由将你告发到“叫兽”那儿。

而这些孩子之说以不敢讲真话的原因或许就在这里吧,可是这些孩子真的有“网瘾”吗?

最开始可能确实有些孩子是因为沉迷网络的原因被送到这,可随着中心的名气越来越大,只要孩子叛逆、不听话,就会将孩子送到这儿。

经过13号室1个小时的“治疗”,那些没有网瘾的孩子也就成为了“网瘾少年”。

那么将孩子摧残伤害到这个地步,到底该由谁来负责?是那些不听话的孩子活该受罚?还是实施电刑的杨永信?还是费尽心思、连哄带骗也要把孩子送进“炼狱”的父母们?

父母把孩子骗进“炼狱”,凌虐把孩子变成“恶魔”!

父母用孩子身心健康做条件,为自己失败的教育买单

大部分家长将自己的孩子送进网戒中心的理由总是孩子太叛逆、管不好,说了不听、哄也不行、打更没用,希望杨永信能够帮助他们解决心病和难题。

可在对孩子的教育上,这些父母真的已经绞尽脑汁、费尽心思、做无可做了么?

在柴静的报道中提到,孩子的问题大多是家庭原因造成的,父母忙于工作无法陪伴成长,长期争吵影响孩子心理,粗暴打骂忽略孩子感受,这些都会对孩子的心态产生影响。

慢慢的,他们开始在网络上寻求快乐染上网瘾,他们开始在社会上结交朋友流里流气,他们开始用沉默来对抗打骂愈发叛逆

这些父母总是会控诉着“孩子不懂事,自己没办法”,而实际上,他们只是在不停地坚持错误的方法,却妄想得到正确的结果。反反复复求而不得后,他们不去反思自己的方法是否正确,而把所有的原因归咎于孩子。

这时,杨永信的出现仿佛给他们失败的教育结果带来了希望和光明,甚至不惜将孩子送到“人间地狱”

让人值得深思的是,当很多家长用诸如参加婚礼,亲戚病重等理由欺骗孩子去网戒中心时,几乎每一个孩子们都会毫无保留地相信他们。

在孩子们的心中,即便和父母有什么矛盾,一家人的本质是不会变的,父母总不会去害他们,可他们错了……

接受过网戒电刑的胡凯斌听到风声说要再次被抓进网戒中心继续治疗,然后他用刀划了手腕企图自杀。他的举动吓坏了父母,他们向他保证不会再送他进去,但几周后他还是被抓回了网戒中心。

父母用孩子人身安危做赌注,为自己愚蠢的坚持买单

看到这里大家也许会说,很多父母也许一开始并不知道孩子进去后悔遭受如此酷刑,否则怎能忍心眼看自己亲生骨肉进去受罪。

但,现实却并非如此!还是有很多父母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反正看不到希望,不如堵上一把。

这一赌,赌上了孩子的信任,赌上了孩子的健康,甚至赌上了孩子的生命……

央视在时隔七年后,2015年再次收到了对杨永信网戒中心的举报,举报中称自己以及“盟友”仍然在遭受着网戒中心的酷刑。

这并不是好事者的谣言也不是当初受害者的污蔑,据央视报道,临沂市精神卫生中心网站公布数据显示,杨永信网瘾中心在2009年央视曝光后收治人数曾经下滑过一段时间,却在2012年后开始反弹,2015年甚至到达了900人的历史新高。

虽然央视已经曝光过他们的残忍手段,可这些父母们还是十分执着地将孩子推入深渊!

而当问起是否知道杨永信所采取的极端手段时,很多家长都说知道。但当问明明知道为什么还要将孩子推进这个恐怖的地方时,他们的答案千篇一律:我管不了,没办法了

“不管黑猫白猫,抓住老鼠就是好猫”,“只要不打死,能治好孩子我都能接受。”,“能接受,因为都是对孩子好。”

真的很难想象,这些话语都是出自孩子亲生父母的口中!

可是将孩子送到了网戒中心,他们真的就能成为父母心目中的样子了吗?

父母用彼此互相伤害为代价,为自己狠心的选择还债

16岁的男孩小勇,被父母骗进了网戒中心。在经历了吃喝拉撒都在一个房间的小黑屋,经历了残忍粗暴的手铐禁锢、鞭刑惩罚,经历了喝下洗衣液为了就医逃离后,终于在学期完成后离开了那里。

但对于他来说,人虽然离开了,心却永远死在了那里!回到原来的生活中,他已经不再信任任何人,手里时刻都握着一把刀。

用他的话说:如果再要被送进去,要么捅死他们,要么捅死自己……

16岁女孩陈欣然,在父母的哄骗下,被送到戒网中心惨无人道地虐待了100多天,回家后性情大变,做了一系列骇人听闻的举动。她捆绑刺伤自己的母亲,气病自己的父亲,还将他们多次赶出家门。

最终,母亲在她八天的控制下,不幸去世。

18岁的李敖,同样是在父母的哄骗下送进了网戒中心,虽然刚刚送走,母亲就开始担心,但这一切却都来不及了。

48小时后,接到中心的通知说孩子中暑,让他们赶过去一趟,可见到孩子时,却已经是在殡仪馆。

到了殡仪馆后,只看到了李傲尸体上的满身伤痕:“全部都烂掉了。全身上下全部都是青的。前胸后背,胯,胳膊,头上,脚,小腿……全都是伤。”

此时再多的悔恨和泪水,也换不回孩子的性命了。

这样极端的事例还有很多很多……

孩子们在炼狱中饱受摧残后,脆弱的内心也被恶魔占据。从网戒中心“改造”回来后的他们,面对着曾经最为信任却又骗得最真、伤的最深的父母,曾经的爱和依赖早已消失殆尽,剩下的只有憎恨和怨愤,只有被炼狱折磨后的恶魔

地狱仍然存在,谁来保护孩子

杨永信之流代表的是一个400亿的市场

杨永信网戒中心事件不仅仅是个例,还有2017年在网上爆出的“豫章书院虐童事件”

杨永信事件只是个开端,豫章书院事件更不是结束。有网友调查显示,杨永信和豫章书院代表的是一个高达400亿的市场

天津、南昌、合肥……这些机构以着各种书院、中心、学校的方式存在着,打不尽、灭不光。

本以为,接受曝光的杨永信和豫章书院院长,按道理来说应该接受严重处罚。可是据网友爆料,杨永信仍然在原工作医院以主任医师的职称不定期出诊

豫章书院院长虽然现在消失在大众以及媒体眼前,但我相信只要他愿意,他完全可以再另一个地方开办“鲁章书院”、“津章书院”

因为只要有孩子不服从家长的管教,只要某些家长还抱着把自己孩子送到这些“网戒”中心的想法,这些“网戒”中心就仍然有存在的价值。

难道除了害人的网戒中心,真的就没有别的办法了么?

方法始终存在,只是家长“太忙”

“童话大王”郑渊洁,我相信大家都不陌生。

可大家也许不知道的是他的儿子也曾经染上过网瘾,而郑渊洁并没有靠着“网戒”中心来戒除孩子的网瘾,而是靠着自己的用心陪伴

他认为,一些孩子有网瘾,一个原因是游戏比父母有意思,游戏中大家都会平等的对待自己,而不会像父母一样整天只会对自己呵斥。

而另一个原因是父母严厉的方式让孩子停止玩游戏,激发了孩子的逆反心理,于是他们会变得更加迷恋网络。

他在家中的冰箱上贴了一个表格,家里所有成员的名字都在上面,每月进行一次电脑游戏家庭比赛,大家都努力获得大赛第一名。

久而久之孩子反而不沉迷游戏了,因为他觉得自己玩游戏不如和家人在一起,自然就放弃了游戏。

很多家长在教育孩子的时候总是会给孩子去下达一个个“你应该,你要做,你必须……”的命令,却完全忘记了孩子也有自己的感情,也会产生厌恶。

当下达的命令多了,自然孩子就会产生叛逆心理,而郑渊洁却用自己的方式让孩子产生了“被重视”的尊重心理

但对于有些家长,还是会不停地强调工作的忙碌,强调孩子的顽劣,强调自己的无奈,却没有去真正为孩子做出些改变。

陪伴和尊重永远是最好的解药

网戒中心最可怕的,不是他残忍的手段,凌虐的待遇,而是他们对心理的打击和摧残。

但比网戒中心更可怕的,是父母们让网戒中心、让孩子自己、让一生悔恨来为自己教育失败买单的惰性心理!

其实,网瘾和叛逆并不是不治之症。只是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融化寒冰也不能贪一时之功,长年累月缺少陪伴带来的伤害和影响,一定要靠耐心细致的陪伴与呵护去抚平、去化解。

请记住,陪伴和尊重永远是最好的解药!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