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过才有发言权—2018.12.16

知道我今下午有地面课,老公说要接送我,我不假思索的说“不用,我自己开车去”。话已出口才意识到,前几次他说要接送我,我也是这样回答的,好像条件反射,只要他的开关一启动,我就会给出同样的答案,而对于他为什么这么说,我根本没有走心的去思考过。有了这份觉察,我找补着说到“三个小时,你在外面等着时间太长,不等着来回窜太辛苦了,我还是自己开车去吧”。老公说他在周边采买点东西送回家,顺便遛遛狗,晚上下课我俩可以出去吃个饭。

心中有什么,眼中有什么,我变了,世界就变了。我看到了好的开始,知道会有完美的过程。晚上吃饭的时候,我引用了李老师上课说的一段话“最优秀的人榨取的是不优秀人的资源,老师只关注优秀的孩子,很少关注落后的孩子,老师通过批评落后的孩子鼓励了中间的孩子,使得优秀的孩子越来越优秀。在心理学视角,学渣为班级做出的贡献最大,为中国做出贡献的是社会的最底层。”感慨的对老公说“想想儿子,想想这句话,我感觉说的挺有道理。”老公说“学渣进入社会,还要在底层打拼,干底层的事,过底层的日子,继续拱托那些昔日的学霸们……”接着他谈到了很多跟老师这观点相似的,需要让我琢磨半天的事情。

心花怒放

沟通是双向的,是最有效的交流方式,这个常识谁不懂,还需要学习吗?以前从来没认为自己不懂得沟通,当我今天按照李老师对沟通拆分出的更具体的“一个想说,一个想听”这个原则进行实践的时候,才明白只有一个人真心想听的时候,另一个人才会打心里想说,听的态度比说更重要。我今天把评判性的耳朵放置一边,带着倾听之耳去享受整个聊天过程,感觉就像是在欣赏一首歌曲,优美流畅、浑然天成。

酒足饭饱之后放眼望去,大多数围坐一桌的食客都在右手用餐、左手划拉手机,而今天我俩聊得忘记了手机的存在。这不仅让我想起了上一次吃饭的场景,也是我们两个人,好像也是吃酸菜鱼,不记得当时我提起了什么话题,老公在低头看手机没接茬,我建议他把手机放下,可能是语气不友好或者其他原因,他依然自顾自的看手机。有效沟通的双方,一个想说、一个想听缺一不可,当一个说者读不懂对方的需要,在别人不想听的情况下强行介入,有效的沟通不可能实现。

交流的五个层次:沟通、说服、吵架、缄默、谈判,从左到右情感越来越淡漠,理性越来越显著,交流过程尽量做到多讲情少讲理。一个妈妈因孩子未完成作业被老师请到学校面谈,妈妈跟老师谈完之后回到家迫不及待的跟孩子约谈。“谈”者处在主动的一方,拥有控制权,“谈”的是理,有点公对公的味道;被“谈”的孩子那一方,体会不到妈妈的理解和温情,会不由自主的处于防御之中。这种约谈能达到什么样的效果可想而知。

在亲人间、朋友间能够让感情充分的流淌,不加入“你对还是我错”的理性评判容易吗?试试吧,try过了,自然会拿捏有度。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