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现在,连你也是我的了!

96
三千墨M Verified account
2018.03.07 19:06* 字数 3986

      2018年3月7日  星期三      雨

本故事纯属虚构,祝有情人终成眷属,女神节快乐!

图片发自简书App

1、

“晓彤,我又TM的失恋了!”俊辉打着酒嗝,脸红到了脖子根。他端着酒杯,神情恍惚地用手指在空气中比划着,酒水四溢。

“不用算了,加上初中那次,你已经第五次失恋了!”我放下包,扭身不屑地白了他一眼,心想又是这样的破事深夜把我叫来,真烦人!

心里却又莫名地丝丝甜蜜,都半年多不见了,没想到他还记得我。

我向帅气的酒吧服务生打了个响指:“麻烦来杯新加坡司令!”

“拜托你有点出息好不好?每次失恋就用酒来灌醉自己,关键是还要拖累我!你都大学毕业这么久了,难道只有我一个可以随时被骚扰的朋友吗?”我不耐烦地数落道。

“哎!还真是这样,晓彤,你就是我的唯一!”俊辉醉醺醺地将一只胳膊搭在我的肩膀上,嘿嘿傻笑着,眼神迷离而又痴情地凝望着我。

唯一?这个词用得……不知怎的,竟听得我心跳加速,小鹿乱撞,有些走神了。

我却不动声色地挣脱他的手臂,藏住自己的小心思。

这时,服务生刚好将调好的新加坡司令递了过来,慌乱中我碰掉了上面那颗红嘟嘟的樱桃。

“不好意思,我再给您来一颗!”服务生抱歉地要将酒收回。

“不用了!这样也挺好的。”我倒是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那可不行,少一样它就成普通的酒水了。就像爱情,少了一点就永远只是友情。”

服务生意味深长地瞄了我们一眼,果断地将酒水收回,而我却深陷在他刚说的那句话里不可自拔。

2、

我跟俊辉是从小到大的同学,初中高中甚至是大学,我们都在同一所学校里读书。而且我是女的,他是男的,我们是三观一致、无话不谈的好朋友,是不是很巧?

是不是怎么也得整出点什么事情来?可是我们还偏就风平浪静地一路走了过来。也许想发生点什么事情只是我单方面的一厢情愿吧?我沮丧着。

他压根就只把我当成一个兄弟,一个铁哥们。

他经常嘲笑我的身材,追在我身后唱着:“一根筷子哟,嘿嚯嘿…….”

他嘲笑我的发型,时不时将五指插进我的短发里,猛地乱搅一气,送给我一个怒发冲冠既视感。

他嘲笑我的装扮,说我从不穿裙子,是因为腿太粗,像长毛象的腿那么粗……

“哎,晓彤,你什么时候把头发留长了?”俊辉像发现新大陆一样,眼光扫向我的披肩长发,他伸出手缠住我的一指发丝,玩弄起来。

空气里有股微电流穿过,酥麻的感觉。

我不自然地拿起重新送过来的新加坡司令酒嘬了起来, 眼睛却直直地盯着樱桃不敢移动,生怕再次弄丢了它,更生怕惊动了身边人。

“晓彤,我是不是不怎么招女孩喜欢?都五次了!”俊辉收回手,然后叉开五个手指头举到我眼前。

“刚好一巴掌!初中那个女生,你还记得吧?嫌我太幼稚了,不要我也罢。现在这个女孩又嫌我老气横秋,跟她有代沟,花我钱的时候挺贴心的,现在我的钱花光了,就要跟我分手……”俊辉喷着酒气懊恼道。

他仰脖子将手中的酒喝光,叫嚷道:“晓彤!这女人真他妈的不是什么好东西!”

我把酒杯往吧台上重重地一顿,斜睨着他,眼神发出蛇信子般警告的光:“你说什么呢?!”

俊辉被我的眼光戳醒一半,他缩着脖子,讪讪地笑道:“看你晓彤,我又不是说你,在我心中,你可不是一般的人,在我心中你就是神一般地存在……”

我听到心里有花开的声音,原本犀利的目光融成一汪春水。

俊辉拿过酒瓶“哗哗哗”地倒了起来,嘴里小声念叨道:“在我心里,你根本就不是个女人……”

“你!”我气恼地起身,一巴掌朝他的脑后扫去。

冷不丁地中招,酒洒了一桌子。俊辉呀呀怪叫地捂住了后脑勺:“看看你!原形毕露!哪有一点女人样!”

冷哼一声,坐下,我从包里掏出一颗烟点燃。

“难怪没男人敢要你,这么凶!”俊辉还在不依不饶。他一把抢走我嘴边的烟,恨恨道:“还抽烟!”随后塞进自己的嘴里。

“那么今天你把我找来,只是要揭示我不是女人这个事情咯?”我斜了他一眼,立起身作势要走。

俊辉愣了一下,立马挂上一脸讨好的笑:“不是不是,晓彤你身上的优点太多了!可圈可点,是那些男人不懂你,比如说……”然后他眨巴着眼睛望着我想了老半天,硬是没憋出一条来。

我忍不住“噗嗤”一笑,用一侧肩膀撞了他一下。

他还是这么搞笑,从来就没个正经样。别看他今天为了失恋要死要活的,明早准又是一副没皮没脸的样子。跟他在一起,就算是接他的包袱,也会觉得有趣。

正是因为这样,我才一直暗暗地喜欢着他,因为跟他在一起很放松很舒服。

也正因为这样,我一直不敢告诉他我喜欢他,因为害怕说出来,被他拒绝后再也看不到他有趣的样子。

这么久了,他也应该能够感受到我对他的好感吧?我痴痴地望着一旁打着酒嗝唠叨没完的男人,享受般地听他把天下所有的女人都诅咒了个遍,当然强调除了我和他妈。

“晓彤!你说……”冷不丁他抬头撞见了我花痴般的目光,不由得止住了话头。他挑着眉眼,猛然凑到我的面前,怪声道:

“晓彤,你现在媚眼如丝,双颊潮红,居然像个女人了哎!这酒的后劲这么足?”他一把夺过我的新加坡司令,想要尝尝。

我振奋精神跟他往回抢,一不小心,那颗红嘟嘟的樱桃被撞落到地上……竟像犯了错一样,我惊怕地将眼神投向那个帅气的酒吧服务生,他正忙着并没有看见。

庆幸自己的小心思没人发现,我偷偷地将樱桃捡起重新放回到酒杯里,心想这样还会是完整的吧?

3、

“晓彤,我们半年多没见了,你过得还好吗?”

终于想起关心我了,跟他相处这么久,一直都是我在默默地聆听、陪伴、分担。

“很好啊,找到工作了,有钱了!”我从包里翻出卡,“啪”的一声重重地放在吧台上,得意道:

“今天我请客哦!”

俊辉摇摇晃晃地将手指压在卡上,目光复杂地望着我:“晓彤你真棒!为你打CALL!从小你就比我棒,一直帮着我,一直一直都是你在帮我……你真强!”

“真强,强到我都不知道自己能够为你做些什么!你就像我妈一样,时刻护我周全……”

我欣慰地伸手拍拍他的肩膀,心想这孩子终于长熟了,知道感恩了!

“可是晓彤!你这样很不好哎!”画风突变,他直起身子,一脸正色地朝我喊道。

我懵了。

“晓彤,我是个男人!你这样让我很没有存在感,没面子,很不舒服……我……我先来口酒!”他一仰脖子又灌下一杯。

“反正都是醉话,晓彤你当真也好不当真也罢,我今天在这里一吐为快哦!”

“其实上大学的时候,我曾经想过向你表白,可你总是一副无欲无求的样子,搞得我没有半分勇气向你开口……”俊辉自顾自地说着,沉浸在自己的思想里。

“因为,你什么事都能自己搞定,除了不能站着拉尿外,男人会的你都会……呃!那还要我干嘛?”

“听说日本人发明了个东西,女人一样可以站着拉尿呢!”我急忙插上一句。

“晓彤,晓彤!你能不能有个女人样啊?!呃!”俊辉打着嗝无力地趴倒在桌子上。

“晓彤,你知不知道,其实我很想爱你呢……”迷糊中,俊辉竟一把抓住我的手,然后头一歪,不省人事了。

“俊辉……喂喂!”我着急地推了推他,第一次听到他对我说情话,除了震惊外我还没有听够呢!仿佛做梦一样,还是真的只是他的醉话,唉!

望着吧台上或立或倒的酒瓶,不醉倒才怪!腾出闲着的手,我抖抖索索地摸出一支烟,吧台服务生突然凑近,“啪”地弹开打火机帮我点上。

“谢谢你啊!刚才的话你都听见了?”我朝服务生点点头示谢,然后自顾自地碎碎念了起来:

“你说他傻不傻?明明知道我也是爱他的,当时他向我表白的话,我是肯定会答应的。可他却居然这么多想法,我难道做错什么了?”闷闷地吐了一口烟。

“我对他好难道错了吗?我也想他对我更好啊,可更害怕失去他……很多人不就是因为捅破了那层纸结果成了路人了吗?我可不想失去他,即使站在一边看着他幸福我也愿意!”

服务生重新递给我一杯新加坡司令:“刚调好的,算我请你,那杯樱桃掉了就不要再喝了!”

“啊?”我嘴角衔着烟,愣住了。心想莫非这小子看上我了?

“呃……我有女朋友的,你别想多了。”服务生淡淡地回了一句,将我的臆想及时扼杀于萌芽状态。

那么就是同情我咯,错失吾爱……我不客气地拿过杯子吸溜了一大口,太急,呛到了!鼻涕眼泪糊满一脸。

服务生递了一张纸巾,白了我一眼:“你啊,还真不像个女人……继续喝,有惊喜哦…..”

“惊喜?”我疑惑地望着他。服务生正眨巴着眼睛戏谑地看着我。突然感觉俊辉握我的手加大了力度,我急忙向他望去,然而并没什么动静。

好吧,我倒要看看有什么惊喜!我欲作豪饮状。

“慢点饮,细水长流。”服务生在一旁提醒。

好神秘哦!我的心莫名地激动起来。

咕咚咕咚……嘎嘣。正喝着,我的牙齿突然被一个硬硬的东西给咯到了,急忙停止,将异物吐了出来。

灯光下,这个异物忽闪着耀眼的光芒,竟是一枚钻戒!

被握的手突然一凉,是俊辉将手移开了。

我急急地转过脸去找他,却被一大束火红的玫瑰挡住了视线!

“俊辉!你在搞什么鬼!”我喊道,伸手拨开花,却看见一张笑得像花一样的脸,此刻俊辉正单膝跪地,双手捧着玫瑰,样子既紧张又滑稽,却毫无醉意。

“晓彤!我想对你表白已经很久了!但一直不敢确定你的心意,总觉得自己配不上你,今天你给了我勇气!”

“在一起!在一起!在一起!”

不知道什么时候,周围涌上了一群人,在帅哥服务生的领头下,齐齐鼓掌喊了起来。

阴谋!我一脸的黑线,内心却欣喜若狂!

“你不是刚刚失恋了吗?”我佯怒道。

“你如果不答应做我的女朋友,那我就真的失恋了!”俊辉可怜巴巴地眨着眼睛,一脸的坏样。

哼!说得好像我是他的囊中之物一样。

我压制住内心的狂喜,默默地将戒指推离视线,冷着脸地望向另外一边:

“我不答应!”

周围响起一片惋惜的交头接耳声,俊辉的脸垮了下来,单膝下跪变成了盘腿坐在了地上,像个耍赖的孩子。他涨红了脸喃喃道:“原因呢?是因为我曾交往过女朋友吗?”

我双手抱在胸前,冷冷道:“迟了,我有男朋友了!”

“结婚了?”

“没有。”

“哪里的?我要跟他竞争!”俊辉从地上窜了起来,眼光里闪着狠意!

我一时语塞。

“是谁跟我一样没有眼光,会爱上你这样的女人!”他突然补刀。

“你!”我气得跺脚。

“好吧好吧,我就不再勉为其难了……东边不亮西边亮,我找别人去!”俊辉眼里闪着狡黠的光,伸手要将戒指收回!

这下轮到我急了,嗖的一下,我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将戒指先一步抢到手里,白了他一眼:“这已经是我的了!”

“哎!你这个女人,你不是……”

不容他说完,我一把扯过他的衣襟,恶狠狠地凶道:

“现在,连你也是我的了!”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