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朝人的现代生活:炒股溜,怼城管,宠物养上天,还用自来水!

字数 5975阅读 458

华夏民族之文化,历数千载之演进,造极于赵宋之世。——by · 陈寅恪

过好今天,活在当下,不让今天空空虚度,抓住今天的每一个机遇……今天的我们早已被这样的鸡汤所充斥了。但是这样的“真理”确是今天教你“坚持必然成功”,但回过头就又会对你说“放弃有时也是一种收获”……

这尼玛……

你生无所恋的样子

思前想后,心头不免空唠唠的只剩下一句:即是懂了如此多道理,却依然过不好这一生。

过的像宋瓷一样精致,是后人对宋朝人的生活最精辟的归纳。只因为,在千年之前的宋朝,人们在社会、文化、经济等空前发达的情况下, 生活已然十分的讲究了,能有多讲究?

就是你现在的上班时候的样子!

这是你上班时候的样子吗?

在今天,依然有不少专家学者认为,中国历史在中世纪时期“由唐转宋”是件中国历史进程由几近黄昏转向凌晨破晓的时刻,甚至说是有过之而不及也尤为不可,那么,那些“如同是宋瓷般精致”的生活到底是怎么样的呢?

究竟是什么样的理由,才能足以支撑他们如此懂生活,会生活呢?

一,外卖叫的欢

现代都市的日常是离不开外卖的日常,你可能晚上回家会搞错回去的路,但是你绝对不会搞错的是附近外卖的店铺位置,哪家店那个菜最好吃,哪家擅长哪个方面的菜,甚至是哪个炒菜师傅炒的哪个菜最有味……

所以每次点餐,你才会比任何时事都“成竹在胸”。然而,点外卖这种事其实并不那么新鲜,不是现代人的专利。事实上,早在1000多年的宋朝他们就这么干了!

看到了吗,这是《清明上河图》中一家脚店的“外卖小哥”:

(▲《清明上河图》中的一家脚店的送外卖服务)

只是好奇一点:他们用什么手段预约点的餐?

北宋汴梁餐饮业发达,谓之“处处拥门,各有茶坊酒店,勾肆饮食。市井经纪之家,往往只于市店旋买饮食,不置家蔬”;而南宋临安也是一样的,谓之“处处各有茶坊、酒肆、面店、果子……油酱、食米、下饭鱼肉、鲞腊等铺。盖经纪市井之家往往多于店舍,旋买见成饮食,此为快便耳”。

换言之,即是宋代都市的小白领、小商人,跟今日的城市白领一样,都不习惯在家做饭,而是下馆子或叫外卖。与此同时,他们还有提供“逐时施行索唤”“咄嗟可办”的快餐、叫餐服务了!

还有专门用来便于送饭的“食盒”:

(▲《韩滉文苑图》中的食盒)
(▲宋代的各种餐饮服务)

宋朝的餐饮业之发达可谓空前的,有人统计,在《东京梦华录》共提到一百多家店铺,其中酒楼和各种饮食店占了半数以上。同时《清明上河图》描绘了一百余栋楼宇房屋,其中可以明确认出是经营餐饮业的店铺有四五十栋,也几近半数!而其它的史料,诸如《武林旧事》、《都城纪胜》、《梦粱录》等等中也收录着一大堆临安的饮食店与美食名单。

可见,在宋朝,讲究吃是一件绝对正经到不能的事。

(▲《清明上河图》中林林总总的饭店)

那么,既然是这么正经的事,就一定存在效率经营的手段。

比如:外卖小哥送餐迟到了会不会有个差评啥的?

是的。

在宋朝,不仅饭店中各种职能的人员都一应俱全,相关配套的规范机制也相当的健全。顾客就是上帝,这句话也一样是他们的信仰。咱就还拿外卖小哥们来讲:

饭店伙计若是服务不周,就会被客人投诉。那么,它面对的一样会是店主的呵责,甚至被扣工资、炒鱿鱼等等,是为:

“一有差错,坐客白之主人,必加叱骂,或罚工价,甚者逐之”。

我喜欢这张图……

没用的!也许……

二,理财炒股玩的溜

去年的票子今年都还在劳套,解套之日就是沪指冲上5000点之时。听说这两天大盘触底回升,3000点已站稳,不少个股早就冲上云霄。昨天回家一看,放量小红兵齐刷刷列一队,看起来就让人心头一阵瘙痒。晚上做梦都是搞不好自己手中那支今天就要继续飘红,再来三四个跳空、五六个一字……

奈何,今天还是上班的日子,于是乎:

上班还是炒股?

上帝想要每个人都拥有公平,于是,他给了所有人都相同的时间。

耐得翁在他的《都城纪胜》中有过这样一段描述:

“都城(杭州)天街,旧自清河坊,南则呼南瓦,北谓之‘界北’。中瓦前,谓之‘五花儿中心’。自五间楼北至官巷南御街,两行多是上户,金银钞引交易铺仅百家余。门列金银及见钱,谓之看垛钱,此钱备入纳算请钞引。并诸作匠炉鞲,纷纭无数。”

文中所提到的“金银钞引交易铺”可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当铺和钱庄之类的,它在职能和运营上,几乎就相当于是今日的证券交易所!

神作《清明上河图》又再一次及时出来作证:

(▲仇英本《清明上河图》中的金银铺)

宋代的“证券交易所”里虽没有股指期货等等乱七八糟令人眼花缭的东西,但在这里成交的商品也没差到哪里去,是专门针对各种商品的,被称为是盐引、茶引、矾引、香药引、犀象引等有价证券,是一种间接专卖的作法。

整个交易流程是这样的:商人向政府设立的榷货务入纳现钱,换取一张交引,然后凭着这张交引到指定地点领取盐茶等商货,随后再将货物运向市场去售卖,或者交换其它种类的物品。

这难道不是先交保注册,再取得估值凭证,最后再拿这个凭证去融资再转手的做法吗?当然,这其中自然还有自己拿回家加权的成分在。

那么,问题就来了:要是政府或自己在对估值判断有错误的地方怎么办?

他们又发明了“折中法”,这是为了解决边境守军军用物资匮乏的问题而产生的:为吸引商人去边纳粮,宋政府对这一部分的估价远高于市场价。所以,高出市场价的那部分就形成了巨大的利差,这个估值被叫作“虚估”,而对于各种商品的实际的市场实际交易价则叫作“实估”。

(▲宋代用于交引的会子)

那么,交引券作为流通工具的票面价格该如何决定:到底是商品价值的“虚估”决定呢,还是它的“实估”决定?

事实上,二者在日常的生活中,因为各种天灾人祸,战争饥荒等各类掣肘因素的存在,很容易就将供需关系平衡打破,那么,昨天刚发出去的100元,今天就当10000元来花?

显然不行。

那么,它的面值就由“实估”加“虚估”组成,宋代的交引就是这么做的。千年之前,就已然这么做,令人叹为观止的智慧。

但是,也说明这个交引的面值是浮动的。

还事那个问题,估值要是不准了怎么办?毕竟这都是人为的操作,各个人的心理预期各有不同,那么那部分多余的估值,会不会存在在你这里是100元,在别人哪里就是10000元这种事呢?

答案是肯定的。

蓝瘦香菇

事实上,交引券一开始仅仅是相当于“提货单”,“对账簿”,只是为了达成一种方便取货,谁也不吃亏,有凭有据这么一个结果。而且,白纸黑字,见引给货,认引不认人,还有政府强制力做保证。

单交引的真正价值其实是“虚估”这里,为什么同是一天买的10元股票,你同事12元就出手了,而你还非要等上几个涨停,一定要在30元以后再卖呢?因为在他看来,12元就是这个股票可以实现的获利空间,而你的在30元以后。

因为存在不同的“虚估”程度,所以,这种虚估程度本身便成了附加于交引之上的利润空间,而这,是可以拿来直接转手买和卖的,而且并不拥有这些交引所对应的实体商品本身。

这,不就是股票吗?

(▲宋代著名的纸币交子)

是股票,那么就会存在高抛低吸、追涨杀跌,就会存在一方资金过于强大从而导致整个交引价格由他所主导。他们一旦造成了这种格局式的影响,如果他们过度囤货,或是短时间抛出,那么类似这些操纵市场的行为势必对普通老百姓造成不利影响,进而影响政府的统治。

所以,这必须要纳入监管,所以便应运而生了类似于证券交易所职能的“交引铺”,专供人们相互转卖交引券之用。

宋代的金银铺,通常也是交引铺,“并是金银彩帛交易之所”,“每一交易,动即千万”。到了南宋,在杭州单“界北”的一条街,就集中了一百多家“交引铺”。并且买卖交易的是大宗交易,想要去玩必须有十分雄厚的本钱,所以这些“交引铺”的门面,都摆出大堆“金银及见(现)钱,谓之看垛钱”,以示自己的资金流充足。可见,其资金规模的巨大和繁荣。

(▲仇英本《清明上河图》)

在宋代,交引的交易是合法的,也是政府鼓励的。市面上流通着大量不同种类的货币性质的票据,不光是上图的这种“会子”,还有其它的诸如茶引、盐引、香药引、矾引、便钱、交子、钱引、见钱公据、关子等大量新型纸质信用工具。

也就是说,他们不仅炒股,还使用信用卡,只是不知道他们的杠杆是多少,百倍的不知道有没有人在玩……

三,拆迁队和城管气焰也很高

出门左拐,如果没看见哪个房子上没有一个大大的“拆”字,见面不打声招呼“你那头还有几天”,咱可能还要在空唠唠的失落上再加上一层颜色。

(“有爱”的拆字君)


城市的快速生长发展,必然要解决其症结:旧房危房建设不当房屋的拆迁。宋朝征服也和我们今天的情况差不多,汴梁城因商业的繁华而带来的拥挤和喧嚣是无可避免的。商店选址很重要,都要开在人流量更大一些的地方,他们也一样,各路商人争相在人流比较集中到地方开设商店,但地方就那么大,所以就造成了对道路的过度的占用,各种“违章建筑”、“违章设施”汗牛充栋。

在当时,他们管这个叫作“侵街”。

宋朝政府对待“侵街”现象,处理办法基本上就是今天我们所见到的拆迁大队的样子。只是有与我们有一点不同的是,他们对权贵的态度比对百姓的整治似乎更能“下得去手”一些。

①,对侵街权贵:丝毫不会姑息。这帮人掌握着最核心的资源——权力,所以是北宋初期就开始率先圈地侵街的一批人。

一次城建局局长段仁诲在家门前修筑了一道垣墙,占了景阳门街的地方。太宗闻之,大怒,“令毁之,仁诲决杖”。

②,对侵街贫苦小市民:宋政府反而一般还能够考虑到他们维生不易,而做到顾全他们的生计。

③,对皇城扩建、皇帝出巡可能导致的拆迁:克制。

在等级制度森严的皇权时代,站在权力顶峰的人能做出这种事,这简直使人有点不敢想象。

《清明上河图》节选

当然,光靠拆迁队是不能完成日常的治理工作的,主要街道上那些乱摆地摊,随意占道的,拆迁队是不行的,所以还设有专们的“城管”,被称为“街道司”。

他们见了那些以乱摆地摊而造成“侵街”的人,也是张口就来:“那谁,根据有关部门规定,你的行为已经造成了……”。

所以说,街道司的上司堪称是今天“有关部门”的鼻祖了。

(▲这……)

当然,宋朝“拆迁大队”和“城管”的治理工作还算比较出政绩的,《清明上河图》中所展现的繁荣景象,就是最好的证明,仇英本尤甚。

(▲仇英本《清明上河图》)

四,宠物养的专业

养只宠物,顿时总能给人一种“这个人很懂生活,很会生活的感觉”,然而这事早在宋代也早就如此了,而且还有专门的宠物养护中心,负责宠物医护、美容之类的相关服务。

仔细想想,这绝对是开一代宠物护理之先河了。

(▲南宋《秋葵犬蝶图》)

人类社会对猫、狗的驯化历史久远,但古人养猫,多是为了让它们抓老鼠,解决家中粮食存放问题。而养狗则多是为看门和捕猎。二者都是为了其实用价值,而且一般人是养不起的。把它们当成宠物来养,就是比较晚的事了。

然而,在宋朝平常人家中就是这个情况了,可见他们的生活品质之高。

(▲南宋·毛益《萱草戏狗图》)

正因为宋人养宠物狗、宠物猫的人很多,所以宋代的市场上就出现了狗粮、猫粮等宠物衍生商品。种类繁多,明目齐全。宋人的生活,至少在养宠物这一点上透出一种令人感到亲切的现代气息。

想到这里,不禁手头一养,有种想伸手摸一把我们家二哈的冲动。

二哈酱

当然,宋人距离今天的我们还有一些差距:他们养狗,多数还为了守更。

但是在《宋史·孝义传》中有记载这样一件事:

“江州德安陈昉”之家,“有犬百余,共食一槽,一犬不至,群犬不食”。

养了一百多条狗,至少看来在他们家养狗就不是单纯的用于实用目的了,而他们家足以代表着宋代一小部分人是毫无疑问的。

还有一次养这么多猫的猫奴家庭们:

(▲宋·《戏猫图》)
(▲宋徽宗版的《戏猫图》)

而且,令我们绝望的是即使是“猫奴”这俩字也不是现代人的专有,比如宋代画(zhong)猫(du)能(mao)手(nu)李迪的这幅画就叫做《狸奴》(狸,在古代就有代指猫的意思):

(▲宋·李迪《狸奴》)

除此之外,宋代还有更多的叫做“狸奴”的画:

(▲宋·佚名《狸奴》)
(▲宋·李迪《狸奴小影》)

宠物猫在宋朝比宠物狗更是常见,而且人们对它宠爱颇加,如《梦粱录》中说:

“猫,都人畜之,捕鼠。有长毛,白黄色者称曰‘狮猫’,不能捕鼠,以为美观,多府第贵官诸司人畜之,特见贵爱。”

猫不去抓老鼠,反而还受主人“贵爱”,这不是宠物猫是什么?逗猫、玩猫才是他们的日常正事:

(▲宋画佚名《冬日婴戏图》)

另外,还有一点:

猫耄同音,所以在古代,人们把猫当做是一种长寿的的象征,所以无论家中养猫,还是入诗入画,猫都是一个极为受人喜爱的创作题材。同时,蝶耋同音,因此猫蝶图从古至今都可谓盛产,随处可见二者相伴而行的身影。

(▲宋·李迪《秋葵山石图》)
(▲宋徽宗《猫蝶图》)

明代笔记《西湖游览志》还记录了一则秦桧孙女养“狮猫”有趣的轶事:

“桧女孙崇国夫人者,方六七岁,爱一狮猫。亡之,限令临安府访索。逮捕数百人,致猫百计,皆非也。乃图形百本,张茶坊、酒肆,竟不可得。”

丢了一只宠物猫,竟然出动临安府协助寻找,固然可以看出秦家权焰熏天、以权谋私,但一下子能找到百余只狮猫,倒也说明了在宋朝临安城,养宠物猫的市民为数不少。

五,自来水简直不要太方便

而最早发明家用自来水系统的竟然是苏轼……我去,又是丫!

关于这个逆天之人,相关延伸在此:

◆《第二茶圣苏东坡, 与茶圣陆羽想比他可能更胜一筹!

请收下我的膝盖!

苏东坡大神

城市,由于人口巨众又集中居住,水利资源相对紧缺,因此,生活供水往往极考验城市治理的智慧。今天的我们,每天少了谁可能都行,但是你离开自来水一天试试?

那么,宋代城市有没有“自来水”供水系统呢?

有的。

(▲宋画《浣月图》中的“水龙头”)

还,真,是,个,龙,头……咳咳……

在北宋的汴京,居民用水主要取自穿城而过的河渠;而南宋的临安居民生活用水,则主要取自西湖,虽是近水楼台,但也不能都跑那么远去挑水吧。

于是,他们建设了健全完善的供水系统,就像这样:

(▲宋代广州的自来水引水装置模型)

最早建成“自来水网络”的城市应该是唐代的白帝城,有杜甫的《引水》诗为证:

月峡瞿塘云作顶,乱石峥嵘俗无井。

云安酤水奴仆悲,鱼复移居心力省。

白帝城西万竹蟠,接筒引水喉不干。

人生留滞生理难,斗水何直百忧宽。

原因就在于,瞿塘峡山石坚硬,无法打井,人们便以成千上万的竹筒连接成一个引水网络,将城西的长江水引入城内。这种“接筒引水”的技术自然流传至宋代。

北宋绍圣年间,苏轼被贬岭南惠州,听人说起“广州一城人,好饮咸苦水,春夏疾疫时,所损多矣。惟官员及有力者得饮刘王山井水,贫下何由得”。广州知州王敏仲正好是苏轼的朋友,苏轼便给他写信,提了一个建议:

城外蒲涧山(即白云山)有泉,可在“岩下作大石槽,以五管大竹续处,以麻缠之,漆涂之,随地高下,直入城中。又为一大石槽以受之,又以五管分引,散流城中,为小石槽以便汲者”。

这个供水网络,跟白帝城的“万竹蟠”一样,但更加接近今天的自来水管道了。

(▲宋代的自来水引水管道)

苏轼这个热心肠,还为此做了一个预算:

建成这个供水网,“不过用大竹万余竿,及二十里间,用葵茅苫盖,大约不过费数百千可成”。他又建议,政府可以在循州购置一部分良田放租,作为养护供水网的基金:“岁可得租课五七千者,令岁买大筋竹万竿,作筏下广州,以备不住抽换。”还可以在广州城中建一批公租房,“日掠二百”贯房租,“以备抽换之费”,并“专差兵匠数人,巡觑修葺”。

方案周密,也极具操作性。知州王敏仲听从苏轼提议,真的将这个供水系统给建起来了。

(▲宋代的水利工厂)

苏轼很高兴,又给王敏仲写了一信,捎去一个更细致的建议:

“闻遂作管引蒲涧水甚善。每竿上,须钻一小眼,如绿豆大,以小竹针窒之,以验通塞。道远,日久,无不塞之理。若无以验之,则一竿之塞,辄累百竿矣。仍愿公擘画少钱,令岁入五十余竿竹,不住抽换,永不废。”

如果居民再从家中铺设管道,接通苏轼设计的供水网络,或者连接其他水源,那么这个供水系统就非常接近于近代城市出现的自来水系统了。宋人是不是已在这么做了呢?

是的。

王桢《农书》介绍了一种叫作“连筒”的供水设置,被称为“庖湢”,乃是厨房与浴室,将水管接入厨房、浴室,不是家用自来水是什么?


【注】:本文部分图文来源于网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苏轼,字子瞻,号“东坡居士”,世人称其为“苏东坡”。是北宋继欧阳修之后的文坛盟主,著名文学家、书画家、哲学家...
  • 想说点什么,感觉又被噎了回去,每天不累但是又好像很累。还年轻,但是好像又不年轻了,我现在还没有能力去照顾好她,迷茫如海。
  • 刚刚看了一些文章,关于努力和奋斗,读后满满的都是力量。但是我不禁想到,活了20多年,我们不停在看着励志的故事,从语...
  • 不是很陡的坡,坡上靠里有几个用来储存物品的洞,坡边有半人高的围墙,围墙下有一个当地人也不知道有多少年历史的古店。古...
  • 冬季是雾霾频发的季节,大家不可避免的要去室外,长时间处于雾霾的环境中大家都知道对身体不好,但不知道大家是否了解,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