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道轮回】第三十一章 含远殿怒审一山

96
唐妈 48d31e61 a03c 4506 81a2 d224ac0a2d8b
2015.10.24 17:09* 字数 3404
第三十一章

文/唐妈

墨谷扶起气若游丝的黎丘,急得满头大汗。他顾不得在场有多少人看着,支起结界。黎丘紧闭着眼,脸色苍白,唇色却发黑。墨谷小心翼翼地掀开黎丘背上的衣服,却见黎丘背上一个巨大的骷髅印记,还在冒着黑气,那片皮肤青黑,而且还在往周围扩散着。

墨谷轻轻把人放到地上,自己走出了结界,一抬手掐住了一山道人的脖子。一山眼底血红,目光呆滞,对于墨谷掐在自己脖子上越收越紧的手无动于衷,只是死死地盯着歪在龙椅上的墨淮,徒劳地伸着手,指尖也是一片乌黑。

“说!你对黎丘做了什么?”墨谷不认得那骷髅印记,但那乌黑的印记就是傻子都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这一山道人修为低下,却是从哪里学了这等邪术?他不是蜀山弟子吗?

一山道人挣扎着要往墨淮的方向去,力气十分之大。赵晋被影卫压在地上,恨恨地盯着墨谷,然后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黎丘露出了阴狠的笑意。墨淮终于从震惊中醒了过来,吃惊地看着突然出现的墨谷。墨谷易了容,墨淮认不出,却觉得那个背对着自己的身影明明就是小谷。眼见现场一片混乱,赴宴的官员们惊慌失措,四散逃跑。四个影卫押着赵晋跪在地上,剩余十余人守在殿门口,任何人不得出入。殿外的天空被火光印的通红,忽然,地面剧烈地震动了一下,大殿都随着晃了几晃,远处传来了巨大的爆炸声,火光冲天。众人慌不择路,与门口的影卫缠做一团。

墨淮逼着自己把目光从墨谷的背影上收回来,随便拿起一块丝帕擦了擦脖子上的血迹。这应该是火炮,他目光沉沉地盯着天边的火光,耳中是响彻云霄的喊杀声,然后他冷冷地看向了跪在地上的赵晋,两人对视了一阵,墨淮声音毫无波澜地说:“临江王赵晋犯上作乱,削去爵位,打入死牢,诛九族。叛军中若能即刻归降,朕一概不追究。”

传令兵领了命匆匆跑出去传令了,赵晋目眦欲裂:“墨淮你个黄口小儿,当初若不是本王借你兵力解你燃眉之急,你能有今日的诸般成就?你就不怕天下人说你忘恩负义吗?”

墨淮嗤笑一声,面色一凛:“正是因为你当年对我有恩,这些年我才一直对你的蠢蠢欲动无动于衷。不过,赵晋,你逾矩了。你放心,我会给你个痛快的。”

随着传令兵的奔袭,皇帝的命令一时间传遍了京城。赵家军本就有很大一部分人不愿意造反,而且自家主子已经伏法,小世子也只剩下一口气,纷纷丢了兵器,俯首称臣,只剩下百余人赵家亲卫护着奄奄一息的小主子负隅顽抗。

赵家军来的快,败得也快。赵晋太自大了,他低估了皇帝的实力和心机,错算了自家军士的忠心,更是没想到命运的作弄,一步错步步错。先是五千精锐骑兵出了问题,一进宫门就被瓮中捉鳖,本是实力相当,却因军马集体倒地口吐白沫而成了人案板上的鱼肉,任人宰割。十门火炮齐发,却有九门哑火,刹那间军心动摇,被赶到的皇帝的军队杀了个措手不及。本是万无一失的计划啊。赵晋怒视着自己当做神仙般供在府中却临阵倒戈的两个年轻人,白丘,林谷,哈,这名字都该是假的吧?赵晋听着一名影卫向墨谷报告着军情,在听到自己的独子赵赫已被斩于马下的时候,一口鲜血喷涌而出,再无力抬头。

墨谷看尘埃落定,一丝喜悦都生不出,他顾不得看墨淮伤的如何,一掌劈在一山道人后颈,那人身子一软,晕了过去。墨谷用加持了法力的绳索把人捆了,复看向了一边脸色越来越差的黎丘,心里揪成了一团。应该是这一山道人要偷袭自己,黎丘阻拦不及,只得替自己受了这阴毒的伤。他从怀里掏出一粒药丸,喂黎丘服下,却也知道这只是权宜之计,这伤如何治,还需等那一山醒了之后才能问出个所以然。

他把黎丘抱起来,起身转过了头,淡淡地看着墨淮,心想,我总算还清你了吧。他微微颔首:“恭喜皇上平叛功成。草民需要个疗伤的清净之所,还望皇上能行个方便。”

墨淮愣愣地看着身着白衣的墨谷,声音也不像,可是为何感觉那般熟悉?他心里苦笑,朝身边的宫人挥了挥手:“王喜,带这位公子去含远殿好生伺候。”

“这位公子,可还需要其他的?你跟这王喜说就好。”墨淮尽量自然,言语间却是落寞。

墨谷点了点头:“那就烦请王公公再帮我把地上这人一起带到含远殿。他被我捆了,你们不必担心,没有我的同意,那绳子是解不开的。”

墨谷在听到含远殿的时候心里一跳,那是自己以前的寝殿,紧挨着就是太子皇兄的东宫,不过,他现在应该已经搬去泰雍殿住了。墨谷顾不得多想为何皇兄会这么安排,黎丘的伤让他心急如焚,也顾不得和王喜客气,径直往含远殿的方向而去,一点都没注意到跟在身后的王喜目瞪口呆的表情。

一山道人被冷水兜头泼醒,迷迷瞪瞪地睁开了眼,发现自己躺在冰冷的地板上,他想起身,却发现自己被捆的结结实实,那绳索上加持了法力。施法之人比自己修为高的多,自己根本无力挣开。正懊恼,就看到一张面无表情的脸出现在了眼前。

墨谷俯身看着一山:“醒了?那可以说一说白丘身上的伤势怎么回事了吧?”

一山道人看清来人,立刻眉毛倒立:“哼,你们这等忘恩负义的小人,就活该死于非命。”

墨谷皱着眉,直起了身,手中变出了一柄长鞭,那长鞭是歌扇无聊时用三秋岛海水中一种鱼的皮制成的,十分坚韧。墨谷轻轻一挥,那鱼皮鞭发出一声清啸,狠狠抽在了一山身上,一山被鞭子触到的地方立刻皮开肉绽,一山感觉眼前一黑,差点痛晕过去。他发出一声哀嚎,在地上滚了起来,冷汗片刻就浸湿了身上的衣服。

歌扇这人十分之恶趣味,制成那鱼皮鞭之后,偷了清远种在后院用来做菜的辣椒泡了水,将鞭子浸润在其中七七四九天,触着皮肉皮开肉绽的同时浸入皮鞭中的辣椒也侵入皮肉,让人真真是痛不欲生。

“怎么样?说吗?”墨谷轻轻摸了摸鞭稍,心想歌扇这手工活儿做的可真不错,倒是不知道最近在忙些什么?

去往昆仑路上的歌扇打了个喷嚏,蒙毅把人往自己身后拉了拉:“受寒了?”

歌扇摆了摆手,心里腹诽道:妈的,谁在骂本王?

一山道人疼得抽搐,却要紧牙恨恨瞪着墨谷:“我不知道。”

墨谷冷笑一声,“啪”一声脆响,一山道人发出一声惨叫,把侯在门外的王喜吓得一哆嗦。

“我记得你是蜀山的人,不知道蜀山处罚擅用禁术的弟子是怎样的?抽筋还是扒皮?应该比我这随手做的鞭子要更痛入骨髓吧?”

一山打了个寒战,他亲眼见过同门的一位师叔因为擅用禁术,被废了百年修为,投入后山炼妖谷,几日下来,就人不人鬼不鬼,看到人就央求快杀了自己。那是真真求生不得求死不能啊。眼看着墨谷第三遍挥到,一山大叫了一声:“我说!”

墨谷露出个鄙夷的笑容:“说吧。”

一山抖着嘴唇,颤巍巍地问:“我说了,你就饶了我?不向掌门说我的事吗?”

墨谷好笑地看着那人头发花白,胡须轻颤,冷冷地说:“你觉得你现在还有讨价还价的余地?要说赶紧,我没耐心陪你耗着。”

一山心凉了一半,垂下眼皮:“其实我也不是很清楚。”

“嗯?”墨谷挑了挑眉,不耐烦地举起了鞭子。

一山连滚带爬往后躲了躲:“不要打不要打,我真的不知道。那日里我被白丘所伤,养了好多日不见好。忽然有一日做了个梦,梦里有个蒙面的男子对我说,让我醒后服下桌上的药丸,可以练成绝世神功,将你二人赶走,重新做回我昔日的位置。我本以为是自己日有所思也有所梦,醒来却发现桌上多了一个盒子,里面是一颗丹药,我,我鬼使神差就吃了下去。谁知什么反应都没有,直到今夜。”一山小心地看了看面色如霜的墨谷:“入夜后,我就感觉身体里流动着莫名的真气,我一挥手,轻松就掀翻了远处的一张石桌,之后真气就更不受控制了,我的脑海里只有两个字:杀了他。然后,我不知道怎么就来了这大内皇宫。后来的事你就知道了,我要杀的是皇帝,你冲了出来,然后那小子也冲了出来。”

“你要杀的是皇上?”墨谷问道,不知为何,他觉得怪怪的。

一山愣了一下:“应该是吧?”

“什么叫应该是吧?”

“那个,我,我也说不来,现在一想,似乎当时我也有机会杀皇帝的,可是看到白丘跑出来,我眼中似乎就只剩下他了。”一山道人被自己突然的发现吓得毛骨悚然。

墨谷仔细观察着一山的反应,觉得他说的应该是实话。这会儿,墨谷就是神经再大条,也该觉得奇怪了。可是,现在的状况又由不得自己多想,黎丘嘴唇乌黑,明显是中了毒或者是蛊,自己不懂,那现在只能求助于清远上仙了。

墨谷上前看着一山:“看在你识相份上,我只废了你的修为,不取你的狗命。你最好躲得远远的,不要被人找到。不然,我怕你剩下的这命也保不住。”

墨谷想着清远上仙知道了黎丘身受重伤,一定会暴跳如雷吧。

他从墨谷怀里摸出那块暖玉,把黎丘的手贴在上面,黎丘手上的温度和那暖玉中的血感应,暖玉温度高了起来,变得流光溢彩。墨谷轻轻念了咒语,一时间光华大盛,清远清冷的脸出现在了暖玉之中。看到对面的人是墨谷,心中咯噔一下,脸色大变。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仙侠|六道轮回
仙侠|六道轮回
24.8万字 · 11.4万阅读 · 62人关注
Web note ad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