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于我的乱七八糟

     人真的很奇怪,最起码我是这样,我记性一直不好,我感觉,这也许与我的生活态度有关,我总是对与我不那么相关的事漠不关心,记不住发生没多久的事因为看过即忘,甚至不想去回忆,而有时则是因为懒……我对自己的童年几乎没有记忆,在我小时候翻看老照片和听老妈讲述时,我才模模糊糊建立了幼时的印象,那时候我很调皮,很有活力,总干一些很傻很天真的事,比如把家里的鞋子用绳子串起来大声叫卖,然后一人分扮两个角色——买家和卖家,乐此不疲……还有就是小时候有个自行车,给小孩子玩的那种,按理说正常人学骑车要不了多久,哪有像我这样四年还学不会的!再按?说,正常人不骑大概就是因为对自行车不感兴趣,而我就是这么特别,我对自行车有些非同一般的热情,然而不是在骑它上,我那个小破自行车被我拉出来反反复复地折腾,家里的工具我试了个遍,哈哈哈哈,然而几年都没拆开……我动不动把车子摆出各种pose,家里晒粮食的时候我就把车子倒放,把粮食从轮胎与瓦的空隙中倒进去,并且一边搅动脚踏板,一边吆喝“炸玉米花喽”……这种情况一直延续到八九岁,我不再这样玩的原因很简单——车子终于被我玩散架了←_←后来老爹修好了它,在老妈十块钱的诱惑下,我勉强学会了骑,然而我并没有拿到那十块钱,因为老妈第二天一大早就出门了……白忙活一场……家里有一个老相机,功能很简单,傻子相机最起码还能自动调焦,而那玩意儿连这功能都没有,就对准景象、按下快门、完事←_←等胶带用完就去洗照片,顺便换胶带,就这样,这个相机记录了我很多的童年场景,大部分发生在老宅院子里,现在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我和家里那架比我还大的摩托车的合影,那架摩托车比我大一岁,好像是家里赶时髦要买摩托,老妈本意是买个三轮这样就可以用它来卖菜,然而老爹出去转了一圈,骑了个二轮回来,也许是因为三轮更贵,不舍得,也许是因为觉得二轮更有面子,反正原因我不知道(那时候还没我呢-_-||),小时候我就在这个摩托上留下了许多留念……说起来这架摩托也不知道哪产的,质量杠杠的!比我还大一岁的它直到现在还能骑,我去年就是用它进行的摩托驾驶启蒙……小时候父母经常打架,据说老妈怀我的时候他们还打了一架,现在想想我真是个奇迹,在这种情况下,我仍然健康的生长,成了现在阳光帅气温柔善良的神一样的boy!(也许就是这样,我学会了用忘却来排除负面影响吧,导致记忆大片空白)不过有时候也感慨自己命途多舛,从小就各种病,在我不记事的时候临泉县人民医院就去了好多次,长大后也是各种麻烦病不断,所以我就特别喜欢孟子那句“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说的不就是我吗!哈哈哈哈,低调低调……我对幼儿园的记忆完全来源于别人的口述和我的想象,小学我只记得三年级的班主任很好很好很好的,小学时我很喜欢她,四年级记得丁主祥五毛钱卖给我一个溜溜球,然而我只玩了一天就坏了,五年级记得不少,但都不是啥好事,同桌是个女生(印象中这是我学习生涯中唯一一次和女生同桌,现在想想,那时老师真开明!)脾气火辣,而我又从不老实,经常挑事,所以经常挨打,挨打到什么程度呢?我终于忍不住反抗了一下(那时候还是太年轻,不懂得忍让一下小女生)她去找班主任报告,班主任说“他打你?他挺老实的啊!我怎么天天见你打他?”这事是我们七年级又同班时她告诉我的,当时我还挺骄傲,现在想想,被女生打到班主任都打抱不平的程度,也是没谁了……我后面坐的也是个女生,还是班长,我就叫她大板凳(土语念dang),我从小瘦弱,这家伙又高又壮(当时的感觉),每次挑衅都以我挨打告终(好像和女生的挑衅基本都这结果-_-||),我又脑子一抽,不知怎么想的,放学后去放她自行车的气(当然我只是象征性地放一点,可见我从小就很善良……或者说考虑周到)跑的掉就跑,跑不掉就认怂挨打……持续了多久我也不知道,反正乐此不疲……数学老师是个题狂,每次放假他都要用几节课时间在黑板上抄题让我们记下来假期做,而班里有个狂人,抄题快做题也快,而我写字从来都慢,在我前一道题没抄完时,他老是喊“抄完做完”,于是老师更加有干劲地抄题……六年级上学期,我去了谭鹏蓝星小学(私学),在那里待了一学期天天跳脱的不行我有不少小学同学都老早转到那里上了(包括我现在要好的一对双胞胎兄弟),老妈非让我去六一班,原因是六一数学老师是我们庄的,就这样我错过了和小学同学重聚的机会,以至于我现在连那些人都记不全了。班主任姓郝,他孙子也在我们班里,小名叫奥什么的,而我叫奥奇,于是老班爱屋及乌,对我也挺照顾。我同桌和我差不多大,甚至可能比我还小,还好我现在还记得他名字他妈也在蓝星教学,这厮是个表演狂,每次学校活动他几乎都参加,我记得一次朗诵(其实就是有感情地背诵),他在台上把自己讲哭了(他朗诵的是课本里一篇讲大地震时一个老师保护学生而献身的文章,好像叫“生命的诠释”,挺感人)由此获得了一等奖,还有一次是他和我班另一个人(忘了名字)在庆元旦时演了一个相声,关于吹牛的,好像结果也不错……还有一个孙虎,他是数学老师的亲戚,我们上学都一块坐校车,本来玩的挺好,最后快毕业了,闹掰了,就因为我拿着个破本子学人家搞什么同学录,到处找人签名,到他了,给他找了个半张纸的,他要换一张,我觉得那太浪费,没答应,于是他生气了,不鸟我了……到现在也没他消息……还有其他一些玩得不错的同学,但现在都失联了,因为我只待了一学期,突然就转回我们家附近那学校了,当时也没考虑以后,留的联系方式大部分还都是座机号,六年半过去了,谁家还tm用座机!!转回去后还是在六一,主要俺妈不知道出于什么思维,觉得六一比六二好,这样我又错过了和许多同学的相处,而我发现,班里许多同学都是小学同学,然而我毫无印象,我都是从零开始和他们交往的,六一说起来也有那么几个玩得好的,不过现在能联系的没几个了,因为大多数都早已不上学了……刚回来时我英语烂到爆,连three和there都傻傻分不清,完全是因为在蓝星时,英语根本是一门副课,而且教材是人教版的,从三年级开始的那种,我一个零基础直接接触六年级教材,蒙逼了一学期,回来后别人已经从零开始学了一学期,所以我又赶不上趟了……要不怎么说我是天命之人呢,在我六年级英语抓瞎的情况下,七年级改教材了!!大家都从新开始,于是我趁势而起,奋起直追……(此处省略八百字)于是我整个初中英语都是上等水平,哈哈哈哈……七年级按成绩分班,于是我的老熟人(小学的)和我一班了,也有新熟人(六年级的)分别了,三年下来,陆陆续续有人辍学或者转学,到九年级时班里只有三十九人了,整个初中我印象最深的就是九年级了,大家疯来疯去,很纯洁很简单的感情至今让我怀念,我经常蹭的顺风车,夸我聪明的小叉子,以姐姐自居的那个谁,唱忘情水的小耗,当组长的张扒皮,被欺压的小蛋(真是被欺负还被压),不好好干的小康,牛逼哄哄的雪棍,沉默好学的郭俊杰,小白脸陈凯凡,个子很高的小强、小董,文文静静的赵强,时严肃时嬉皮的大盛,发育超常的张大个,萌胖哒的小马哥,对我好的……(呃……好多人都对我好,尤其是女生)七年级以前我完全没印象但确实是发小的张梦犊……说不完了,算了……这是我有印象的部分,但是还是那句话,我记性很差,初中时发生的大多事我都忘了,我现在能记的几乎只有对他们的亲密感……高中三年,我几乎都是迷迷蒙蒙过来的……现在竟然没有多少能够怀念的事,只有已经记忆模糊的人……军训时认识了丁玉芳,第一个同桌彭胖子,第二个同桌老于,以及那个高价生……叫啥来着?算了……有钱的杨澍,黑丑的王一凡,不知道啥时候认识的赵启萌、小boy(这外号付哥起的)、张威威、蒋振红……男的一时想不起来几个和我玩的好的-_-||,女生……呃,大部分都玩的不错,谁让我超萌超可爱的嘞!!哈哈哈哈……但是刚毕业没多久,我却快要忘却了他们的容颜,单让我凭一个名字想象,一般只能想起一两个静态的表情,大部分还是看照片记的,也许我没怎么关注过他们的容貌,但是话说回来,动不动盯着人家脸看,不是被认为图谋不轨就是被当做变态吧?那我属于哪一种呢?第三种?嗯,反正不是前两种就对了!即使如此,我还是感觉自己很帅!而且很有亲和力,我很快就能和一个陌生人玩到一块,当然,只限于同龄人,面对大一些或者小一些的我都不太想说话,而且对女生效果几乎相当于暴击,额外产生20%效果……虽然我也不知道原理-_-||……我真的感觉自己很善良,一直这样,小时候我都不敢看那些凄惨的画面(直到现在也这样),我经常把自己带入进去,感受他们的可怜,然后难过地流泪……我……呃……关于我的优点,此处省略一千字……缺点也有,但我不想说,对于一个极度自信的人来说,缺点是可以坦然承认的,但对于一个完美主义者来说,他可以容忍、承认、改正自己的缺点,但不能容忍缺点和优点并列从而有损我光辉伟岸的形象!!so……就这样吧,睡觉喽~晚安,dear!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