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说南京保卫战之光华门战斗,纪念卫国捐躯的抗日先烈!

淞沪会战日军

淞沪会战自1937年8月13日晨,日军以日租界和黄浦江上的军舰为基地,向闸北一带进行炮击,我军奋起还击开始,至11月12日我军西撤结束。这次战役,日军以松井石根大将为总司令,先后投入陆海空与特种兵部队近30万人,动用舰船130余艘、飞机400余架、战车300余辆,,狂妄地宣称1个月内占领上海。

国民政府先后调集中央部队、广东、广西、湖南、四川、贵州、云南等地部队和税警总团、中央军校教导总队,以及部分省市保安总队,总计兵力约70万余人奋勇迎战。鏖战两个月后,日军的依靠强大的火力突破中国军队防线,11月12日我军西撤。

图为淞沪会战的德械师。请注意指挥官与士兵武装带的不同,这一细节被日军发现并利用,用优势火力优先狙杀国军基层指挥官。在淞沪会战中,大量国军基层指挥官的伤亡,造成团级以下有实战指挥经验的指挥官断层,致使在之后的南京保卫战中,国军指挥系统更为脆弱。

光华门为南京内城南段城墙三座城门中,最靠东的一座,西面距通济门约1450米,东北面距朝阳门(今中山门)约2590米。11月30日,广德失守,日军形成对南京东南至西南面的包围。12月4日,日军完成了对南京东面的包围。

光华门曾是明朝京城的正门,位于南京御道街最南端。光华门是内外均为瓮城的复合型瓮城,对城内城外有双重防御作用,是中国城墙建造史上独创。1937年12月,南京保卫战在光华门展开。12月9日,日军以坦克为前导攻克高桥门,向光华门进逼。

光华门守军是教导总队第一旅第二团。10日上午,日军占领大校场的通光营房,炮轰光华门。谢承瑞团长指挥部下依托城墙还击。总队长桂永清中将命令炮兵团立即入城,设阵地于明故宫,支援谢团。日军飞机、野山炮和坦克不停地猛烈轰击光华门。城楼被炸飞,80米段的城垛被炸平。至10日下午三时,日军已推进到护城河一线。

10日下午5时,日工兵第9大队在对光华门东南角残墙实施爆破,日军百余人从被击穿倒塌的城门沙袋掩体工事中冲入光华门,胁坂36联队伊藤善光少佐将太阳旗插在南京城头。光华门成为最先被日军突破的地点。晚八时,日军敢死队冲入光华门外城城门洞内。

10日光华门一役,被日军视为突破南京城垣防线的日子,日本新闻媒体大肆渲染:“期待已久的太阳旗飘扬在南京城头的日子终于到来了”,于是日本全国上下疯狂一片。担任光华门防务的中国守军,以大量集束手榴弹、机枪和步枪与日军展开激战,在短短数小时内整连整营编制的中国官兵大批伤亡,终于夺回城门、堵住城墙缺口。仅余外城城门洞内若干日军敢死队。

10日深夜,谢承瑞团长亲率士兵运送汽油到外城箭楼,将汽油灌进城门洞并投下火种。火还未熄,谢团长命令打开城门并率领战士反击,全歼城门洞中的日寇。而谢承瑞团长冲锋在前,被火焰严重灼伤。为稳定军心谢承瑞负伤不愿下火线。

通济门。就在不远处的通济门,10日下午,城墙在炮火中倾颓,259旅的将士们与日军殊死搏斗,终因缺口太大,阵地失守。黄昏时分,259旅和261旅同时反击,259旅易安华旅长亲率一个加强团向东北方向的敌阵穿插。陈颐鼎旅长率261旅两个加强营由北向南猛攻。日军前锋被夹在城墙和259、261旅出击部队之间,易、陈二部又被夹在日军前锋与日军后援之间。战至深夜,突入之敌被全部消灭。但易安华旅长阵亡。

中山门。11日日军的进攻重点转向中华门外的雨花台试图取得制高点。负责防守雨花台的是右翼阵地88师262旅和左翼阵地88师264旅。从12月9日到11日,雨花台阵地不断受到日军的进攻。262旅和264旅凭借地形殊死抵抗,寸土未失。战斗进行到12日凌晨,日军只调集重炮和飞机轰炸262旅阵地,守军262旅全军覆没,旅长朱赤少将殉国。264旅坚守到下午,阵地失守,旅长高致嵩少将阵亡。

雨花台失守,日军取得了制高点,继续向中华门进攻。至12日,守军74军51师302团团长程智殉国。但中华门守军依然死战不退。下午5时许,南京卫戍司令长官部召集各军师长开会,司令长官唐生智下令撤退。撤退令下达后,各军师长大多未回部队,只是打电话将命令下达后就各自撤退,失去了指挥的撤退转瞬间就成了溃退。

清凉山宪兵指挥部,宪兵副司令兼首都警察厅厅长萧山令少将命令分散在各处的宪兵、警察部队集结撤退,维持撤退秩序。萧山令见敌军来势凶猛,便指挥未过江的散兵向两侧撤退,自己亲率宪兵掩护指挥宪警与追敌激战,最终中弹后不愿被俘自杀殉国。

12日,光华门再度被日军突破,被守军谢承瑞团长亲率战士用十余挺机枪的火力,将第二次入城的日军悉数歼灭,并用沙袋重新堵塞缺口。在大多数部队溃退之时,紫金山教导总队阵地依然战斗激烈,光华门上第二团仍然在竭力反击。当撤退令下达到第二团时已是13日凌晨。第二团撤退下关途中,身负重伤体力不支的谢承瑞被溃散人群踩踏而亡。

南京沦陷后,日军上海派遣军司令官朝香宫鸠彦王立即前往光华门参观。1938年4月,日本皇族东久迩稔彦也前往该城门巡视、凭吊。日军不仅在光华门外城墙下竖立墓标,凭吊战死者,还在光华门一侧书写“和平”两个大字欲盖弥彰。

援引南京报纸资料,无论从当年汪伪时期的档案里,还是来自日本的旧照片中,侵华日军对光华门曾发生的“争夺战”重视程度,远超过其它诸城门。有研究人士认为,侵华日军在南京屠杀30万同胞的重要原因之一,就是在攻占南京城池中遭遇到中国守军的奋力抵抗,特别在光华门一役使日军伤亡惨重,两者之间存在一定的因果关系。

民国名媛慰问中国士兵。12月1日到12月12日,北自尧化门、麒麟门,南自东善桥、高楼门,日寇的行军路线上,无一处不遭到我守军的拼死抵抗,虽然伤亡的代价是一比数十甚至一比数百。直到13日上午,中国守军因失去统一指挥而大溃败前,光华门的城头始终都飘着我守军布满弹孔、残破却坚毅的旗帜。


 谨以此图集纪念卫国捐躯的抗日先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