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空对话道德经第二十章

第二十章

[原文]

唯之与阿,相去几何?美之与恶,相去若何?人之所畏,不可不畏。荒兮,其未央哉!众人熙熙,如享太牢,如春登台。我独泊兮,其未兆;沌沌兮,如婴儿之未孩;傫傫兮,若无所归。众人皆有余,而我独若遗。我愚人之心也哉!俗人昭昭,我独昏昏。俗人察察,我独闷闷。澹兮,其若海;飂兮,若无止。众人皆有以,而我独顽且鄙。我独异于人,而贵食母。

[译文]

应诺和呵斥,相距有多远?美好和丑恶,又相差多少?人们所畏惧的,不能不畏惧。这风气从远古以来就是如此,好像没有尽头的样子。众人都熙熙攘攘、兴高采烈,如同去参加盛大的宴席,如同春天里登台眺望美景。而我却独自淡泊宁静,无动于衷。混混沌沌啊,如同婴儿还不会发出嘻笑声。疲倦闲散啊,好像浪子还没有归宿。众人都有所剩余,而我却像什么也不足。我真是只有一颗愚人的心啊!众人光辉自炫,唯独我迷迷糊糊;众人都那么严厉苛刻,唯独我这样淳厚宽宏。恍惚啊,像大海汹涌;恍惚啊,像飘泊无处停留。世人都精明灵巧有本领,唯独我愚昧而笨拙。我唯独与人不同的,关键在于得到了“道”。

[时空对话]

老子在这一章里,一览无余地袒露出了自己的内心世界,旗帜鲜明地表明了自己的价值观和生活态度。

首先,在老子看来,善恶、美丑、贵贱、是非,都是相对而言的,从辩证法的角度看统统是典型的对立统一体。

人们对于善恶、美丑、贵贱、是非等等的价值判断,常常是因人而异的,并且是经常随着时代的不同而变换,随着环境的差异而不同。

所以老子认为,世俗的价值判断是极为多样性的,众人的生活态度也是五花八门的。

在这个芸芸众生,纷繁复杂的人类社会生活中,孰是孰非?有没有一个价值判断的标准?

老子以价值判断和生活态度为标准,对社会人群进行了分类,从而鲜明地回答了这些问题。

老子把社会人群分成两类人:

1、“俗人”,指社会上层的统治者等权贵之人和庸俗之人。

2、“得道之人”,指老子本人和有抱负、有理想、有道德的人。

老子对这两类人的心态做了生动而有鲜明的对比:

1、“俗人”,这些人主要是贪婪地追逐物欲,对是非、善恶、美丑的判断,并无严格标准,甚至是混淆的、任意妄行,他们熙熙攘攘,纵情于声色货利。

2、“得道之人”,这些人主要是追求“道”的世界,甘守淡泊朴素,以求精神的升华,而不愿随波逐流,洁身自好。

老子对当时许多现象看不惯,把“俗人”看得卑鄙庸俗,把自己看得比谁都清高。而在表面上却故意说了些贬低自己的话,说自己低能、糊涂、没有本领,其实是从反面抬高自己,贬低社会上的一般人“俗人”

最后,老子说出了,他和别人的不同之处,就在于自己得到了‘道’,从而表明了老子的最高价值追求,就是求道得道、洁身自好。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