木婉清的纯真和康敏的妩媚

这两天天龙八部播得火热,我又想起,就重新拿起这本“悲天悯人”的大书。距上一次读完已经有4年多的时间了吧,顺带着把一本金庸传也看过了。重读总是一件很有趣的事,特别是能看到很多有趣的细节,更有新的一层感悟。

关于天龙八部的品读实在太多,不乏名家之作,本不想写这些常谈旧闻,但是木婉清和马夫人康敏实在太美,看过后若是不写点什么祭奠一下如此美艳动人的人物,总觉得这美女远观了一番,却不亵玩一下,实在对不起猥琐二字,令人喟叹。于是乎便是纵有千般美文在前,自己不说说她们的美,总是没到口的肉,闻得见香,不吃下去,徒然吞吞口水,实在不得味,品色品色,不品不色,不干,不干。

书中美人千般,总是不及木婉清和康敏。一个是天真浪漫,璞玉天就,天然去雕饰,清水出芙蓉;一个是娇滴滴艳媚媚一步三转的身段一叹三绕的软语,石榴裙下死,做鬼也风流。大抵男人,没有不好色的;大抵好色的,没有不爱她们二人的。一少女一少妇,一清纯可人一炽热勾魂,所谓床下淑女床上浪女,不过如是。往上数三千年,往下数三千年的美人,恐怕不过是她们的综合体。

你看木婉清,先出声,一句骂和,也令人觉得“说不出的不舒服”;再闻香,“似兰非兰,似麝非麝,气息虽不甚浓,但幽幽沉沉,矩矩腻腻,闻着不由得心中一荡”,连阿紫都说她“身上好香”,段誉靠在这样的香美背后,不由得酥了。接着见肤,“晶莹如玉,皓白如雪”,直到最后见她喝水,此一段美到极致,犹如仙女下凡,光彩晶莹,浑身都带着光芒。

其时日方正中,明亮的阳光照在她下半张脸上。段誉见她下颏尖尖,脸色白腻,一如其背,光滑晶莹,连半粒小麻子也没有,一张樱桃小口灵巧端正,嘴唇甚薄,两排细细的牙齿便如碎玉一般,不由得心中一动:“她……她实是个绝色美女啊!”这时溪水已从手指缝中不住流下,溅得木婉清半边脸上都是水点,有如玉承明珠,花凝晓露。

仔细想,晶莹剔透的美丽,岂是一段45度仰望天空的悲伤这样的小清新可以写就出来的?段正淳这个花中老手,也“暗暗喝彩”。更为难得的是她全无虚情假意,段誉既是夫君,也不在羞愧了,说爱就爱,“一张俏脸如春花初绽,手离机括,笑吟吟的搂住了他”;见刀白凤是仇人,嗖嗖袖箭就扔了出去,也不管她是未来婆婆;听到说让她假扮段誉,这发起脾气来更是乒乒乓乓砸碎了一屋子家具,正合了她那一句“若不嫁他,就要杀他”的誓言!如此曼妙随性的姑娘,想来就是绝美。可惜木婉清最后只是成了小段插曲,不得不说实在是本书大大的遗憾。

在看马夫人,杏子林甫一出场,她是缓缓转身,微微啜泣,娇怯怯、俏生生、小巧玲珑,一对眸子晶亮如宝石,黑夜中发出闪闪光采,然后盈盈一拜,一开口,清脆响声说的是“未亡人”。这在群丐面前一亮相,简直勾魂摄魄,只差要人人跪倒,臣服裙下。

再到段正淳私会之时,“眉梢眼角,皆是春意,一双水汪汪的眼睛便如要滴出水来,似笑非笑、似叶非叶的斜睨着”,如此见着一个美妇人躺在床上,“语音又似埋怨,又似撒娇”,酥胸半露,别说段正淳,便是读书人也酥倒一边,要指着那月亮说:“天上月亮这样圆,有这样白,还这样甜。”

只可惜这一身娇媚所托非人,一身情谊只盼着“从小不喜欢跟女人一起玩”的萧大爷,可惜!可叹!可悲!可怜。呜呜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