惟德惟贤,能服于人 ▏闲说《论语》为政篇18

子曰:“道之以政,齐之以刑,民免而无耻;道之以德,齐之以礼,有耻且格。”

领导一个国家,如果以法律和刑法来治理,是可以达到一个安定的效果,但这样是不够彻底的,只能有一时的效果。也许人民不敢做恶了,但他们在心里未必会服。

《三国演义》里面也讲到,当年诸葛亮平定南蛮的叛乱,马谡给出的策略就是攻心为上,攻城为下,这才有了后面的七擒七纵,使孟获诚心归附,更为诸葛亮北伐赢的了很稳定的后方。

三国是个很有意思的时代,曹操的地域广大,人才济济,但他的遗憾在于不能收复孔明和关公,纵然爱才,就像徐庶即使进了曹营,也是一言不发。刘备就算颠沛流离,缺粮少地,最终却能得人死力。所以三国鼎立,大家均衡了,谁也拿谁没办法,不巧最终政归司马。当然司马氏的起家也不光明,没有多久,八王之乱,外族乱化,不得以苟且而偏安一隅,最终也难逃厄运。

也正像刘备临终的遗言: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惟德惟贤,能服于人。一切在于人心,心变了,什么也没有了,看不到真情是人间是最可怕的事情了。

意译:

孔子说:管理一个国家,若只是依赖法律,凭借严刑来达到社会的安宁,这样可以使百姓不犯错,但百姓不一定会感到羞耻。

如果在管理国家过程中,能够以德服人,大家将心比心达到自律,那么百姓就会对自己的错误行为感到内疚,而且还会将好的行为发扬光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