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当了一段感情的逃兵

倒影

我从来都没想过,再一次踏上这个西北的城市会是因为杨先生的婚礼。

下了高速以后我就醒了,坐在大巴车上一路看过来,这个城市比起五年前简直可以说是有着翻天覆地的变化。很多老的居住区都改成了商业街和民俗巷,传统的民族建筑和富有设计感的商业建筑交相辉映。我第一次为这个城市悠远古老的历史而感到诧异。

“杨先生要结婚了!”。

一个月前我被这条消息包围了。几乎所有跟我和杨先生有过联系的人都在通过各种方式向我传达着这个消息。高调的姿态,让我误以为这些都是杨先生的精心安排。

一开始,我打算不理会这些,假装什么都不知道就过去了。可是铺天盖地的消息和霸屏的朋友圈让我无处可逃。它们仿佛在向我说着同一句话“你逃不掉。”

照片上的杨先生比五年前胖了许多,这就让他唯一的身高优势都不那么明显。新娘一看就是本地的姑娘,浓厚的妆容掩盖了脸颊上原本的红润色泽,在灯光和ps的修饰下微胖的身材也变得玲珑有致。我不止一次的看着那张结婚照感叹如今摄影修图技术的高超。连我那个闭塞的西北小城中,都能制作出那么精致的照片。

和曾经的同学说起这一感受时,他用一种“不要老是觉得外国的月亮比较圆!”的语气对我说说:“如今这里不再是五年十年前的样子了,发展很快,出门不带钱包也能打车吃饭,你不要小瞧了。”

的确,我对于这个城市的印象只停留在五年前,行人透过围墙可以看到塑胶操场和操场旁边那棵近百年的柳树,学生们有什么事总爱说一句“那好啊,操场边大柳树底下见。”;体育课总爱偷偷的从学校铁质围栏的缝隙钻出去买东门的烧烤和南门对面的珍珠奶茶,出了校门往南走到十字路口会有唱花儿的老人,唯一的一家大型超市开在市政府对面的步行街上,周末经常会去逛超市然后逛完一整条街走到那一头吃一家名叫不麻不辣实际上又麻又辣的麻辣烫。

这就是我对这个曾经待了四年的城市所有的记忆。

如今学校的围墙改成了红砖墙,从外面再也看不到学校里面的光景;唱花儿的老人被跳广场舞的大妈取代;超市和商业中心开了一家又一家... ...

住到酒店的时候时间还早,我放下行李打算出去走走,接到了杨先生的电话。他告诉我这里刚好举办第一届旅游节,有很多当地特色小吃是我喜欢吃的,说要带我去吃。我一想在婚礼前夕打扰人家新郎好像不太厚道就拒绝了他的邀请决定一个人出去走走。

学校南门的珍珠奶茶店依然还在,店面扩大后又加了水煮小吃。香草珍珠奶茶和柳橙刨冰是我和杨先生的夏季日常,冬天换热的,买一个红薯能在手心里捂一个早自习,然后一人一半吃掉。

总是喜欢去刚进校门的小花园温书,除了春天的玉兰夏天的牡丹和秋天挂满树枝的核桃,冬季放在花园两侧一青一白的石头更加醒目。老师们说这叫左青龙,右白虎。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这里面包含的风水意义,只是觉得就连一块石头,都能有这样的意义。我的学校真是了不起。

我和杨先生坐在石头旁边,聊喜欢的城市说向往的职业。那时候我喜欢老师站在讲台上挥洒自如的讲课,杨先生梦想着有一天背个包挂个单反全世界流浪。我嫌弃杨先生没出息喜欢流浪,杨先生觉得我喜欢安稳没追求。如今,站在讲台上蜡炬成灰的人是杨先生,我没有挂单反,却一年四季来回奔波。

无数次,我都能看懂杨先生的欲言又止,明白他的小心翼翼。却都转过头,望着另一个男孩子,他有着最完美的侧脸和最好听的声音。我的远方,只有他,没有杨先生。而后来我追着少年的脚步漂泊远方的时候,杨先生守在讲台,风声刮过一阵又一阵的脚步声,却从来都没有一个是我的。

高中毕业以后的我们各自在不同的城市,偶尔我会在深夜接到杨先生的电话,听喝醉酒的杨先生絮絮叨叨,依旧不提爱情。

图片发自简书App

大学里最后一次通电话是毕业前一天,杨先生依旧喝的醉醺醺,我也喝的眼神迷离。迷迷糊糊中好想听到有人在我耳边说

“上了大学以后你没回过临夏吧,改天我带你去看看。”

“那边现在修的很好,你应该去看看”

... ...

“我喜欢你,凉凉。”

在听他说了“喜欢你”三个字以后,我的酒意瞬间清醒了大半。我知道杨先生一直以来对我若有若无的情愫,只是他不说我也假装不知道。心安理得的接受着他的关心,自欺欺人的把他放在朋友的位置。我不喜欢他,所以无论特有多么优秀或者贴心我都不会和他在一起,只是那层窗户纸一旦捅破,两个人就真的连朋友都没办法做。而且那时候的我已经找到南方的工作,去追逐那个完美侧脸的男孩子,无法安放这样一份深沉厚重的感情。所以我在第二天,就收拾行李坐上了南下的火车,顺便从他的世界消失。

我就这样自以为是的离开了,觉得只要我不主动联系,时间长了他就能慢慢淡忘,他会有一个如花美眷一起路边灶台。或许等我那个倒是几年以后我们带着各自的孩子再次相遇,到了那时候,一切的深情都化在一句“好久不见,别来无恙”里面,微笑带过。

环境变了这么多,这里的人们依旧是一副闲散从容的自在模样。年少的时候总是不甘于寂寞,渴望轰轰烈烈火花四射的生活,所以当年看这里的人们,把所有的时间都消磨在鸡毛蒜皮和柴米油盐上,为了两毛钱和卖菜的大妈讨价还价,想省时间下馆子吃饭到最后发现花的时间比在家里吃花的多,遇到集市才会拥挤一次的公交车上人们隔着一整节车厢打招呼聊天。这里依旧闭塞,滞后。无论是租房子还是看病,人们依旧相信熟人,而不愿意寻找更快捷的办法。走在街头,脚步总会不知不觉的慢下来,看看绿化带中被灰尘掩盖的花,小心绕过脚底下猫狗的粪便,下雨天更要注意人行道上翘起来的地砖,因为你稍不留心,就会被里面的泥浆溅个满身。

杨先生不止一次的告诉他看这里的人们总有一种没洗脸的错觉。就连在机关上班的干部,清早都是一副睡眼惺忪的模样。他说他厌倦了这样的生活,他要走出去。至于后来他留下来的原因我没问过,人生这么长,每时每刻都充满了变数。而且,现在看来这个小城真的有一种闹中取静的独特魅力。

图片发自简书APP

我只是告诉过他,无论身在何处,都不应该放弃了对生活的信心和追求,假如有一天走进深山与世隔绝,那就坐看云起;身处繁华闹市,那就踮起脚尖触摸阳光。我告诉他,只要自己内心足够坚韧丰盈,就不害怕人事的变迁。

我有点开始喜欢这个小城市了。在见过了许过人工堆砌的高楼,闻过无数化学合成的香味以后,我开始迷恋这个小城市独有的泥土气息和阳光纯粹的光线。这里还有我多年的好友,明天他就结婚了。

突然间,我又产生了一种逃离的冲动。新娘干练大方,完全不似我一般犹豫迟疑,我看到酒店外面杨先生忙碌的身影,身旁的巨幅照片里,他和新娘都笑的很灿烂。我想,我真的不应该去打扰这样的幸福与美好。

我在寒冬的深夜醉过酒,早春的街头追过日出。当我从一个喧闹的城赶到下一个孤寂的镇,心无数次的充盈然后化为尘埃。而那个说要带我回去看看的男孩子,他终于要结婚了,他还请我去见证他的婚礼。我依旧想逃离,不敢面对多年的感情。

我在返程的火车上收到了杨先生的短信,他说是因为我说不能放弃对生活的追求,才有勇气接受现实的安排娶妻生子,他想让我知道,无论身处何种境地,他都能够随遇而安的生活。我告诉他我知道他现在过得很好很幸福,这是我一直以来都希望的。我把那张他在酒店外面忙碌的照片发给他,只希望他能一直这么纯粹的忙碌着,幸福着。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