塔罗冥想-女祭司|寸步难行

图片发自简书App

2017.6.9

对于“停在自己的阴影、独自穿越沙漠的骆驼、渴望连结与看见、坦诚地去表达”,这些都是我最近一阶段不断地在文字里表达的东西。我在其中反复擦拭着身心,与一股内在的惯性能量不停地拉扯着。在反复中迂回上升着。

我没有让自己停在阴影里,宋老师的一年期的蜕变营、桑妮亚6月的线下工作坊,还有这次小裴的塔罗写作小组,这些都是帮助我走出阴影的支持。现在在去桂林的路上,想拥有一个安静而独立的空间,与自然的山水互动。

2017.6.10

死神和吊人没有阻挡我,一张女祭司把我硬生生地给卡住了。为什么会卡住?这张牌面一改往日的阴暗,有了阴柔的味道。我不知道该怎么写了。感觉女祭司的出现,让低压的能量上升了一些。可是我还在保持着伤痛不放。我不想见光,宁愿享受藏在阴影里的孤独。

写下这些字,心里也好痛。像被高浓度的盐水浸泡着。独自穿行沙漠的骆驼,好有联结感。心更加痛了,因为来桂林的这几天,心里压抑了一些东西。我在故意屏蔽那些糟糕的感受。走在这个陌生的城市,有一种气息微弱如丝的感觉。

这几天一直无法静心,身心流浪。今天去一个公园,攀爬瀑布,是一段一段的断断续续的瀑布,抓着铁锁攀爬瀑布流过的岩壁。穿着草鞋蹚水,全然地投入其中,像一个孩子。总有人喊我帮忙拍照,三个女孩着衣跳入及膝的水中,在里面摆各种Pose。还有一女孩朝着我微笑,我正纳闷呢,她一下子摔倒在水里,女孩子们哈哈大笑扶起湿身的女孩…

就因为这样的驻留,我掉队了。在我发现自己已经掉队好久了。等我爬完瀑布时,天气已经开始下雨,越下越大。我就一直往山顶走,穿着爬瀑布的的简陋雨衣。希望能赶上他们。山上湿气很重,加上下雨,整个都滴滴答答的,包括我。沿着石阶向上攀爬,独自赶路的感觉像极了小裴说的独行的骆驼。

快到山顶时,收到当地导游的信息,说她们在下山路上,让我下山。我坚持往山顶走,寄希望于山顶的缆车,可以很快下山。谁知爬上去才得知下雨不能用。坐了一小段缆车,我就冒雨小跑着下山。焦急自己迟到太久、害怕自己摔倒,无心看一路的风景。

晚上没有出去,没有那么低落了。听了宋老师前天的语音分享,在听之前略有抗拒的。我害怕力量,害怕自己突然的心血澎湃。专心听了,里面很多话都非常触动我。

“害怕亲密感,渴望接近、又害怕靠近。”

“在越艰难的时候,我会越包裹自己,甚至不与外界产生联系。——在這個背後,有一個巨大的悲傷……”

写到这里,想起小裴曾写的一段话:“如果不是遇见伤害或是痛苦,却又无人保护,让她可以依靠,哪里来的坚强呢?柔软是女人的天性吧。”

在这些话中翻滚、涌动。我始终无法用自己的话描述什么。本来应该由低爬高,然后结束文字。不想爬了,就这样吧。

(此处,删除一部分文字)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