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题,随心;杂记,随思;道来,随意

2016.09.06

早上坐公交车去单位,透过窗户,看到有一个老外骑着电动车自如的穿梭在路上,随即就笑了,对于生活,融入,应该是最好的状态;想起了礼拜天从下元回单位,也是在公交车上,大部分年老的人都坐在特座上,然后有个首位的老爷爷在那眯着眼,到了一站的时候,睁开眼睛,招呼着提着很多东西的乘客坐在他身旁,那种慈祥的目光和缓缓的招手,瞬间让人的心变得很柔软,我笑了,但是眼睛里都是湿意;人,没办法矫情的生活一辈子,但你总可以秉持着你的那最初的一点初衷。我回过头,看着太阳,想到了那个长眠于地下的老人,曾几何时,带着他上公交车,有人给他让座,他落座后的深情有点落寞,不过还是招着手,让我呆到他身旁,下车后,他笑着对我说:嗯,还是老了,你看,这个样子就是老人了,公交车上人家一看你这个样子,你就是老人,就得给你让座,”彼时,他的身体还是很好的,不过也是因为不舒服,来太原看病;我江北上初中那会,生病了,父亲在外,母亲弄了个车来看我,他随行顺便要办点事情,高大的个子,黝黑的头发,进了教室看了我以后,吩咐了几句就走了,同学们都围过来,跟我说,那是你爸?蛮帅的;”我羞怯的笑着回答,那是我爷爷……人群里“哇…”的一声,都在说,你爷爷好年轻;见过他小时候的照片,长的不是很好看,关于他的事情都是别人娓娓道来,很少提到他自己讲;我小时候,他是不爱说话的,年纪长了,完了比以前爱唠叨,但却永远将心事压在心底。

今天天气有点阴,路上遇见跟他年纪一样的人,我就常在想,他活到现在会是什么样子,会跟我说什么样的话;然后笑笑,继续走自己的路;有时候我们因为拥有,所以不自知,常以为不会远离的东西,就不会远离;近距离总是像放大镜一样将优点和缺点无限制的放大,不懂得将距离稍微拉开点去看待问题。相处的时候总是用指责的语气去沟通,不曾想过,他/她的唠叨只是唠叨,只是想让你跟着他/她一起骂骂谁,一起说说谁,而那些该怎么办的事情还是会怎么办,不曾想过,我们想要的这种就是陪伴…而不是说教;

越来越多的人在说精神上的门当户对,以前的人哪懂的这么多,说到了,就要做到,像棵大树一样遮风挡雨,那样的年代很纯粹,那样的年代也很艰难,那样的年代现在看来却是让人无比踏实,那天跟老于聊天,完了很多事不记得了,随后问小丽,也不记得了,唯有我,很多人,很多事,总是在记忆的某处,相反,近期发生的,却很少记得…

突然很急切盼望着三十而立,然后三一,三二,三三,……就是四十不惑了,那时候,又是个什么光景呢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