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学里,我曾对一个女孩一见钟情


01


“我真的从来都没有信过什么一见钟情,永远都觉得是放屁,但当她从我身边路过与我对视的那一秒,我觉得我爱上她了,之前说不信一见钟情那才是放屁”。

我眉飞色舞地跟兄弟讲述着我遇到了一个女孩,并且迅速爱上她的奇遇。

“你知道吗?那一刻,我脑海中只回荡着一种声音,我要认识她”。

兄弟戏谑地看着我说:“你又打算祸害良家妇女了?”

“老子这次是认真的。”我愤怒地顶了回去。

为了认识她,我不仅发了朋友圈,还在学校的贴吧里发帖寻人,因为我坚信只要我们是同一个学校的,我就一定能知道她是哪一个。

那两天我幸福着,却又煎熬着。心中有个期盼的可人儿是多么的幸福,可我却没法找到她又是多么的煎熬。在夜深人静时,她的笑颜一次又一次在我脑海里浮现,我辗转难眠,我觉得我中毒了,那毒名为相思。

她就路过一次,却成了我的全世界,我第一次有这么强烈的喜欢一个人的感觉。

终于皇天不负苦心人,我知道了她的学院,班级,姓名还有她的联系方式。那晚,我喃喃着她的名字,兴奋地一宿没睡。

那年,我大一,我对一个女孩一见倾情,并且发誓要追到她。


02


你听过花开的声音吗?就是“啪”地一声,瞬间心花怒放。当她通过我加好友的请求时,我就是这种感觉。

从那天以后我每天都会和她聊天,网上搜集各种段子,想方设法逗她开心,同时也每天绞尽脑汁地给她暗示,暗示我喜欢她。我明白这事给谁都没办法相信,但是我就是真的发自内心地喜欢她。

有一天,她问我:“你为什么喜欢我?”

我反问道:“你信一见钟情么?”

“信”。

“我见你的第一眼我就喜欢上你了,如果你刚回答不信,那么我就说我信命”。

她感冒时,我她送药,天冷时,我给她送抱枕,没吃饭时,我给她订外卖,我就想对她好,想法设法地对她好。

还记得有一次,她朋友叫她去给她过生日,她就叫我和她出去买东西,在超市里,我推着车,她在前面挑,看着她仔细挑着东西,然后对我回眸一笑,我突然间有种已经和她在一起好久好久的错觉。那天真特么开心。

可是,没过几天,她突然不理我了,我心慌了。我一遍一遍给她发着消息,但都石沉大海。我只好跑到她宿舍楼下守着,我想知道发生了什么。可是她见到我时,只是淡淡地说了一句:“以后别来找我了”

原来她的前任来找她了,相隔一千三百里地坐火车来找她了。

那年,我失恋了。她从来没有答应和我在一起过,我怎么会失恋呢?原来,从头到尾,自始至终,都只是我一厢情愿的单恋着。可是,我就是喜欢她啊,喜欢的不可自拔,不愿自拔。


03


“虽然没有在对的时间遇见你,但真的很感谢能和你相遇,不管怎么样我都不会怪你,毕竟从一开始就是我的问题,喜欢一个人真是一件自己没法控制的事。我嘴上说你别考虑我,但我多么希望你能和我在一起。如果你们和好了,请让我以朋友的身份继续陪着你。只要你乐意,我什么都听你的,我没疯,我就是太喜欢你了”。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那晚,我眼里含泪地打着这段话,给她发了过去。

《从你的全世界路过》里说的:当你全力以赴,打算对一个人好的时候,你就变成了傻子,聋子,眼里除了她,什么都没有,就连伤害都变成了对一场恋爱的检验。你还傻不兮兮地鼓励自己,安慰自己,要坚强。

我觉得我变成了傻子,变成了聋子,变成了疯子。我就是喜欢她啊,像每一次见她,充满惊喜;我就是喜欢她啊,像第一次见她,一脸懵逼。我告诉自己我会喜欢她365天,然后做好我自己就好。

喜欢一个人,就是甘愿折磨自己。我想她啊,想到半夜两三点翻来覆去睡不着,拿起手机又放下,写了消息又删除;我想见她啊,却想不出一个见面的理由。

我不断地安慰着自己,喜欢她是我一个人的事,与她无关,既然如此,那就联系她好了,可是她要是嫌我烦,永远不再理我了怎么办。

我每天心心念念地发着早安,晚安,战战兢兢地琢磨好久发着其他条消息,把她的朋友圈刷新着一遍又一遍,聊天记录翻看了一次又一次。我整天浑浑噩噩,眼里心里满脑子里都是她,我特么就是喜欢她啊,我要怎么办?

那年,我执着地喜欢着一个女孩,喜欢到心里,喜欢到肺里,喜欢到骨子里。


04


过了一段时间后,她发来消息,她说她已经对前任没啥想念了,和前任根本就不可能了。那天我就像刚加上她时,一样地兴奋,我还有机会,我还有希望,我真的好幸福。

喜欢一个人时,就会患得患失,失时痛心疾首,得时兴高采烈。爱情,果然一笔一划都入眼成痴。

“我尚有余力,所以我想保护你,光明正大地保护你”。当我再次想她告白时,她答应了我,那一刻,我真的想喜极而泣。

那年,大一,我恋爱了,和我一见钟情的女孩恋爱了。

今年,我毕业了,当我回想起大一那么全心全意喜欢一个女孩的日子依旧热泪盈眶。虽然,最终我们还是分手了。

随着年龄的增长,我渐渐懂了,人世的每一次相遇,终究是下一场的离别,就像戏的开始,戏的落幕,在意料之中,又在意料之外。

我们总以为那份痴情很重很重,有一天我们蓦然回首,才发现原来它一直都很轻很轻;我们总以为爱的很深很深,来日岁月,才发现原来它一直都很浅很浅。

没有一成不变的爱恋,也没有始终如一的爱人。就像八月长安曾经说过:“很多事情可以想通,可以看破,然而却不能放下,不能忘记。那么就算不能放下,不能忘记,她也可以不再提及,不再想起。”

『无戒365天极限挑战营 第三篇文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