记理发

女友和常去的一家理发店闹翻了,原因是他家老是闭店。每每想理发,总要去个两三次才能成行。于是,她退了会员卡。又找了另外一家不远的店。

对我来说,去两三次才能理上发根本不算什么。我喜欢陌生的咖啡馆,陌生的书店,陌生的小礼品店。在这种小店中,总能找到一些新奇的玩意;但我不喜欢新的理发店,被一个不熟悉的陌生人摸着头,拿着剪刀在头上一通乱剪,似乎把命都交给了他。

但我有什么办法?女友还问我要不要继续用剩下的会员。可她已经去闹了一通,还给老板打了电话死活非要退卡。我若继续在那剪头,指不定老板要怎样糊弄,没准会让我的脑袋当众出丑。

出丑我倒是不怕,关键是把脑袋暴露在“仇人”的剃刀下,这个想法总让人不寒而栗。

于是,今天下午我怀着忐忑的心情,走进了女友选的另一家店。

从洗头开始,身体就像浇筑的水泥般慢慢僵硬。拳头始终都是紧握的,仿佛若对方有不轨之心,我随时都要挥出一拳。当然,这是一家正规的理发店,又不是扈三娘开的,肯定不会拿我的头下手。

怎么理发,又要重新问我一遍。这里怎么剪?那里如何理?刘海要剪齐吗?我糊里糊涂的,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但若不回答,总归显得十分古怪。所以我只能模模糊糊的说,行,就这样,齐的吧……其实我根本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

剪完之后,还让我看行不行。我装模作样的照了照镜子,嗯,剪短了,也看不出什么行不行来。但若什么都不说,倒是辜负了理发师的一片心意。于是,我说边上长了些,他一把将我摁回椅子,又是一顿咔嚓——这回呢?——行、行、行,可以了——

我慌忙说。

其实我说边上长了些,根本不是让他重新剪,只是觉得应该说些什么罢了。在之前那家理发店,每次理发加上洗头的时间,总共不会超过十五分钟。往往我还没紧张起来,就已经走在了大街上。他不会问我剪得怎么样,就是已经形成了某种默契,我不说,他也知道要怎么做。做的好不好,我不说,他也知道。有时剪得不怎么样,他会抱歉地摸摸鼻子,不过也不会再给我修剪;有时剪得好了,他会得意地摸摸鼻子,但也不会等着我夸他。

可到了新理发店就毁了,这里行不行,那里短不短。问的我晕头转向。某一瞬间,让我仿佛回到了高中教室,被老师点名提问,问的还都是爱因斯坦都没解决的问题……从进理发店的门,到最后走出去,一共用了足足四十五分钟。一堂课都过去了!

也罢也罢,去过几次就好了,总要有磨合期的嘛!我想。

等我回到家,女友扳过我的脑袋,左右端详了半天。

“嗯,这家不行,下次咱再换一家!”

我要出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