像一部机器

出了毛病

零件损坏脱落

你问它疼不疼

它回答不了你

身体出了问题

每一个器官

每一个细胞

每一个分子

都拿起长矛

刺向你

轻的只是刺痛你

重的搅烂腐败

你问它疼不疼

何止是疼

痒,麻,酸,痛

甚至受耐不住的

想要抠烂的欲望

它坐在那里

高高在上

指挥着成千上万的战士

摧毁你

给你生不如死的疼痛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杭州赵家有阿九雌雄难辨,男可写治国之策,女有 天仙之风,问世人阿九是雌雄。“柳晴树你要真觉得人间无聊,不如去探探这...
    樱落离心阅读 79评论 1 1
  • 异乡过年的好处是不用舟车劳顿,坏处自然更多,见不了亲戚朋友的面,好在现在微信发达,视频联系可以一解思念之渴...
    秋水长天碧阅读 51评论 3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