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深不寿,慧极必伤”:红楼里的那些病人们

字数 942阅读 683

《红楼梦》是一部人死很多的小说,几乎没隔几章回就有人死去。其中也有很多奇特的死法,比如说薛蟠的妻子夏金桂,由于极端嫉妒香菱,想用砒霜毒死她,最后不料将自己给毒死了。虽为香菱的侥幸逃过一劫感到庆幸,但最终香菱却又因难产而死。书中各种死法也算是令人大开眼界,但最普通的死法,也是最频繁的死法,就是病死。

以前读《红楼》,总不能理解为何正值青春年华的晴雯、林黛玉、秦钟活不过二十岁,秦可卿、王熙凤也不过在世上二十有余。而年龄大的贾母、刘姥姥反而活到了将近“大结局”。后反复阅读,细细分析,才知道,都是病缠身,落得个白发人送黑发人。

第三章“黛玉进贾府”中,众人见黛玉年貌虽小,其举止言谈不俗,身体面庞虽怯弱不胜,却有一段自然的风流态度,便知他有不足之症。因问:“常服何药,如何不急为疗治?”黛玉道:“我自来是如此,从会吃饮食时便吃药,到今日未断,请了多少名医修方配药,皆不见效。”可见这病西施的疾病乃是先天就有的。这也为黛玉的早夭埋下了伏笔。

再说晴雯,受风寒冷病了几天,受了一点气,挨不了几天就去了。王熙凤,小产(即“流产”)后,落红长达大半年,平儿叫她看病,她就是不愿意去,有病不医,最后也落得个病逝在床。秦可卿的弟弟秦钟,与尼姑幽会时受了些风寒,回来时咳嗽伤风,饮食懒进,在这病基础上,又负气大伤,不几日就死了。还有黛玉的双亲,母亲贾敏和父亲林如海都是身染重病而亡。 ![](file:///storage/emulated/0/UCDownloads/pictures/ims(1).jpg)《红楼梦》中曹雪芹开篇就道“满纸荒唐言,一把辛酸泪”!每次看到自己欢喜的红楼人物病逝,总怨曹雪芹的荒唐写法:将角色通过疾病迅速的终结。一个个年轻力胜的角色死起来也非常轻易,偶得风寒,便抱病不起。除了抱怨曹雪芹的写法,也对当时的中药不济事感到质疑,病人一风寒就治不过来了,那还能治得什么病好?中药只能去养生了罢。
原先读红楼产生上述的这些想法,现在仔细想想,曹雪芹却是对的。首先,风寒可大可小,流感亦可杀人,更何况身子虚弱的贵族子弟。再加上他们生病时自己又不重视,也是为病亡埋下了种子。

最重要的一点,就是红楼病人的疾病皆是心病。情绪的力量可谓法力无边,而要医治心病还需心药。黛玉对宝玉的情是无法代替的,她想的是“你只管你,你好我自好,你失我自失”,却因不能为自己的爱做主,只道:“眼空蓄泪泪空垂,暗洒闲抛更为谁?”《断鸿零雁记》里有句:“须知天下事,由爱而生者,无不以为难,无论湿、化、卵、胎四生,综以此故而入生死,可哀也已!”深情之人得不到释怀,必走向早衰。因此黛玉的死是情伤。

相比之下,秦钟与尼姑智能儿的爱情虽不及红楼的林黛玉与贾宝玉,却也是深情如水。秦钟与智能儿幽会被其父秦邦业知觉,被痛打一顿后不仅深受重伤,又导致父亲急火攻心暴病身亡。一边是儿女情长,一边是天伦之情,秦钟都没能很好的得到,终于也是一命呜呼。因此,秦钟的死亦是“情深不寿,慧极必伤”中的情伤。

与这两人不同的,则是晴雯与凤姐。晴雯,曹雪芹无疑是钟爱晴雯的,从晴雯独特的判词,以及晴雯越过袭人排在了十二钗又副册之首,就可以明显地看出。在《红楼梦》中,晴雯倍受赞誉,连贾母都说“这些丫头的模样爽利言谈针线多不及她”,甚至百般厌恶她的王夫人都承认“她色色比人强”。一个丫鬟,却能与宝玉斗气撕扇,可见晴雯非同一般。可就是如此聪慧的才女,与封建礼教格格不入,加上格格不入,最终在病情加重时冤死于床榻。因此,晴雯的死是“慧伤”。


王熙凤的判词“机关算尽太聪明,反误了卿卿性命”也极其明显的示明了凤姐的过于聪明,机关算尽终究是害了自己。因此,这也是“情深不寿,慧极必伤”中的“慧伤”。

如此看来,曹雪芹似荒唐却又不荒唐的写法并不夸张,更没有为了情节而胡写,可是:花谢花飞花满天,红消香断有谁怜?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