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三十年 三、室友|我的视界我的中国

0.072字数 2371阅读 124

正月十五过后,同学们开始陆续返校了。徐晓飞宿舍的室友们也终于聚齐了。

徐晓飞她们宿舍一共四个人,都是外地生。其中有一个是徐晓飞老乡,不过是来自地级市;另外两个都南方人,一个来自江浙义乌,一个来自广西南宁。这几个家庭的经济状况就跟他们所属地区在全国的GDP排名是一样的。来自浙江的姑娘家里是做生意的,经济状况最好,而来自中部农村的徐晓飞则是最穷的。

不过这边没有妨碍这几个姑娘之间的友谊。而且尤其是来自浙江的姑娘跟徐晓飞之间的感情还属最好。这固然跟宿舍的几个姑娘淳厚善良有关,更重要的却是徐晓飞自己的心态。

正值人生中最好的年纪,姑娘们都是爱美爱俏的,有意无意地总会在方方面面相互攀比。作为贫困者,物质条件处处不如人,难免容易敏感多疑,因为自身的不自信而觉得别人都在轻视嘲讽自己。

幸运的是,徐晓飞一直都很有自信,从不在乎面子,也很有主见。

记得刚来学校报道的时候,家长们曾经凑在一起商量过要给宿舍买洗衣机之类的电器。当时,徐晓飞的学费是家里东拼西凑好不容易才准备出来的,妈妈兜里剩下的钱总共还不足一千块,用作生活费都还不够,哪里有买电器呢?所以,面对其他家长的提议,妈妈一脸为难。

“我不用洗衣机,要买的话你们自己买吧,我不买。”妈妈总是瞻前顾后放不下面子,徐晓飞只好自己出面。

妈妈很忧心:“她们会不会因为咱们没钱而看不起你?”

“她们有钱是她们的,她们再有钱也不会给我花;我穷是我的,我再穷又没有花她们的钱,所以我们是富是穷都是自己的事情,跟她们没有关系。再说了,我也不需要她们看得起,我自己看得起自己就行了。”徐晓飞一脸平静。

后来,她们宿舍的聚餐之类的活动徐晓飞也都一一拒绝了。出身农村的徐晓飞实在是接受不了连一碗米饭都要一块钱的消费水平。在学校食堂两毛钱的米饭就足够她吃饱的了,再加一个素菜也总共不到两块钱而已。

不得不说,徐晓飞宿舍的几个姑娘都是很善良的孩子。贫富差距之下,并没有发生霸凌之类的事件,反倒是她们还曾经强烈提议其他人来分摊徐晓飞的费用,徐晓飞只要一起吃饭就行了,可以不用掏钱。

只是徐晓飞毫不犹豫地就拒绝了大家的好意。拿人家的手短,吃人家的嘴软。这个朴素的道理徐晓飞是懂的。

不过后来其实徐晓飞还是没少承大家的情。

先是室友老乡。

由于是在郊区新建的校区,那叫一个面积宽广。从宿舍楼到教学楼骑车都要十分钟。那时候还没有共享单车,所以新生报到的时候买自行车属于标配。而徐晓飞由于囊中羞涩,每天只能步行往返。

大家都骑车,只有徐晓飞步行,想不引人注意都难。遇到刚认识的同学,大家都说要捎带上她,徐晓飞一一拒绝了。但是等到第二天去上课,室友老乡非要等着载上她一起走,实在是不容拒绝,徐晓飞也就只能从了。这种情况一直持续到了第二学期,徐晓飞用自己在学校勤工俭学挣来的80块钱买了一辆二手车。

2002年的助学贷款和勤工俭学措施已经推行的很好了。新生报到时学校就曾经介绍过助学贷款手续,只是徐晓飞和妈妈都不太懂,就没有办。后来才了解到,有一些同学当时申请就通过了。所以从大二开始,徐晓飞也在学校申请了助学贷款,又参加了学校安排的勤工俭学岗位,再加上还获得了奖学金,她又一贯节省,也就不用花多少家里的钱了。

大学几年,徐晓飞也没少承浙江姑娘的情。当初最先提议聚餐为徐晓飞免单的就是她。虽然徐晓飞拒绝了,但心里还是觉得很温暖的。后来参加日语水平国际认证考试,需要在网上报名。由于考点设置的少,名额有限必须快速填报才行。正值暑假,徐晓飞家里没有电脑,虽然特意赶去县里的网吧报名,却始终挤不进去。徐晓飞当时急坏了,后来还是浙江姑娘帮忙才报名成功的。

临近毕业,相比徐晓飞无头苍蝇似地忙着找工作,几位室友都相对要淡定的多。

先是老乡女承父业,已经提前联系好了老家的一家银行;浙江姑娘计划回老家接手父母的生意,根本就毫无就业压力;广西姑娘大四上学期刚刚谈了一个男朋友,俩人都是广西人,每天一边亲亲我我一边复习考研。

反倒是楼下宿舍的一位天津本地姑娘成了徐晓飞就业路上的同行者。

这位天津姑娘是徐晓飞曾经最羡慕的对象。

她父母都是石化工人,家里虽说不是特别富裕,却也从不用为钱发愁。开学第一天去宿舍的路上,徐晓飞就遇到了她们一家人。父母拿着一大堆的行李物品,一家人有说有笑的,看起来特别幸福。

徐晓飞的爸爸妈妈在她还不太记事的时候就离婚了,很快两人又各自再婚,徐晓飞也从此开始了被寄养在姨妈家的生活。

在九十年代初的农村离婚是很少见的,徐晓飞爸妈离婚曾经是当地很轰动的一件事情。

或许是越缺少什么就越会渴望什么,徐晓飞一直就特别羡慕那些被父母捧在手心的孩子。她曾经发誓若有一天自己有了孩子,绝不会在让她经历自己曾经历过的那种失去父母庇护的日子。

入学不久就赶上了中秋节,万家团圆的日子却孤身离家千里,总让人心里不免有些失落。那天晚上,宿舍里的几个人轮流跟家里通完电话,都早早爬到了床上想心事。

寂静的宿舍里突然响起了“咚咚咚”的敲门声,打开门一看是楼下的天津姑娘来给大家送月饼。

那时候大家还都不熟悉,天津姑娘也没有多说什么,一人发了一块月饼就走了。

徐晓飞捧着手中的月饼,心里愈发地羡慕她。

枣泥月饼

那是一块枣泥馅的月饼,徐晓飞第一次吃,感觉又香又甜。

后来大家慢慢熟悉起来。

天津姑娘每周都会回一次家,返校的时候经常会从家里带些炖肉焖虾之类的荤菜来给徐晓飞她们宿舍的外地姑娘解馋。

有一年五一放假的时候,还把徐晓飞她们四个都带回了家,顿顿鸡汤排骨的一连胡吃海塞了好几天。

其实天津姑娘家里的条件也只能算是一般,一家人住在厂子里分的一个两居室里。徐晓飞她们去的时候由于家里住不开,天津姑娘的爸爸妈妈还特意搬去同事家住了几天。可是对她们这几个姑娘一家人都十分热情,每顿饭变着法地为她们改善生活。

后来又一次五一,室友们要么回家要么旅游去了,徐晓飞又被她领回家过一次,那次也是住了好几天,至少长胖了二斤多。

活动传送门:https://www.jianshu.com/p/5510d62f613d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