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卑微的圣人》第三十四章    含苞待放

麦田里的臭蒿子


乡间四月的早晨,天刚朦朦亮,摸黑起床的李二妮便走出了屋子,走向躁动不安的鸡窝。梦里的小陌,满嘴的米香,唇齿咬合间,口水肆意的淌。口水淌过嘴角,淌到肩膀,淌出了凉意,淌醒了绝望。

获得自由的鸡群四散在院子里,开始低头啄地,或仰脖饮水,或者择一隅刨食,各自忙碌起来。唯独那只被小陌唤作“大花”的公鸡伫立在包围了鸡窝的羊圈里,纹丝不动,火红的鸡冠在熹光里甚是夺目,一双蔑视的小眼睛望向院子。之后,奋力扑棱起翅膀上了东房,仰着脖子扯开了嗓。地上,在它纵身一跃的地方,一摊灰白毗邻的粪便惹来惊醒羊群厌恶的目光。

睡意全无的小陌瞥了眼母亲折叠整齐的被褥,打着哈欠穿起了衣裳。隔着窗,他看到乳白色的炊烟从漆黑的烟筒里飘出,在风的追随下舞没了模样。

饭棚屋,灶膛里的火苗上蹿下跳着,偶尔激怒一枚落单的炮仗,发出“彭”地声响。闭着嘴的风箱顶着一篦子窝头,静静地看着李二妮将洗好的鸡蛋又揣回兜里,转身走向墙角凳子上那袋还未开封的、大姐送来的东北大米。

“娘。”叠好被子的小陌下了阳台,边走边系着扣子。

“嗯,怎么醒得这么早?饭马上就好。”李二妮涮了涮勺子上的米粒儿,盖上了锅盖。

“你不是常说嘛,‘天明不醒,还能睡几时’。”

“德行。”李二妮向灶膛里填了把树枝,扭头看了儿子一眼,笑了。

“娘,做的什么饭啊?”小陌深吸了吸鼻子,没有闻到玉米面的味道。

“你猜?”

“大米饭?”小陌的目光紧盯着那袋终于开封的大米,心里乐开了花。

“猜对了。”

“娘,你真好,我昨晚做梦就梦到吃大米饭了。”说完,喜形于色的小陌便扑向了母亲的后背。

“腰,腰,腰。”见势,李二妮慌忙用胳膊拦住了儿子。


饭罢,小陌拽出卡在东屋墙缝里的镰刀,爬上了母亲的大梁自行车。这时,慵懒的太阳方才探出了脑袋。

“二妮儿,这是去哪儿?”一个中年男子拎着桶泔水从自家走出。

“赵校长早,这不打算去麦子地里砍蒿子啊,你这是刚刷完锅?”说着,李二妮停下了车子。

“还没做呢,今天不是周六嘛,睡了个懒觉。”姓赵的中年男子轻轻地把泔水桶放到地上,面色尴尬道。

“这才几点,怎么能算懒觉。”李二妮笑了笑。“赵校长,按理说我儿子去年就到了上半年级的时候了,但这孩子死活不愿去,没办法,拖了一年,你说,他今年要是上的话,能直接上一年级吗?”

“能,小陌这么聪明,我想一定能跟上。”

“那我就放心了。对了,这个还用报名什么的吗?”

“我给你惦记着点儿行了,到时候填张表。今年咱们村好几个该上学的孩子,像王哈雷家的二宝、我家二儿子,陌强他媳妇也打算让他儿子今年上……”姓赵的男子拂了拂袖子说道。

“你家大壮今年也八岁了吧。”

“可不是嘛,到开学整八岁。”

“行,到时候你给想着点,麻烦你了。”李二妮长舒一口气。

“乡里乡亲的,不麻烦。快忙去吧。”姓赵的男子朝李二妮摆摆手,弯腰拎起了泔水桶。

乡间的风柔柔地吹,放眼望去,尽是脆生生的绿。李二妮加快了蹬车的速度,不敢辜负这大好的春光,因为她知道这个季节对麦苗的成长有多重要,而麦苗的收成又和自己所在的这个家有多重要。

“娘,我今年一定要去上学吗?”坐在大梁上的小陌轻声问道。

“嗯,必须去,这次没得商量,除非你想和娘一样做个文盲,一辈子守着这几亩土坷垃转悠。”李二妮重重地说道。

“哦。”

“儿子,你要好好学习,别辜负娘对你的期望。”

“哦。”

“等娘忙完了地里的活儿,给你做个新书包,嗯,再绣一朵红花或者刻上你的名字……”

“嗯。”

“儿子,你喜欢什么颜色?我记得咱家里还有两三块布呢,颜色好像都不一样。”

“什么颜色都行。”

“都有什么颜色呢?我得仔细想想,找一块鲜亮好看的……”


阳光似金针般穿过陌家地头枝繁叶茂的杨树,扎在树下浅沟里摇曳的白茅草和野苜蓿上。闷闷不乐的小陌跳下车子,手握着镰刀径直走向自家的麦田。

“你看看,一说上学的事儿就不高兴了,人家谁大了不上学啊。”李二妮把砍下的蒿子攥在手里。“不上学怎么学知识?现在没文化只能种地,以后没文化备不住连地都种不好。”

“唉呀,知道了。”小陌的镰刀落下又抬起一股特殊的味道扑鼻而来。

“听娘的话,娘还能害你不成?”

“这可说不准。”

“你……你就跟我贫吧!”

小陌抢过母亲手里的蒿子,对其吐了吐舌头,向地头跑去。对被砍下来的蒿子,小陌喜欢把它们晾在马路上任行人践踏,或许只有这样,才能解他的“心头之恨”。

“娘,你说……”

“哥哥,哥哥……”

原路返回的小陌刚到母亲跟前儿,背后便传来熟悉的呼唤。闻声,李二妮母子相继转过头,疑惑的看着正向他们跑来阿旺以及他身后紧随的杨氏。

“跑慢点,看着点麦子,别给你大娘踩坏了庄稼。”

“弟妹,怎么了这是?”李二妮转身迎了几步。

“别提了,阿旺不是好几天没看见小陌了嘛,非得找他哥玩儿。我跟他说你家小陌没时间陪他,他还不乐意,这不,今早怏怏的我没办法了,就把他捎来了。”走到李二妮面前的杨氏一脸无奈。

“哦,看你娘俩火急火燎的,我以为发生什么事了呢。”

“能有什么事儿啊,再说了,还有什么事儿是嫂子你解决不了的?”

“弟妹,你就磕碜你嫂子吧。”李二妮佯装生气道。

“嫂子,你弟妹我是真佩服你啊!”杨氏一脸真诚地看着面前未老先衰的李二妮,不由自主地伸出双手,搂住了她的胳膊。

如愿以偿的阿旺一双小脚分叉在三行麦苗相隔的两道空地上,喋喋不休起来。

“哥哥,你看天都这么暖和了,我们去挖陷阱吧,塑料布我都找好了,到时候骗二宝踩进去。过年的炮仗我还有呢,咱们一起放,气死二宝……”

不为所动的小陌没有言语,他直勾勾地望着不远处的母亲和杨氏,竖起的耳朵企图听到一些什么。

“对了,我听赵校长说,你也打算让阿旺今年上学啊?”李二妮微笑着说道。

“是啊,阿旺虽然生日小,但今年也满八岁了,不能再让他一天天吊儿郎当的了。小陌今年也该上了吧。”

“嗯,我也这么想的,但这孩子不太愿去,愁死个人。”

“习惯就好了,学校里那么多同龄的孩子,哪个村的都有,到时候他就愿意去了。咱们的孩子算是上学晚的了,人家城里的孩子四五岁就开始上学了。”杨氏说着,瞄了眼两个小家伙。“他俩一起上,也算有个伴。小陌这么聪明,学习肯定差不了。”

“但愿吧,到时候你这做婶子的,可要多费费心,你也知道我没上过学,斗大的字不认识一箩筐。”李二妮一脸的坦诚。

“没问题,虽然我暂时不交他,但我会多关注的。”杨氏的双手慢慢地从李二妮的胳膊上抽离出来放进兜里。“嫂子,那我就把阿旺留下了,一会过来接他,你看着他点,别让他踩了庄稼。”

“你去忙吧,阿旺听话的很。”

“我可一点儿也没觉得他听话。”杨氏冷笑一声,转过了身。

太阳掀起了薄雾做的面纱,向万物投以最灿烂的笑脸。宁静的乡间土路上划过一个个匆忙的身影,空旷的田野也瞬间热闹了起来。头顶蓝天脚踩大地的李二妮深吸一口夹杂着泥土芬芳的空气,任凭那缕阳光撞在她的心房。

“哥哥,哥哥……”阿旺的手在小陌的眼前挥舞着。

“嗯?怎么了?”缓过神来的小陌略显惊恐。

“白说那么多,闹了半天,你一句都没听进去啊。”阿旺有些失望道。

“刚才,刚才我灵魂出窍了,就跟《西游记》里的孙悟空那样,所以没听到。”小陌挠着头说道。

“那你的灵魂去哪了?搬救兵去了吗?”

“没,没有。”

“那你的灵魂刚才去干什么了?”

“嗯,偷听别人聊天。”

“那你听到了什么?”兴致勃勃的阿旺激动的跳了起来。

“你看着点儿,别踩了麦子。”小陌突然提高了分贝。

“你看着点儿,别踩了麦子?哥哥,你这是偷听谁说的啊?”

“什么偷听谁说的,我说你呢,你看看你的脚底下。”

“哦,哥哥,我不是故意的。”阿旺看了眼自己脚底摊化成泥的两片麦苗,满脸歉意。

“没事儿,和你哥哥去地头玩吧。”李二妮手里拿着把蒿子,走了过来。“小陌,把蒿子扔了。”

“走,跟我去地头挖野菜。”小陌从母亲的手中接过蒿子,低头迈开了步子。


杠子(白茅草)


乡间土路的两旁栽满了杨树,碗口粗的杨树太高了,遮天蔽日,只筛下几缕耀眼的光芒射进树下的浅沟里。浅沟里,几丛白茅草显得那么自信,笔直着身体散发着浓郁的墨绿。

“哥哥,看,有杠子(白茅草)。”发现新大陆的阿旺蹲下身子,不费吹灰之力地拔下一棵白茅草,熟练地蜕去其墨绿的外衣,嫩白的穗状幼花便一览无余地暴露在了空气中。

野苜蓿


片刻,在阿旺唇舌的配合下,一股鲜甜交织的美妙冲击着他的味蕾。“哥哥,你怎么不拔杠子吃,可好吃了。”

“你吃吧,别管我了。”小陌闻了闻手上残留的蒿子的特殊气味,皱眉着在衣服上反复蹭了蹭。

“哦,我多拔一些,你要是想吃了管我要。”

“也行。”小陌回答道,目光转落间,一簇苜蓿晃进了他的视线。

目录

上一章

下一章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