风筝误(给关注我的小可爱们!)

可是,他没有告诉她,私印是他的,宋怜的死却跟他半毛钱关系都没有,他饶是再心狠手辣,妒火中烧,也不敢再崇国动手。不过,她不会信的。她不会相信杀了宋怜的是她敬爱的父皇,崇国的皇帝,至于裴穆为什么陷害自己,大约是为了让裴念兮死心。

那日殿内裴穆所说的帝王手腕,直到裴念兮拿出那枚私印,他才想明白。

帝王的手段,总是比想象的狠辣。

裴念兮绝望地看着他,突然笑起来,“你一直在骗我,处心积虑,不过是想得到崇国的支持罢了……”她端起他面前的酒一饮而尽,楚怀奕想要阻止时已经为时已晚。

她最终还是自己饮下那杯鸩酒。她下不去手杀楚怀奕,却又对不起宋怜,所以,她只能杀了自己,死了便不会左右为难了。可她终究还是没有死掉,她醒来时脑子里想得竟然是,如今这年头毒药也有造假的了。

她没有去探究她怎么活下来的,因为她记忆越来越不好,渐渐忘记许多事,比如,她为何会去羿水,再比如,服侍她的宫人有时会言辞闪躲,再比如,父皇口中的楚怀奕是谁?

她想不明白,索性不想,以至于后来连这些疑惑是什么都忘记了。

楚怀奕的死传到崇国的时候,婢女小心翼翼地试探她,裴念兮只是哦了一声再无他话,脸上的表情都没什变化。

在这个故事的最后,公主真的忘记了她的王子。

楚怀奕在政事上努力表现,不过是渴望得到他父皇的一句夸奖,一个正眼。在其他公主皇子那里,这是再稀松平常不过的事,可在楚怀奕,他却要付出千百倍努力去求,还不一定求得。

他一生都在被人抛弃,母妃死了,他父皇不喜欢他,最后连岑姨也离他而去,这世上,他唯一的温存便是裴念兮。是她将他从地狱里拉起来,享受过阳光,想起那些黑暗会战栗,所以,他一定要抓住那束光。

鬼医说出救她的代价后,他片刻也未曾犹豫。以命换命,宋怜都做得,他如何不能。如果他们之间注定要有一人死去,那就让他来吧。既然他活着让她痛苦,那这条命也没什么好可惜的。

因为。

他在十岁那年,宫城最荒凉的宫殿里,就已经见过最好的阳光。

(笼纱:谢谢还关注着我的小可爱们,但是,由于学业原因,这一年可能都不会更完整的一篇了,大部分都是突然的灵感,一些故事片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