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只有一把锤子

美国作家马克·吐温有句名言:“如果你身上唯一的工具是一把锤子,那么你会把所有的问题都看成钉子”。

当我还是一个婴儿的时候,我会用哭泣来获得我想要的糖果,大一点,我会用交换,比如劳力、学习成绩来跟父母进行谈判,到大学,我开始学着分析,一件事情上别人的目的,拆解目标,感同深受等达到自己的目的。

当我们不再用哭泣的方式与世界相对,不止是我们长大了,而是这种锤子失效了,同时我们也找到了别的锤子来代替。

每个人都是一样,面对一件事情,我们习惯用自己的思维方式,惯性来观察它,甚至不假思索的按照一种套路搬到所有的事情上,有时,一厢情愿而处处碰壁,殊不知,因为你只有一把锤子,所有问题在你的眼里都是钉子,而世界的真相远远复杂超过于此。

一个脑力劳动者和一个体力劳动者的差别到底在哪里,体力劳动者是出卖自己的时间、体力甚至身体来换取社会的等价值,面对问题时,习惯撸起袖子跟你嚷嚷,因为在他们大多数眼里,体力是与世界相处的唯一方式,谁的嗓门大谁就赢得了这场争论的胜利。而脑力劳动者,不是因为他们掌握了一门技能,不是因为他们坐在办公室里,是因为他们身边不仅有一把锤子,还能用过往的学习能力来创造锥子、发动机、流水线等等,解决问题多元化带给他们更多的选择和生机,同时在通过对这些工具的感知看到一件事情后的风险和危险,利用更合理的方式进行修正,而不是用一把锤子在破陋的木桶上再凿出几个洞来。

工作中,试想想一场金融风暴过后,体力劳动者换工作只能在用体力的圈子里继续打转,因为锤子事他唯一拥有的,或许也是所有工具中相对低级的,而拥有更多工具的人来说,他的选择性也更多,日常效率也更高。

生活中,一个只拥有一把锤子的人在面对夫妻矛盾上,大多数是嘶吼,甚至殴打。因为他看不到沟通、表达忠诚、逃避、送礼物都比原来的方式好的多。

生活中处处如此,当你的眼中放下了锤子,你会看到问题远不是你想象的那么复杂,我不愿做一个对着一面玻璃墙猛撞的苍蝇,因为他的眼里那里是唯一的出口。我愿做我自己的异教徒,越是我深信不疑的事情,越是要多一些怀疑,他会让我的生命更加多彩,更加高效。

PS:对于我这样一个吃货,走街串巷寻找好吃的是我的乐趣,这就是我们探索世界,创造工具的方式,找到了就欢喜,找不到也无所谓,记得回去的路就好,想找一碗正宗拌面的我可能也会收获一份让人惊艳的麻辣烫。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