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画沟溪之七个乡村

沟溪

沟溪来自一条河,你听名字就会知道
常山江里飞起了白鹭
洁白的羽翼像落在这片土地上的雪花
桔林里有来自地底下的蝉鸣
劳作的人们,四季都能听到

清晨的河流最早从夜色中醒来
笼上轻纱,你是水中娉婷的仙子
带上山水流走,和远方的人说起故乡的源头
一个神仙居住的地方
临水可以看到日落

山中的春水有些微凉
水鸭知道,河边上的野菜知道
一条清水鱼不知道,它等三月的桃花漫过身子
在漫天的月光下寻找一个缺口
然后,看到一片海

余西

从西面出山,或东面进海
一条河流那么窄,刚好放下一个村庄
刚好搬来一座山,一片纯净的云朵

很想回到小时候,一大片沙滩就是一个童年
可以赤手捉鱼,然后又放去
在水中,我们就是那条自由嬉戏的小鱼

那时的麦地是香甜的
打开泥土,播洒一片阳光
时间酿熟了炊烟,飘荡在院门之外

秋天到了,桔林会带来最好的颜色
整个村子都酿上酒
故乡在等你,一个千里之外的人归来

余东

最好看的画,那些斑斓的色彩来自生活
从土地里取出草木,阳光和一个春天
还有山水,沿着溪流的老墙
我们走过一个画村的黄昏

披旧蓑衣的人接不了一捧雨水
他们在天井里看天,洗净双手和眼
看到一匹马穿过村庄,在月亮背后
构思一幅抽象的尘世
挂在每个人的身上

那些山水也是一幅画,从流水中走出
慕名而来的人看到旧农舍,檐口下的雕栏
一个作画的人
把颜料涂在墙上

余东以东
他们描下一个丰茂的水乡
青石板的小路,一个隐于画中的民宿
酒香,正慢慢溢出小巷

五十都

古街深邃,你走不出她的幽静
除非有人点亮烛火,或有月光的夜晚
你会看到古色古香的老屋
静坐在枝桠阔大的老樟树下

这里也有河流经过,从另一个常山
带来糯软的口音和淳朴的种树人
至于流水去自何处,并不重要
我们都擅于观察一座山的走向

他们种树
从一万棵里面找出一个答案
一片叶子是茶水还是幸福生活
有待于人们自己抉择

五十都,一块石头漂过水面
星星和一群孩子来到一个水的世界
你会和一串葡萄听音乐,听花开在山谷
水流过湛蓝的天空

碗东

他们烧窑,从几千年的泥土
中取出瓷器
他们搬动木头,指望一场火烧红黑夜

他们去了山中劈柴
有人牵出一头走失多年的老牛

我们不该指责一块土地荒芜太久
生锈的农人,扶不起一把铁器的犁

山中的风,从一片叶子上刮来蝴蝶
叶子是一羽停在鸟巢的翅膀,风又是谁的翅膀

公交车停在小河旁,只有一位旅客
太多的人害怕车子去了一个陌生的城市

这一日,种下的庄稼离开了雨水
蝴蝶离开枝叶,我离开了最后一片瓷器

高山窑

高山窑没有一口窑,有走乡串户的人
把先人的节气过成了日子

三个村子太小,重叠的村庄没有一个故乡的名字
在丘陵上刨开沟壑,种下树和残阳

太瘦的河流,被常山江拉进一个漩涡
到达大海之前,他无奈的听命于月光的潮汐

无人垂钓一条螺蚯青,野水鸭也不会
你不能指望一条会飞的鱼,带你远走高飞

那些善良的人总有美好的生活,我对此深信不疑
并在你所说的新屋前,看到了徽派建筑

斗目垅

五龙湖的春天,水连着水
水连着天空,白云奔跑着沉入湖心

一场雨来的很慢
南方的雨水向来慢且缓,有纤细的水流

村庄是另一个湖,住着呼吸空气的鱼儿
他们彼此对视,在微澜的水面

在更远的城市,异乡的人在打水,看一片天
斗目垅,是否也有人在异乡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

  • 我第一次知道“彼得·布鲁克”这个名字,是2007年6月底参加林世儒先生和高金美女士在北京首次带领的“葛吉夫...
    京晖阅读 658评论 2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