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长簟风早(10):画像

回客栈的路上,林逾静一直在想。方才那个男子她一眼认了出来,就是汪成光了,前世他长街受辱无人为之言半句,心高气傲索性去了京城投奔燕王门下。哪怕他日后官场如何得意,得来多少名家字画,寝室中悬挂的都是这幅祖上传下的赝品。日日相对,警示自己莫忘当日之辱。

这段旧事被京中人添油加醋传播开来,也落入她的耳中。当时只是好奇这位京中都在谈论的汪大人,竟也有如此狼狈的时候。没料到,今生她还要着意在贫贱之时结识他,替他了了一段心结。

秋颖见林逾静愁眉不展,便想让她去散散心,主动说道:“小姐,奴婢听说靖州城的市集可热闹了,反正离客栈也不远,不如我们走着去看看吧。”

林逾静笑笑:“好。”她没有告诉汪成光自己的姓名住处,她知道这个人一定会找上门来。在他到来之前,好好想想怎样告诉他缘由了。

靖州的市坊人来人往,酒坊的香气一直弥漫到街上,让人忍不住踏进店里,买上一壶酒和老板娘唠上几句。这里街巷多,不熟悉的还会迷路。

这里有小贩的叫卖声,还有远处高楼上女人的清唱。主仆一行人兴致很好,林逾静打量着四周,她也是第一次来靖州。林逾静忽然意识到,过眼之处有哪里不对。不是这里,也不是这里。应该不是因为自己觉察到了危险,石枫格挡开人群,一直护卫在她身边。

直到她看到了一个人的脸。

即使他穿着平民的衣服随随便便隐于人群之中,但他环顾四周时眉眼的凌厉,和他通身的英挺掩不住的贵气,让林逾静在众人中一眼瞧见了他。林逾静几乎一震,再也不愿靠近一步。“小姐,怎么了?”秋颖疑惑道。

林逾静和石枫交换了一个眼色。石枫觉察到街上有一些人不对劲,但他说不出缘由,只是曾经在军营训练出来的直觉告诉他此处不宜久留。

林逾静几乎想要扭头就走。她没想到在这里遇见殷睿。堂堂燕王世子掩藏在人群里,四周还有很多同样神色警惕的人,他们一直在巡查着什么。这一切只能说明他们在做一件很重要的事。而她们此时呆在这个地方,实在太不合时宜了。

“我身体有些不适,我们先回客栈吧。”林逾静道。秋颖担忧地点点头,什么也没问。林逾静知道,现在自己的脸色应该难看极了。

她知道这一世总有一天会和那些人相遇。这些天,在家中和哥哥呆在一起的日子很平静美好,可京城发生的那些事情她也没忘。没想到,这么早她就和殷睿见面了,比前世足足早了三年!

那一年舅舅怜悯她和哥哥年幼双亲亡故,接他们入京。刚刚到京城的时候,她不过是个寄人篱下毫不起眼的小丫头,在印象里他是别人口中名满京城的贵气世子。两个人素未谋面,也没想得到未来会有交集。

可后来发生了那么多事,那些事那些话语都是真的。她被陷害下狱,在牢里饥寒交迫,为了保住腹中的孩子苦苦乞求着一点吃食。黑暗中有人走近,拉住了她那只伸出的手。那时候她害怕的浑身止不住发抖,直到听见了他的声音。

林逾静觉得有些好笑,这一世他什么也不知道。在此时的他眼里,她也只是个毫不起眼的路人,身份低微到连拜见他的资格都没有。

背后传来熟悉的声音。“请留步。”

殷睿出声叫住了一行人。

林逾静攥紧了手心,回过头。秋颖惊疑地看着这个上前搭话的人,所有人都在猜测他的用意。一瞬间气氛紧张了起来。石枫上前一步,手扶住了腰间的刀鞘:“你有何事?”殷睿皱皱眉,四周有几个人向这边靠过来。他收到命令找到从军营逃走的那个人,就一直带着自己的人在靖州城的街上巡查。他缓缓解释道:“我们在查找一个人的下落,想向你们打听一下,有没有见过这个人?”他手中展开了一幅画像,一个青年人的面容展露在众人面前。“这是…”石枫目光接触到画像的一瞬间面色一变,却什么话也没说出口。

林逾静心叫不好,石枫怕是认出了那画中人,殷睿心思敏锐,看这反应很难不起疑心。这事一看不简单,她不想沾惹。

殷睿逼近石枫:“你见过这个人?”

石枫看了一眼林逾静,答道:“有十年没见了。只不过是从前乡中的邻里,看到他的画像有些惊讶。”

“你们是同乡?”殷睿问。

“是,都是晋山那边的。”也不知是石枫的坦率说服了殷睿,还是林逾静一行太过简单。他想了想,没再过多纠缠,只仔细打量了这一行人,放他们离开了。

林逾静还没有完全放下心,她知道殷睿素来多疑,不会这么简单。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