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梦落倾城》第二十四章 曾经我盲目到,爱一个人忘记了他所有的缺点

图片来源于网络,侵删

黎明宣载着我到公司楼下,下车的时候刚准备说些什么,他的手机响了。

我瞥见了手机屏幕是一个女生的名字。“我知道了,一会去接你吧。”他对着电话那头的人说。

我自己打开车门,给他做了个“下车了”的手势。他右手朝我挥了挥示意“再见”。

一路在走回公司的路上,脑袋莫名其妙在想,给他打电话的人是谁呢,他竟如此温柔对待。

踏入公司大门,安晴就把我拉到一边。她神秘兮兮地对我说:“一会不管你见到什么,记得保持镇定。”

“发生什么事情了?”我还没来得及问安晴,李黄就跑过来拉我,“翎姐,会议室开会,马上。”

安晴向我做出了一个爱莫能助的表情。

我赶紧拿上自己的笔记本和笔,就跟着李黄去到会议室。张副总一脸憨笑相应。

可我朝里面看看,有一对男女十分显眼。女人穿宽松紫色上衣,搭配一条白色紧身裤,脚下是红色高跟鞋。是她,那天夜里在我眼前呼啸而去的法拉利女郎。

我的心里一下子炸开了。坐在她旁边的男人就是林哲。自他离开那刻起,我从来没有想过会在公司里再见到他。

也许我的眼神太刺眼,他选择了躲避我的目光。我不经意咬紧了唇,说不出一句话来。

李黄看在眼里,马上拉着我坐下来。“这个女的是高兴医疗公司的老板女儿。男的你也不用我再介绍了。”坐下来后她低声跟我说。

“这是代表高兴医疗公司的钱鑫小姐。”张副总笑着给我介绍。

“这位是我们……”张副总还没说完就被对方打断。“我知道,方翎是吧。诶,我未婚夫曾在你们公司待过,他可是最懂品牌营销的,你能比他厉害吗?”

看到这个钱鑫,我第一个想法就是有其父必有其女。几次交涉过后,我能知道他们家并非根正苗红的豪门子弟。他们家也是经历了一番困苦,才有今天的光景,说到底就是穷小子摇身一变成有钱人家。只可惜骨子里的自卑根深蒂固,生怕被别人瞧不起,只好以暴发户的气焰碾压他人。

我看到她的嘴唇边有一颗不大不小的黑痣,她一边在说话,那个黑痣不停在动,就像一只苍蝇在飞来飞去。真想叫人一手拍过去。

“呵呵,钱小姐果然好眼光。林哲确实非常有实力,曾经是要当我们策划总监的好苗子。可惜啊,人各有志。”张副总在缓和气氛。

不知怎么的,我觉得张副总说的话是告诉我听的。好一个人各有志,过去的,权当一笔勾销。

“好久不见,张总。”林哲在说这话的中间停顿了一会。

“我身为高兴医疗公司的运营总监,很开心有这样的机会跟你们合作。相信你们之前都有了解,这是一个新的公司,所有的推广都还没真正启动,所以这个真的要拜托你们了……”林哲接着说。

钱鑫看着林哲一脸傲娇。林哲的侧脸是无懈可击的,尤其他说话的北方腔调,特别让人听得入耳。我刚认识林哲的时候,也曾在会议室里单手托腮,凝神听着他说话。

“你可以吗?”见我一直没有说话,李黄关心地拍拍我问。

我确实有点走神了。为什么我们看不到触不到自己的心,心却掌控着我们的思绪。我看着对面的那双男女,不知道为什么他们会走到一起,林哲是真的喜欢她吗?而我终于明白,我们所谓的感情,也许只是一些缤纷的肥皂泡。

“不好意思,我出去拿份文件。”我极速地跑到洗手间,我从洗手盆上面的镜子中,看到自己的眼角早已渗出泪水。

“方翎,我并不是你想的那样。”那个声音由远而近,我抬起头来就看见了林哲,我还是有些惊愕。

“分开了就是结束,我没有任何资格可以去管你做什么。只是没有想到,你竟然要去做暴发户的女婿,又抛弃一个无辜女人。”我语气有些轻蔑。

“我根本就不爱万雪,由头到尾都是她拿孩子要挟我,还有你没有给我机会,我最爱的人是你,没有了你,我跟谁在一起又有什么关系。”他想伸出手来拉我,我立即撇开。

我脸上依然是没有表情地看着他,突然间觉得过去的我竟然如此盲目。爱一个人,忘记了他所有的缺点。莫名觉得可笑,又有些可悲。

“你每一次都把问题抛给别人,错的只是别人,你老是那么无辜,也许你真的永远都改不掉了。”我说完后就步出洗手间。

“方翎……”林哲还在叫唤我,我选择了不回头。

回到会议间的时候,林哲的脸上恢复了平静。我压抑住自己兵荒马乱的内心,拿出了自己的方案书。

“在方案这里,我们会有一个公益活动,主要针对60岁以上的老年人,特意给他们做身体检查,还有赠送保健品。”我用笔在方案书上指出。

“为什么是老年人?我最讨厌闻到那种老人体味,难闻死了。”钱鑫用手捂住鼻子的表情,然后眼神看向林哲,一副撒娇的姿态。

既然她把问题抛给林哲,我倒想看看林哲的反应。我保持三秒不发声,这个我给他回应的时间。

“老年人某程度上是我们社会上弱势群体,既然是公益性活动,我们更应该体现这种人文关怀,增加我们公司的社会责任性,无形之间也能提高我们的公司形象。当然了,把产品送出去,也是一次广告,一举多得。所以这个活动策划点是非常不错的。”

林哲说完后,张副总点头称是,还补充说:“林哲啊,你看问题深刻,现在不搞策划浪费了。”

“那你怎么说怎么好,这事我听你的,但回到家里的那些事你就得听我的了。”钱鑫自顾自笑了出来。

我们在场的人听着不免有些尴尬。林哲脸上都凝固了。这个女人分明知道我和林哲的事,在我面前自然有些耀武扬威。其实在我眼里,钱鑫这个女人啊,又是一个恋爱脑……林哲与她之间,不过是各取所需。

会议持续进行了一个半小时,待到他们终于离开的时候,我的脑袋一下子就变得松弛起来。

“怎么样?”安晴发来微信。

我坐在办公椅上,啪啪地按着键盘,“好得很。”

安晴发来一连串飞吻。

“你把我吻晕了,哈哈哈。”我快速回过去。

我打开手机微信朋友圈,跳过搭配照片步骤,直接发表了一段话:在成年人的世界里,如果能够干脆又果断,没有必要去深究任何人,更不必消耗与别人之间的感情,其实也是一种善良。

过一会收到了一条信息,“果然是文案大师。”黎明宣发来的。

我回复了一个恼怒的表情。人家明明是有感而发,这哪是文案呢。我不服气。

黎明宣不明所以,又发来一句“好样的。”他从来不发表情,他说过发表情不过是内心的一种掩饰,有话就直接说。反正这回我不搭理他。

这个时候我发现从自己裤子里涌出一股热流。我脑袋里“噔”了一下。

我跑到洗手间一看,里面的裤子已经染了一片红,果然是那个尊贵的客人到访。

我用上夜用卫生巾后,重新回到工作座位上,想着继续自己的工作。可是我不断被这位尊贵的客人敲打我的心房,腹部渐渐疼痛起来。

打从13岁来例假,每次都必然大痛一场。读书的时候,通常痛得动弹不得,要请假班主任总是投来厌恶的神情,仿佛我做了什么大错一样。那时候我就想,做女人太不容易了。

我赶紧翻开包包,但是没有找到止痛药。估计是上回吃完了,我没有放新的进去。这真糟糕极了。

我就一直坐在座位上,一刻不想离开,是根本没有力气起来。也许是李黄看到我脸色惨白,我脸上虚汗频流,她忙来到我身边。

“翎姐,你很不对劲。”她紧张兮兮地。

“姨妈。”我用手指了指肚子,不想多说话。她瞬间就明白了,“我把你送医院去。”

【第二十三章】

未完待续……

禁止转载,如需转载请通过简信或评论联系作者。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