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给的一场情长,我许你一生清欢,可好(壹)

           

世间哪有那么多的恰巧,都是蓄谋已久的恰好

叮咚,叮咚,叮咚叮咚叮咚~

“好吵……”翻个身继续睡,大早上的,扰人清梦。叮咚叮咚,奈何门铃锲而不舍的又响起,迷迷糊糊的我只好慢慢爬起来,门铃还在响,“谁啊?别按了,来了” 边说着边开门,一看,大眼瞪小眼的愣住了。

“南宇哥,你怎么来了?”一脸懵然无力的我,揉揉眼睛确定没看错。

“正好有事情来这,听说你生病了,过来看看,怎么,不欢迎?”面前这个男人清冷的声线惊得我一听,忙错身让他进来,心里诧异:真是,稀客稀客……

“现在感觉怎么样了,还发着烧么?”他转身问到,我摇摇头,表示现在昏昏沉沉的。他摸摸自己的额头又伸手来,我一惊刚要退步。

“别动,我瞧瞧,,嗯,还是有点烫,家里有体温计没,量着看看,没降的话,等下带你去医院。”

不容质疑的话,莫名的没躲开,还听了,好吧,谁叫你是我哥。让他坐下,我去拿体温表,见他把手里的袋子放在茶几上,才发现他拎着东西,真的是睡昏头了。之前量的体温没甩下来,我一甩,手臂酸痛无力,怎么甩都甩不下来,太弱了。

只听来人叹息一声,拿过我手里的体温计,甩了一下,递给我后又回到沙发上坐着。我背对着他,把体温计夹好,也坐了回去。

“不晓得你具体情况,我就随便买哈,这个里面有退烧药,感冒药,清热解毒的,维生素片什么的,有点多,算了,等一下还是带你去我朋友那,他是医生,再问问他吃哪种不良反应小,而且又比较好的?”我了个去,看到这么多药眼睛都瞪大了,咽了咽口水。

“南宇哥,我没这么严重,睡一觉就好了,更何况我都这么大一人了,会照顾好自己的,而且你不用买这么,多的药……”

“还好意思说自己大了,怕是烧糊涂了,真的是……”趁他还喋喋不休的说教,我特地借故倒水给他喝,被他接过自己动手了。偷偷心里吐槽:比我妈,还罗嗦,以前他不这样的啊,说得我眼泪汪汪,而且,只是发个烧而已啊。

见他打量,突然发觉房间有点乱,我尴尬的笑笑。刚想问他怎么知道我的住处的,他看向我说:“一个人住?吃早餐没?现在正好七点,还早,见你楼下有卖稀饭,我去买点来,吃清淡点好。”还不等我说出来,他起身就走了。我……

没过十分钟,他拎着早餐就回来了。体温计也可以了,38.5℃,降了点,全身还是无力,昏昏沉沉的,靠在沙发上的我又差点睡着了。他叫我吃了早餐再去医院一趟,表示不想去,耐不住他拿打电话给我妈的威胁,默默拿了稀饭放在一旁。

“呀!”

“怎么了?”

“……我还没洗脸刷牙呢,南宇哥你先吃。”

“……没事,反正都见过了,先吃吧”

穿着睡衣,牙没刷脸没洗,睡眼惺忪,头发乱糟糟的就见人了,这幅尊容……你懂。我赶忙洗脸刷牙去。弄好之后,默默坐下吃了半碗稀饭后,胃口不好,吃不下,再香的小笼包此时也勾不起我的馋虫。看着余下的小笼包,秉着不浪费推给他吃了,我真是好青年,哈哈。

最后实在逃不过要去医院,耷拉着脸被拉着去了。看了医生,又量了体温,降了许多,说没大碍,吃点退烧药,喝点热水,注意保暖,多休息之类的话,不用打针输液,我们就准备回来了。南宇哥的朋友想留他叙叙旧,以要送我回家休息什么的,改天为由拒绝了,那人一听忙拉住南宇哥的手,笑得一脸猥琐的八卦,刚要说话,南宇哥叫我先回车上等他,我乖乖回去。没一会,他就回来了。

“南宇哥,你朋友挺帅的嘛”

“怎么?想要联系方式?”

“正好没有”……正好我也没想要。

“我只是觉得挺年轻的,又当医生,对病人,挺热情的”

“小末,你喜欢这类型的?他人品一般般”

“我才没说喜欢这类型的,笑得那么猥琐”

“那就好”

“……”然后就沉默了,默默翻了个白眼,表示不想理人,竟然这样打趣我,看着某哥竟然很高兴的样子,嘴角上扬得很放肆。没看到,我玩手机,哼。

突然看到空间与我相关才想起来,昨天半夜三更,觉得浑身难受,温度高吓人,一量,发烧了,喝了点水,太晚了也不想去医院,发了条动态就又睡下了。

38.9℃,嗯,发烧了,有点难受,不想动,容我裹着被窝君睡哈……发了这条动态,闭眼。迷迷糊糊中,提示音不断响起。睁眼看着评论,大多是表达关心,买点药吃,看医生之类,慢慢滑动,珊子留言:发烧了?喊你不找男朋友照顾你嘛,活该你单身,没人照顾。

我回:你吖的,我是病人好不好,有这么和病人说话的么,你有本事你给我找个来嘛,熊孩子。

珊子:不就是喊你一声小姨了嘛,╭(╯^╰)╮,你等着,给你找,就怕你不敢要。

我回:只要不比我小,不比我老,比我长得好看我就要。

珊子:放心,我眼光不会这么低的,保证让你满意,嘿嘿。

现在回过头来一想,这么幼稚的回复,真的是烧糊涂了。

我叫姜小末,今年年芳十九,珊子小我俩岁,是南宇哥家的亲侄女,只是我家辈分大,她得叫我一声小姨,我俩从小玩到大,平时互相伤害惯了,没大没小的。

说到南宇哥,他姓顾,以前我小的时候和他家是邻居,走得近,经常去他家玩,蹭饭吃什么的都有。南风哥大我四岁,在外地读书,很少回来,印象中话语少,笑起来暖暖的,像一阵清风,对人客客气气的,不凶人。熊孩子都不喜欢凶人的人。后来我家搬了,不过离得也不是很远。

“到了,下车吧”

打断回忆,下车,回到家,吃药,我刚打开电视,南宇哥就坐在我旁边,陪着我看,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得知他要下午才走,我也没说什么,不知不觉快到了中午,厨艺不好的我,冰箱里一向还是有菜备着的。

趁着南宇哥打电话的时间,淘米煮饭,正要洗菜,他进来了,拿过我手里的菜和盆,说着什么还生着病的人别动冷水什么的,让我去休息。说不过人家,退到一边看着他,身着西装,系上田园风格的围裙,莫名的想笑。嗯,洗个菜洗得很仔细,很干净。

“说实话,南宇哥,我才发现你有居家好男人的优势哎,以后你媳妇肯定很幸福的。”

“真的啊?你也觉得好呵,我肯定对她好啊,呵呵,我也不错的”哥呐,我只是夸哈你,不用这样自恋的。

我自告奋勇要切菜,结果拍个姜末蒜末拍得乱飞,被某哥问是要造反还是要搞破坏,(⊙o⊙)额……然后被赶出来了,瞬间小小的打击着了。

虽然说男人炒菜很帅,大帅哥炒菜更帅不管,油烟味还是有点呛的。我果断抛弃那一亩三分地的厨房,回到沙发上看我的电视,不一会儿,厨房里传出一阵阵香味,突然想着,以后一定要找个厨艺好,又想做菜给我吃的人当我男人,来拯救拯救我的厨艺。

三菜一汤一上桌,色彩搭配的很好,营养均衡,看着就食欲大开,忙不急待的添饭,等南宇哥洗完手坐下,才开动,真的很香,他一脸笑意的看着我吃,待我咽下

“好吃么”

“好吃,真的很好吃,比我炒得好吃多了”

“那你就多吃点啊”

“嗯”真是纳闷了,都是平平常常的这些菜,我也炒过啊,这么就炒不出来,哎,我等菜鸟还是道行不够深啊。平常只吃一碗饭的我,竟然吃了俩碗,还加一碗汤,我也不怕撑着。吃完饭,洗碗这活有人包了,弄得我怪不好意思的。我正看着电视,一只温热的手掌覆上我额头。

“不怎么烫了,来,再量下体温,看看降到正常没”我还是有点懵,接过体温计放好,虽然是从小熟的人,但突如其来的亲近,还是有点不习惯。他坐了下来,之前想问的话,现在没想要再问,或许只是恰好经过。电视里放着跑男,欢笑声一片。

“一回我就要回去了,明天还要去上班,你等下好好休息,把身体养好,有空你就来G市来找小珊玩,我有空带你们去玩。”

“好的,到时候南宇哥你要当心你的钱包,可不能小气噢”

“放心,你们只管玩,我管开,陪游。呵呵”

时间悠悠的过去了,体温也降到了36.8℃,南宇哥坐哈就开车走了,也没让我送。我看了会电视,有点困意又回去睡觉了。过了几天,接到了珊子的电话,我还笑骂她没良心,都不来关心关心我好了没,她还问她给我找的人怎么样,我告诉她她找的人不晓得是哪个,只是南宇哥恰巧经过来看看我,然后珊子来句,是这样啊,然后嘞?

我理理了思绪,说出了当天的事情,她笑得就和抽风似的,然后说了句:我小舅厨艺不错,只是很少做给我吃,洗碗一直都是我,呜呜。他人真的很好,只是偶尔骂我,哟哟,有个人有口福很嘛,可以,哈哈。随意聊聊,就挂了电话,你吖的和一个病人争,活该你洗碗,哈哈。

一个不大不小的插曲,就这样过去得有点莫名其妙。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