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样过成“奇特”的一生-《奇特的一生》读后感

印象里儿时遇到过一场鹅毛大雪,鹅毛般的雪花从天而降,幼时的我站在空旷的院子当中,仰头双手接住上天的恩赐。指尖的雪花落了便化,不待我细细将它记住。

只有极少数可以看到窗花,每朵都相似,却大不同。那时哪儿晓得造物主的神奇,只脑海里有一瞬间,飘过一个念头“每片雪花都一样么?他们又为什么不一样呢?”于是便没了下文。

直到看完《奇特的一生》之后,我方才真正发现,学者和普通人之间的差距,不仅仅是认知的差距,还有行动的差距。

时间追溯到1965年的冬天,玻璃窗上因为寒气冻出花纹,柳比歇夫拍了几十张甚至几百张花纹的照片,最终写成了《论玻璃窗上由寒气冻成的花纹》一文。

这篇看起来略显无厘头的论文,只是柳比歇夫灿若繁星的几万字论文中的一篇成果。这为研究地瘙的生物学家,不仅研究哲学还研究数学,任何他见到的事物,都可能成为他研究的对象。

为了描绘这个世界,柳比歇夫到处搜集材料,从最普通也最司空见惯的现象中收集材料,他终于获得了新的和更为深刻的理解,于是平凡变成了不平凡的。对于一个真正的科学家来讲,最不起眼的东西,也可以成为发现的源泉。

就拿昆虫学家施万维奇来说,他曾在列宁格勒大学工作,终生研究蝴蝶翅膀上的花纹。他也因此遭到嘲笑,许多人,特别是在头一个五年计划期间-认为他干得不是正事,对国民经济/植物栽培均无益处。蝴蝶翅膀得花纹是十足脱离实际得繁琐哲学!抽象科学!对于施万维奇来说,他可能也不太确定研究的意义。

直到苏俄发动战争时,施万维奇根据当时人们对伪装缺乏认识的情况,提出利用蝴蝶的色彩在花丛中不易被发现的道理,在军事设施上覆盖蝴蝶花纹般的伪装。也因此,德军虽然费尽心尽,但列宁格勒的军事基地依然无恙,也为苏联赢得最好的胜利。

同样,柳比歇夫对我们最大的贡献,绝不仅仅在于生物研究,他最大的成就,便是研究出了自己的一套分类法,如果你问他,三十几岁的夏天做了什么研究,他定会从他身后几十本记录册中找到当时的记录,一一翻开跟你娓娓道来。他在他自己一九一八年的札记中建立了一个又一个体系,同时他用各种各样的体系把日常安排的井井有条,比如通信体系,比如照片体系或者保管资料的体系。

放到现在,不就是放之四海皆准的分类学嘛。但是这一切的前提,都是明确自己真正想要的,为之作出努力。

一个人只有向自己提出远大目标的时候,这个时间统计法才能成立。高晓松也在《晓说》里提到“一个成功的人最重要的就是一生都在做自己喜欢的事情”

我们利用时间的方法与对待时间的态度是密不可分的,命运赋予我们的生活/时间是无价之宝,应当利用它来不仅给自己,而且给别人,带来最大的利益。

我们利用时间的方法,应当跟生活的目标相一致。而不是用别人的方式来过自己的一生。无论怎样,都应当深思熟虑一下,自己当下的生活,应该怎么度过。

作为一个人来说,能有充分价值的生活多长时间,确是由他决定的。拥有伟大目标的人,才能真正感受到浪费时间的可耻。

怎样记录时间清单才有用?

你可能每天都在记录自己的时间,但是如果不能从这些记录中吸取到一些东西,那么你的记录和流水账无异。如果你仔细分析柳比歇夫的时间记录法,你会发现他在记录时间清单的基础上做了两个很细微的调整。第一,他非常明确地找到了自己时间管理的目标,那就是每天统计有效工作时间的长度。第二,他通过时间清单发现了自己工作中的大量碎片时间,他利用这些碎片时间安排了其他的种种用途。

怎样对不同类型的时间进行利用?在固定的时间做固定的事,也就是心无旁骛的工作,工作就是工作,不掺杂其他的东西。从不同类型的碎片的时间找到规律,完成自己没空去做总给自己找借口的事情。一百多年前的柳比歇夫甚至是更多学者,已经发现和掌握了时间的秘密,其实你应该也知道,只是懒得去做罢了。

那么,从现在开始,记录自己的时间,找寻专属自己的时间规律和成长节奏吧!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