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了遇见你》09

字数 2685阅读 16

夜色浓重得仿佛一团洒了的墨汁,林敬言听见这两个字再次从方锐口中说出来,居然觉得久违的怀念。方锐越过林敬言看向学校操场的方向,他很久没管他叫过队长了,林敬言记得上一次叫他队长还是在第五赛季方锐刚出道的那年,小孩儿十分嘴甜,像抹了蜜。

后来两人从知己变老友,称呼也一改再改,直到方锐开始老林老林地叫,一直到现在。

但有些东西就像即将沸腾的开水,水壶的峰鸣响起的时候,滚烫的热水咕嘟咕嘟冒着泡,很多事情也跟着一起冒出来。

其实如果他和方锐之间不隔着那几年,故事或许又不大一样吧。

不管怎么说,林敬言从来都不是那么伤春悲秋的人,即便是感慨,亦或是旧时光太铭记于心,也只是恍惚间想起当年被自己挖回N市的那个老也不长个的小孩儿长大了,也终于到了需要独自承担一些事情的年纪了。

人情练达如他,如何看不出他的离队对方锐影响多大,甚至说在他还没有离开的那个赛季尾巴,方锐的心态就已经开始有点儿绷不住了。

方锐看起来是个非常随性的人,一直在被选择,从蓝雨到呼啸,从气功师到流氓到盗贼,可是林敬言是深有体会的,这个人哪儿就那么容易妥协了。

当年他用的那个流氓,名字非常有特色,至今林敬言还能张口就来,叫甜不辣。他还说,幸好你以后不用拿着个卡上场比赛,不然多尴尬啊,方锐只笑着说,就用了怎么了,甜不辣怎么了,嘲笑我又怎么了,赢了不就好了。

有时候林敬言觉得方锐这种直来直往的个性真的非常可爱,但也经常被他戳中心事,稳准狠地刀在他心尖上,那时候林敬言觉得其实是他顾虑太多。

他和方锐的关系早已不能用战队关系来约束了,除却队友之外,除却搭档之外,他们是朋友,林敬言在年节回家的时候带上方锐,一起给家里的老人拜年,方锐有一年没有买到回家的机票,又不愿去火车站挤火车,留在林敬言家里一直待到了战队开始训练,然后收了一轮林家长辈的红包。

回去林敬言和方锐拆红包,发现各自有二百五十块,方锐一脸微妙地看着林敬言,老林,你们家这压岁钱可真特别。

林敬言笑,不是,我们这些小辈每年都是每个人包一个五百块的红包,不会有谁特殊,我奶奶不知道你也来,没准备那么多包,就从我这里抽了一半儿出来。

方锐闻言一瞪眼睛,得,俩二百五,凑一对,正好。

林敬言说,正好什么啊,明明是五百,非要分一半儿给你。

但是方锐想了想,把手往前一伸,老林,你还没给我红包呢!

林敬言便把自己剩余那二百五十块往他手里一拍,都是你的。

今年两家凑在一起过年,压岁钱都是双份的,方锐忍不住偷偷看了一眼林母给包了多少,然后一个没忍住在桌子底下偷偷怼林敬言,你的多少。

林敬言放下杯子,里面的白酒被方锐偷偷倒掉了,俩人中间藏了一瓶矿泉水。他看了方锐一眼,并没搭理他。

但是方锐目测了一下,发现好像真的比他的多了不少。行吧,自家老妈一直很喜欢林敬言,这个是不争的事实,毕竟每家妈妈都喜欢“别人家儿子”,输就输吧。

年夜饭向来都是大人聊大人的,小孩子玩儿小孩子的,最尴尬的就是林敬言和方锐这个年纪的,半大不小的,长辈说话你得听着,多半还和你没什么关系。

方锐吃饱了就靠在椅子上刷微博,刷到后来觉得没意思,看到林敬言在陪自己侄女玩儿,于是退出微博,拍了张照片。

【年夜饭。】

配图可以说十分有内容了,林敬言今天穿了一身V领米白色羊绒衫,白色衬衫,衬衫袖口卷起来一点儿,刚好露出来一截手腕,此时此刻正抱着一个四岁的小萝莉在玩儿打地鼠。

黄少天看起来也很闲,居然抢了个首杀——教育要从娃娃抓起。

而阮永彬这重点就抓的很准了——卧槽你们俩都见家长了?太快了?还有这种操作?

于是这条回复被有心人转了一把,瞬间微博热搜易主。

【林敬言方锐见家长】

方锐并没有料到,热搜来得如此突然,直到李轩给他发微信:猥琐方,你俩上热搜了你知道吗?

看到微信后方锐忙打开微博看了一眼,刚才那条年夜饭的微博已经过万转了,林敬言只露了一个侧脸,方锐看了眼转发的那些大V,甚至还有说他们俩连孩子都这么大了的,热搜里某当红小生的新戏宣传已经俨然被挤下了TOP1的位置,圈外人开始吐槽,说是这居然是电竞圈翻身农奴把歌唱吗?小鲜肉要哭了,热搜白买了。

方然玩够了想去上厕所,林敬言把她交到她妈妈手里,一回头看见方锐忽然正襟危坐,一边看手机一边偷偷往他这里瞄。

他这种表情林敬言简直不能够更熟悉,但这一次方锐显然很反常,一个人坐在那里用筷子夹早就凉掉的豌豆。林敬言看不过,拿起汤碗里的白色瓷勺,舀了一勺放在他盘子里,方锐抬头看到林敬言,谢谢。

哎呦,这到底是怎么个情况。林敬言下意识觉得方锐是又干了什么坏事儿,于是自己也打开手机,就看到微博一万多条@提醒。

他想了想,飞快地拍了张照片,转发了一下。配图是收到的双份压岁钱。

真爱粉们纷纷表示:一看就是金牛座,人家晒男票你晒红包,没救了。

方锐看到了转发里的图,比较了一下收到的红包,觉得自己老妈给林敬言的大概能有他两倍多。

于是他表示抗议:卧槽我妈给你的够买两个我了!

但是总有好事者看热闹不嫌事大,冷嘲热讽地表示,以前你们俩正副队耍耍奸情也就算了,现在你家老队长都远走他乡了你还捆绑销售,这目的就不单纯了吧。

方锐想了想,怎么就你戏多呢,戏精戏精说的就是你,正想动手回复一下,没想到有个人在林敬言那条转发后面艾特了唐昊。

唐昊也是秒转:关我屁事,又没我份儿。

方锐说,大过年的,咱发俩红包高兴高兴吧,一人二百的。后来方锐的微博和林敬言的微博并排出现在大家的首页上。

方锐的支付宝口令是鬼迷神疑最帅,林敬言的是祝呼啸战队无往不胜。

巧的是韩文清过了五分钟截了个图,林敬言那200块他抢到了182块钱,还转了一下林敬言祝呼啸战队无往不胜的微博。

林敬言怎么好说手机不在自己手里呢。后来他又加了一条:但是更希望霸图夺冠。

方锐看了一眼林敬言,后者正在忙着收拾碗筷,结果被自己老妈推着请出了厨房。

霸图和呼啸两个名字听起来都不陌生,甚至他和霸图的张佳乐还有点交情,只是此时此地同时出现在林敬言的微博里,还有评论里提到老东家和新东家,让他觉得有些物是人非。

他不是没想过他和林敬言分道扬镳的一天,以前新年祝福的时候,每年零点倒计时他都会给林敬言单独发一条短信,明年我们继续努力,争取夺冠。

去年的今天,两个人在不同的城市,站在冬日的室外看着满天烟火,拿着手机和对方说明年我们一起加油。

而那时的方锐却并没有想到,明年的今日,两个人肩并肩站在广场上放鞭炮,手里拿着小摊上买来的几块钱一根的小烟花,火花噼里啪啦地,在黑夜里仿佛两颗耀眼的星星。

他们互相说着加油,却再不是一起。

烟花爆竹的声音震耳欲聋,小广场上都是小孩子兴奋吵嚷的声音。林敬言用手拢着冷风,在方锐耳边说了一句话。

——你要加油。

声音清晰地略过空气,涌入耳道。

方锐心脏狠狠地跳动了一下,像是一个最郑重的承诺。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