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姐,能帮我个忙吗?

作者:1473千焦

    已经宅家一周的我和闺蜜坐在浙大篮球场旁边的看台上,篮球场上气氛热烈。

    原本我是不乐意来的,但是架不住闺蜜的软磨硬泡,被她督促着洗了已经三天没洗的头发,按在沙发上化了一个淡妆,在化妆的过程中,闺蜜像色狼一样对我白嫩光滑的小脸儿揉揉搓搓,直说,以我的脸去和大学生站在一起都会毫无违和感。

    怎么可能会毫无违和感呢?

    多了细纹的脸可以用昂贵的化妆品修饰,可逝去的时光能用什么来弥补呢?

    球场上传来声音,「三分!」,场上的热血男生相互击掌撞肩。

    闺蜜和看台上的女生一起疯狂的尖叫。

    篮球场上最出彩的是身穿23号篮球服男生,刚才那个三分球也是他投的。

    听着周围的喝彩声,23号男生抬手用手上的腕带擦了擦额头的汗,好像往我这边看了一眼。

    向周围抬手致意,呼声得到回应,周围观众欢呼声更大。

    看台上几个女生疯了一样喊着,「穆望,加油!」

    叫穆望啊,篮球场上的少年充满着青春无畏,我很确定,如果我的学生时代有这样的一个人存在,我也会疯狂。

    两队换防,球不会在一个人手上停留太久,可那个叫穆望的男生明显是得分主力。

    中场休息。

    因为上半场比赛焦灼,场上的运动员身上的汗并没有因为比赛中场休息而停止流下,球队那边不时有人掀起衣襟抹脸。

    穆望头上的汗快流到眼睛里了,也做了这个动作,场上又掀起了女生的声浪,因为坐的近,我好像看到了他的腹肌。

    不争气,我觉得我的脸红了。

    穆望往我这个方向走过来。

    「学姐,帮我个忙呗!」帅气的少年脸上带着明朗的笑容,一米八近一米九的模特身材出现在我眼前,闺蜜在我身边捂住了嘴,我已经感受了她的兴奋,我也能感觉到篮球场上人们大多数的眼光都集中在这里。

    呵,小孩儿!

    作为一个体面的成年人,我脸上扬起了灿烂的笑容,「什么忙啊,小弟弟~」

    听见小弟弟的称呼,穆望笑容又深了一些,不过眼神中好像多了其它的东西。

    我能看出,那是男人的征服欲。

    他从运动裤兜里拿出来一根银色的手链,伸开手,「学姐,手链不管在我手上还是裤兜里都会影响我打篮球,学姐帮我保管一下吧!」

    哨声吹响,下半场的比赛开始了。

    没有等我再说话,穆望把他手上的手链一下子放在我手上,上了篮球场。

    啊这。

    穆望走后,闺蜜激动的拍了拍我的胳膊,因为激动劲儿还挺大,「这个小弟弟好帅啊,你上不上,你不上我上了!」

    身后众多青春靓丽的女大学生也抬头往我这边瞅。我的背挺得更直了一些。

    笑话,姐姐怎么能被小妹妹的目光压倒呢?

    我低下头,看着手里好像是银制的手链,上面还挂着一个小牌子,牌子上有两个字母——WQ。

    巧了,我的名字首字母也是WQ。

    我的心情莫名好点儿了,专注地看着场上的比赛,但目光总是被那个穿着23号球衣的肆意的身影吸引。

    半个小时在神经一直被激烈的事物刺激时过的很快,球赛结束了,穆望赢了。

    我坐在椅子上等着牧望来拿走他的手链。 

    简单的庆祝了胜利,挥别了队员的牧望一路小跑向我跑过来。

    等他跑到我的身前,我站起来决定先发制人。

    「小弟弟~你的手链,下回不要随便把东西给别人啊,你太年轻,还不知道社会险恶!」

    穆望听到我这个话呆愣了一下。

    眼睛往我身边一看,拿起我放在椅子上的水就喝了,站在我身边的闺蜜震惊且兴奋地看着这个操作。

    这个水我喝过啊......

    对着他连喝水都要盯着我的目光,我一时有些无言,也有些无错。

    喝完,穆望还是带着明朗的笑容说,“谢谢学姐帮我保管手链,我请学姐们吃饭。”

    「是吗?」这是闺蜜的阴阳怪气,「你确定你想请吃饭的人里面有我,不管了,免费的饭一定要蹭!」

    闺蜜毕业多年,职业律师,年薪百万,当然不差这一顿饭,我知道她在给刚分手的我创造机会,但她没有想过我可能并不需要这个机会,就算需要,也不会把主意打到一个大学生身上。

    在吃饭过程中,我一直在想一会儿该怎么合理地拒绝穆望,谁知他一直和闺蜜聊天儿,直到最后也没有问我的联系方式或者打听我的情感问题。

    饭后和闺蜜躺在床上,闺蜜说,「你等着吧,我算过了,你有桃花运,而且是个极品!」

    我给了她一下,「什么有的没的,你说穆望吗,我觉得他的目标是你,他都没怎么跟我说话。」

    「不不不,」她煞有其事地伸出一根手指摇了摇,「以我多年驰骋情场从无败绩的经验看来,他的目标是你,而你,玩儿不过他。」

    我没理她神经病似的言论,睡觉了。

    宅家那一周,我休的是年假,明天还要上班。

第二节

    我没有想到我还能再见到穆望,而且这么快。

    回到公司上班后,我的师父也就是我的上司考虑到我的状态问题,给我派了个相对轻松的项目。

    我觉得他老人家的想法多虑了,前男友出轨并不能把我打击到,我只是找到了一个合适的理由休以前没用过的年假而已,也确实很久没有休息过了。

    公司打算给浙大实验室投资一笔资金,而我就是这个项目的背调负责人,这其中也有浙大也是我的母校的因素。

    看到穆望出现在接待团的时候,说实话,我是有点儿惊讶的,脑中不合时宜的响起了闺蜜的话,“极品”和“你玩儿不过他”。

    人群中的穆望仍然对我露出明朗的笑容,青春活力,嘴巴对我做出了“学姐”的口型。

    不得不承认,这一下,打在了我的心巴上,“极品”好像又在耳朵旁响起了。

    我是一个对待工作态度极度认真且追求工作效率的人。

    和接待团打过招呼后就想着先去实验室看一下基本的情况。

    这当然是由专业的人负责接待,但这些搞实验学术的人除了做实验进度结果汇报以外,对于商业性的实验报告极度不擅长。

    在实验室,我因为所学专业不同,听不懂实验室责任人太过专业的用语,心里有些拿不准。

    不知不觉间,穆望走到了我的身边,一直小声且通俗易通地给我解释那些晦涩的专业名词,其中还夹杂着很专业的商业分析。

    出于对项目负责的态度,我默许了他的这种行为。

    基本实验的情况介绍完了,今天的工作也该结束了,毕竟人不能一口气吃成一个胖子。

    工作结束,拒绝学校领导的共餐邀请,我一个人走在浙大有名的情侣路上,打算去吃浙大的食堂,很久没吃了,怪想念的!

   「学姐用完就扔啊~」身后传来了穆望的声音。

    向我跑来的男孩儿帅气非凡,脸如雕刻般五官分明,有棱有角的脸俊美异常。白衬衫的领口微微敞开,衬衫袖口卷到手臂中间,露出小臂的有型的肌肉和紧实的皮肤,一张坏坏的笑脸,连两道浓浓的眉毛也泛起柔柔的涟漪,好像一直都带着笑意,弯弯的,像是夜空里皎洁的上弦月。白皙的皮肤衬托着淡淡桃红色的嘴唇,俊美突出的五官,完美的脸型眼睛深邃有神,鼻梁高挺,外表看起来好象放荡不拘,一头乌黑茂密的头发,一双剑眉下却是一对细长的桃花眼,充满了多情,让人一不小心就会沦陷进去。高挺的鼻子,厚薄适中的红唇这时却漾着另人目眩的笑容,长腿快走几步就追上了我。

    原谅我用了大段且夸张的词句形容他的脸,因为这是事实!

    「这就是学姐说的社会险恶吗,真的有点儿让我伤心了呢~」

    听着他茶里茶气的话,我心中对他的滤镜有些破碎了,浙大校草不但记仇而且是个戏精!

    「走吧,我请你吃饭。」我好像对这张脸一点儿办法都没有。

    「好嘞,谢谢学姐了!」穆望终于用正常的语气和我说话了。

     因为不是饭点儿,食堂中的人并不是很多,可还是有许多目光聚焦在穆望的身上。

    我抬头看着琳琅满目的菜单,太久没来了,不知道吃什么,什么好吃。

    「学姐去坐着吧,我去买饭,我知道什么东西好吃!」穆望好想看出了我有选择困难症,推着我,把我推倒了一个靠窗的座位上。

    好吧,专业的事交给专业的人来做,这是我做事一贯的准则。

    穆望知识面很广,谈吐也不像他这个年纪的男生贯有的莽撞和天真,和他说话,我很舒服,不管我抛出什么话题,他都能接上,偶尔甚至能让我感到惊喜。

    这顿饭,我很愉快,很轻松!

    直到晚上睡觉躺在床上的时候,我才想起来应该是我请客吃饭,但仍然让穆望点了菜,买了单。

    不想去想更多的原因,庄周梦了蝶,那天晚上我梦到了穆望,他低沉轻缓的声音在我耳边响了一夜!

第三节

    优质的睡眠能让人的心情变得很好,我照常带着公司员工去浙大做背调。

    接下来的工作很忙,我和穆望没有机会再单独坐到一起吃饭。

    很快,背调结束了,调查结果给到总部那边,从总部的反馈来看,结果很好,具体体现在公司加大了投资金额。

    校领导高兴地邀请我走之前一定要一起吃顿饭,我欣然答应。

    事实证明,大学老师也有劝酒的人才,我拒绝了很多次,但挡不住领导老师们的热情。

    穆望作为一直参与项目进程的骨干人才,学校学生的中流砥柱,领导老师眼中的未来精英,当然也出现在饭局上。

    在我抵挡不住扑面而来的热情喝酒的时候,他发现他看了我很久,我也看到了这次和我一起来的项目组小姑娘想要添加穆望微信却被他礼貌拒绝的画面。

    看到这些,我心中有种说不出的开心。

    饭局结束了,拒绝了其他人要送我的好意,我一个人站在酒店门口等我预约好的车。

    「学姐!」

    毫不意外的,熟悉的声音响起。

    我转身,没等他再次开口,我问。

    「你之前叫我学姐是因为不认识我,可现在你为什么不叫我文总或者晴姐,还一直叫我学姐?」

    他好像轻笑了一下,我有点儿醉了,不知道那是不是我的错觉。

    「怎么会不认识学姐呢,学姐可是浙大的优秀校友啊,我看过学校关于学姐的专题和校网上关于学姐的帖子。」

    我恍惚中记得当初的确有老师同学跟我说优秀校友的事儿,而我在大学的时候也的确小有名气。

    原来是这样啊,我丝毫不怀疑,因为如果我以前见过这样一张脸,是一定不会忘的。

    「很晚了,我送学姐回去吧!」

    我没有拒绝,也没有说话,穆望就站在我身边,和我挨得很近。

    杭州晚上的夜色格外温柔。

    坐在网约车上,穆望和我都没有说话,但他一直看着我。

    「你看我干什么?」

    「学姐喝了那么多酒,哪里不舒服吗?」

    「没有不舒服,学校领导老师的酒量我还不放在眼里,只是他们的口才太好了!」

    「这样啊,这就是学姐口中的社会险恶吗?」

    我没有回答他这个问题,闭了眼睛,头靠着车座,穆望让司机把我那边的车窗开了一个小缝儿。

    杭州晚上的凉风也很温柔!

    在我家公寓楼下。

    「你回去吧,不早了,你还能进去宿舍吗?」

    他还是被门禁限制的小孩儿啊。

    穆望从自己的背包里拿出了一个小塑料袋儿递给了我,「我和宿管关系好,能进去,学姐早点儿休息!」

    他站在原地看着我转身离开。

    「学姐,能给我一个你的联系方式吗?」

    他终于开口了!

    那天晚上,我们加上了微信。穆望从一个熟悉的陌生人真正的躺在了我的通讯录里,我为他设置了特别提示音。

    打开房门回到家中,我看了看手上的塑料袋子,同仁堂大药房。

   喝了小弟弟贴心准备的解酒药,在酒精的作用下一夜无梦。

    第二天醒来,通讯录中有一天穆望的未读消息,昨天晚上十一点四十三,「学姐,我到宿舍了,记得吃药,晚安- ̗(๑ᵔ⌔ᵔ๑)」

    还是会和长辈汇报行踪的小弟弟啊!

    我今年三十,牧望今年二十三,我大他七岁,再算一下,他刚上大学的时候,我已经快研究生毕业了,我们没有共同在校园的时间,不是长辈是什么?

第四节

    从加了微信开始,穆望没有别的事情打扰我,只是会在天气变凉或要下雨的时候会提醒我加衣服或者带伞。

    我不会拒绝这样恰到好处的好意,在职场上雷厉风行的我也正适合这样的聊天方式。

    那天晚上,我的项目小组做出了一个大单子,不吃意外的话,项目小组里的人在年末的时候都能拿到一笔可观的奖金。

    无论是年轻的姑娘小伙子还是背着房贷要养妻儿老小的中年人,都很开心。

    我作为项目小组的负责人,自然要开庆功宴。

    我把庆功宴的地点定在了杭州一家环境很好的酒吧,那里也是都市白领都喜欢的一个聚会场地。

    「来,让我们大家举起酒杯,敬我们的文总,感谢她的带领,给我们的履历上增添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这是项高诚,项目组一个很会来事儿的小伙子,大学本科毕业没几年,但能力很强,能让以研究生为条件的公司破格录取,更证明了他不到智商到位而且情商也不错。

    我很看好他,甚至私下和我师父也提起了他。

    「私下聚会,怎么还说场面话,我觉得你得罚!」我虽然这样说着,但也拿起了酒杯,我不会拒绝后辈合理的起哄,不会让他们面对尴尬的境地。

    我自认为的确是个好领导。

    酒吧有驻唱歌手,项高诚还上去展示了一下“动人”的歌喉,把项目组的年轻小姑娘哄得花枝乱颤,这很好,是年轻人该有的样子。

    想到了年轻人,我就想起了穆望,他也是一个很优秀的年轻人。

    微信聊天界面上还停留在他昨天发给我的浙大的流浪猫图片上,小猫很可爱,被浙大学子养的肥头大耳的。

    想了想,我发了一条朋友圈,朋友圈的内容是灯光闪烁的酒吧和吧台上琳琅满目的度数不高的鸡尾酒,并配文「酒不错!」

    没两分钟手机就有声音响起,我拿起看了看,是闺密。

    「好啊你文晴,姐姐我在这儿累死累活的写法案,你在那儿花天酒地!」

    我给她回了一个笑脸儿。

    之后我就盯着穆望的聊天页面,最上端的“正在输入中”消失又出现,反复循环。

    这学弟在想什么呢,二十一世纪了,不会在组织抨击我来酒吧的语言吧?

    我直觉认为,他不是这样的人,呵~真可爱!

    大概过了有半个小时,穆望直接一个电话打来了。

    我走到卫生间那边,这里安静,接通了电话。

    手机那头传来了传说中能让人耳朵怀孕的声音,「学姐,在酒吧玩得开心吗,在哪里啊,我也去!」

    我没有多说,给他发了一个定位。

    走回到卡座,等着穆望来,我又想了想,不着痕迹的把桌子上的酒撒了一点儿在我的衣服上,闻了闻,嗯!这下可以了。

    穆望二十分钟后就来了这里,他从门口走来,优越的相貌身材很是吸引到了一些目光,他判断了一下我的位置,在向我走来的短短几步路,就有身材火辣的摩登女郎向他发起了进攻。

    直白的进攻好像让这个尚在校园的年轻人有些无措,我走了过去。

    「怎么来的这么慢?我都等你半天了。」话是对他说的,眼睛是看向摩登女郎的,我贴近他,挽着他的手臂,摩登女郎识趣地走开了。

    她离开了,我和穆望却没有分开,牧望的手搭在我的腰上,拘禁着我,他把头凑近我的肩膀闻了闻,「喝了这么多酒,我带你走吧!」

    曾经在我耳边响了一夜的嗓音又响起了,怎么会有人从上到下,从里到外都长在了我的心巴上?

    我往后倚靠着他的手臂,双手搭在他的两个肩头,肆意地笑了笑,「好啊学弟,带我走吧!」

    他可能是怕我走不稳,一直牵着我的手,来到了我们订的卡座。

    找到了我留在那里的包包,穆望对着其他人笑了笑,「学姐喝醉了,我带她回去!」

    剩下的人面面相觑,他们如果没记错的话,文总从头到尾只喝了一杯酒吧!

    出了酒吧,穆望没有带我坐上夜间拉客的出租车,牵着我慢慢地走着路,可能是想让我吹吹风,醒醒酒吧。

    走了一会儿,我停下了。

    脚疼~

    职场女精英的标配不就是职业套装和高跟鞋吗?

    穆望看着我,在路灯下,英俊的脸庞,细长的眼睛浸满了温柔。

    「怎么了学姐?」

    「我脚疼~」喝醉了的文晴撒娇关我职场女强人文晴什么事儿!

    他蹲下来用手摸了摸我细细的脚踝然后向下,判断了一下我鞋跟的长度,又站了起来。

    转过身,在我面前半蹲了下来。

    「上来!」

    没想到这小孩儿还有这么霸道的一面。

    我毫不犹豫地趴了上去,头放在他宽厚的肩膀上,很舒服。

    「我没有穿高跟鞋的经验,让学姐脚疼了,没有下次了。」

    我在他背上嗯了一声。

    「学姐下次喝酒我能和学姐一起吗?」

    「好啊,下次我早点儿叫你!」

    那晚,他背着我从酒吧走到了我家,一个多小时的路,我只觉得平稳而温暖。

    从那儿开始,我就觉得穆望在我心里不是个小孩儿了。

    穆望背着我按我的指示从公寓楼下进到了我家,把我放在沙发上,将他的外套盖在我身上就去了厨房。

    一点儿没醉的我坐在沙发上,看着暖黄色的灯光下穆望的背影,怎么连背影都这么帅!

    喝了他给我做的醒酒汤,一点儿也不好喝!姜味儿也太重了吧,他一定是把我家的姜和糖都放进去了,又辣又腻!

    穆望原来也是有缺点的,我可以预想到他做饭有多难吃了,不过也不算缺点,熟能生巧嘛,他又没有多少机会做饭。

    穆望安顿了我,像嘱咐孩子一样嘱咐我,床头柜上有水,半夜起床的时候不要把杯子碰掉了伤到自己,不舒服的话一定要给他打电话。

    穆望甚至还妄图带着我洗漱,怎么可能嘛,我现在这个时候怎么会在他面前卸妆,真是不懂女人!

    等穆望走后,我从床上起来去洗漱,酒好像透过衣服沾到了我的皮肤上,很不舒服。

    等我洗完澡,手机上有一条穆望的消息,「学姐,我要追你了,下回我带你去喝酒好不好!」

    没有问我追我好不好,只是问我带我喝酒好不好,真是个聪明的......男人!

我没有回他,不然呢,我装醉的事情不就败露了吗。

第五节

    第二天一大早,我一醒来就给穆望回了消息,「好!」不管是追我,还是让他带我喝酒,我都答应了,他肯定能看懂。

    从那天开始,穆望给我发消息就多了起来,会让我在工作忙的时候也不要忘了吃饭,会在我不顾他的嘱咐的时候给我订外卖,顺带请和我在同一个办公室的人喝下午茶,也会在我下班的时候在写字楼下接我。

    公司里的人都知道了一个名叫穆望的很帅的大学生在追项目部的文总,甚至连我师父都通过向我求证这件事来调侃我,我的回答当然是「是!」

    自从成为了成熟体面的真正成年人,我自认为的一大优点就是坦然。

    穆望经常找我一起吃饭,有时候是餐厅,有时候是路边摊,还有时候在浙大的食堂,位置环境不同,相同的是都很卫生好吃。

    美食是我的一大爱好,很显然,穆望察觉到了这个,并且他成功地利用别人抓住了我的胃。

    在开始频繁互动近一个月后,穆望要带我完成我答应他的第二件事了——喝酒。

    晚上穆望来我公寓下接我,为了赴约我专门化了精致的妆容。

    我走到楼下一下子就看到他,白衬衫牛仔裤,青春飞扬。

    我一下子想到牧望好像从来没有在我面前掩盖他的学生气,我也很喜欢他的青涩。

    帅气的男孩儿向我走过来,我心里有种不可言说的雀跃,如果非要我形容的话,就是小女孩儿在见她的男朋友。

还有 46% 的精彩内容
支付 ¥2.99 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