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蒙的麥子

你好,小安,我是梅子。

看到你的來信了。

我們離得不算遠,曾經我學生時代最好的朋友就生活在你的城市,所以我對那裡總,是有些莫名的親切感。後來她出國了,很多年音訊全無,讓人覺得時過境遷,感慨有些人有些事,無論你怎樣盡力,終是留不住的。

幾次路過那座城市,都是匆匆來去,沒時間多看看,印象不錯。

說到熱愛生活,能感受到字裡行間你的熱情活力,讓我也沾染一些脈動。希望看到你的那些奇奇怪怪,很是期待,會有難以預料的驚喜與驚艷吧。

是啊,素未謀面,以文字觸碰彼此很是有趣,好奇新鮮未知,兼而有之。

我們幾乎都忘了等待也很少再等待,各種速食即時,各種便捷迅速,大家似乎都在追求更快再快,難得你這個年齡,有如此心境,願意在長長的等待中體會耐人尋味。我想,這是我們之間奇妙的同頻吧。

你的名字很美啊,幾個不同的說法,也很美。本來看了第一眼,想著叫你麥子呢,安字也好,足夠簡單。

山川湖海雪與木屋,等著聽你的故事。文字來去,我們就算是見過了哈,似乎觸手可及,奇妙。

這裡的春天味道更足些吧,到處草長鶯飛,今晚可能有雨,氣溫也高了。各種花草開得紅紅綠綠,還有我喜歡的黃色,黃得耀眼,明快,純粹。

春安。好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