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单单想着从人生中拿走苦难丨 《病隙碎笔》

6字数 1462阅读 244

《病隙碎笔》是史铁生长篇哲思抒情散文集。探索了人生一系列的问题。如何对待人生和命运?如何看待爱情和金钱?如何坚守理想与信仰?

全书分为六部分,以很多个小部分来细致地阐述这些重要的问题。这些于现今浮躁的人群来看也许有些飘渺,但实际上是最落地坚实,不可回避的问题。

史铁生用他的智慧,与对生命的热爱,结合自己的人生体验,一页页为读者讲述他的思想光华,是这喧嚣与虚伪遍布的世界中少有的真挚与用心。

这是他用了三年时间,在病床慢慢写完的一本书。给了多少同样身处迷茫艰难甚至绝望当中的人以启示,也让健康而庸碌的人敬服喟叹。

他一生患病无数,双腿瘫痪,急性肾损伤,后发展转成了尿毒症,大部分时间都躺在床上,盯着透析器里自己的血液循环往复的生活。然而身体虽然病痛与残疾,但不妨碍他有一个健全,坚实,优秀的灵魂。

《病隙碎笔》与那些所谓的励志鸡汤有云泥之别,是一个智者和勇者的幽默坦诚的思想火花,也是他内心字字铿锵的信念。

面对疾病缠身,艰难痛苦又不便的生活。他说,命运就是人间戏剧所需要的各种角色,你是其中之一,不可随意调换。

造物主的编排是上好的作品,矛盾和冲突是前提,人物性格境遇迥异,天壤之别,所以才精彩纷呈。

鲜红的血在透析器里汩汩。他心淡然。他设想自己将来的墓志铭,喜欢徐志摩《再别康桥》中那句,轻轻地我走了,正如我轻轻地来。

与徐志摩一个意气风发的风流才子怀念大学校园不同,史铁生是在病重认真思索人生往来何意。

人出生到死,不仅孤独来去,活着的百年也基本都是孤独的。得一知己何其不易。纵然有知己,也未必能天长地久陪伴。过一生轻轻地就好。不必去兴风作浪,不必追求什么大展宏图,但求无愧于心,但求活着的每一分钟都知道自己真实想要的,对人生这个没有实际回答的问题进行了最真诚的探索,那么死的时候,那些墓地,墓碑,花圈,挽联都显得虚浮可笑了。

记者问到他职业,他笑说是生病,顺便写东西。48年一半时间用于生病。各种病成群结队,相中了他。想必是因为他承受得起。

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史铁生有一位非常珍贵的友人就是周梅英。周梅英病重高烧不断,水米难进,瘦的只剩一副骨架,腹部还在不断溃烂,但他不呻吟,也不急着赴死。

这样在病床一躺三年。从黑夜到白昼,连接起来的每一分钟都那么漫长。史铁生钦佩他的好友。

即使到那个境遇。也没什么好抱怨的。人是被抛到这个世界上来的,这是实情,孤苦无助,病痛缠身不算什么,每一分每一秒他们都笃定地接受命运和善待自己的思想。

人生如此,纵然凯撒大帝,也留不住最心爱的女人。英雄也罢美人也罢,最终黄土一抔,踪迹也无。唯有一颗心,唯有自己的信念真实常驻,并可感染和帮助他人。

很多生病的人喜欢求神拜佛,因为实在痛苦难受,求医问药无救之时,求神也无可非议,在所难免,但是他却不会为了生病而求神拜佛,关于信念,他这样说,为求实惠,去烧香磕头念诵,如同行贿。偏有那么多人大张旗鼓去佛门徇私舞弊。佛门清静,一肚子委屈一叠账单去难倒菩萨。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是一种蝴蝶效应,是人性来自感情的回报。然而很多人终身以利益为重,潜移默化地将其变成贿赂,为来世的福,求于神明,与为今生之利去谄媚高官,意思是一样的。

信仰需要诚挚的内心,否则便只是一场热病。灵魂不死,是一个没有被证实,也没有被证伪的猜想。史铁生认为不必去强行信仰或否认神明是否存在。然而装神弄鬼,骗人钱财,自封神明,愚弄百姓,与信仰无关,都应该铲除,这已不是信仰而是人道了。

生病也是人生体验,甚至是别开生面的游历。他说。人生得失皆有,苦乐相叠,你不能从中单单拿掉苦难。

这是他对生命的问卷,给出的自己的答案。

推荐阅读更多精彩内容